艾阮──
照出真靈魂

系列

人前人後

艾阮──
照出真靈魂

艾阮

28/3/16

《am730》2016年3月29日/《明報》4月1日 復活節剛過去,但社會的陰霾卻久久不散。過去八個月,有超過20位學生自殺身亡,為人父母者無不傷心欲絕。是什麼原因使我們生命乾枯、迷失,以致面對衝擊之際如此軟弱無力?愛爾蘭劇作家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曾如是說:「我們用玻璃照出我們的面孔,卻用藝術作品來照出我們的靈魂。」在文學與藝術領域浸沉多時的艾阮,關懷人的心靈世界,嘗試以想像和創作,牽引我們,重尋生命的靈魂……

雖然童年有過艱苦的歲月,但艾阮自言仍比今天的孩子幸福。她認為社會變得愈來愈功利主義,連教育亦要求即時果效和經濟效益,更稱現時青少年自殺問題,與此有很大關係:「從幼兒班到中學,都已經失去教育的意義。老師用了大量時間來開會,填寫報告;學生則要不停應付功課與考核,為學業成績疲於奔命。」即使連大學的宗旨亦只崇尚「卓越」。能讓人開闊視野的人文學科早已被「邊緣化」。「這些都造成現代孩子自小就生出扭曲的價值觀,建立錯誤的自我形象」,艾阮解釋道。


“我有很多時間跟自己的靈魂對話”

自小便喜愛繪畫的艾阮,卻是順應生命的感召而非主流價值,人生另闢蹊徑。「那時家裡很窮,沒有其他玩具,只有紙和筆。」這種限制卻造就了她日後決定以藝術來表達情感。「十四歲那年一場大病,我要停學一年,突然有很多時間跟自己相處,我開始問很多問題,例如人是什麼?人的生命背後由誰掌控?或許,這就是我比別人更多時間跟自己的靈魂對話吧。」最後,艾阮入大學時不理父母反對,修讀藝術。 藝術這條道路不容易,畢業後她找不到與藝術有關的工作,不得已返回大學研究院進修她中學時已愛上的中國文學。「那些年很迷失,身邊的人都目標清晰:當醫生、教師、傳道人,唯獨我的心仍然漂泊不定。」 對人生、情感觸覺極其敏銳的艾阮,決定進入神學院尋求生命之道,甚至畢業後當過傳道人,但最後當上了創作人,用音樂、文學與藝術創作來觸摸一個個的靈魂。她從事音樂創作十多年,近幾年出版文學創作,兩本文學繪本《行在地上》及《給至親者的十封信》更先後獲得基督教湯清文藝獎(2012)及基督教金書獎(2015)。


“偉大的文學與藝術不但是作者個人的世界觀,更是關乎整個人類的生存處境”

在創作的路上愈久,艾阮愈是肯定文學藝術對人正面的價值與影響,她在最近發表文章〈基督徒的人文素養反思〉中提及:「偉大的文學與藝術不但是作者個人的世界觀,更是關乎整個人的生存處境。」她以自己的閱讀經驗為例:「法國小說《悲慘世界》(另譯《孤星淚》)中,主角鏘.巴路鏘偷了教堂的銀器而逃走,但主教為了救他而隱瞞真相,這施恩的行為竟然改變了鏘.巴路鏘的一生,日後的命運無論如何殘酷,他還是選擇行善。反而另一個仿似正義化身的警察賈維,卻死纏爛打地追捕鏘.巴路鏘。讀者能同情鏘.巴路鏘,是因為我們都有過迫不得已犯錯的經驗,而當我們得到了不配得的恩惠時,我們就能有力量面對原本無法克服的處境。」 現在社會走向科技及商業發展,冷待了人文學科。艾阮洞悉到,文學與藝術對建立堅韌生命力和健康世界觀的重要,「文學能給人心靈的滿足,喜歡文學、藝術和音樂的人有自己的世界,能幫助減壓。當一個人心靈常常處於滿足狀態,對物質的欲望就會相應減少,且有更開闊的視野去看人生和逆境,而藝術確能培養人的理解力和憐憫心。」 她再以《悲慘世界》為例:「我們讀鏘.巴路鏘,因為偷了一塊麫包而入獄十九年,得到主教的施恩,他後來成了一個善良的人,更幫助妓女芳婷養育她的女兒,但警察賈維窮追猛打,一心要拘捕他……我們就透過想像去感受他人的感受,去體諒人,去面對逆境,去批判不合理的權威,去辨別什麼是真善美。」


“文學和藝術是超越功能性的,正是這無用之用,成了它最珍貴的地方”

今天我們見到整個世界都以經濟掛帥,所有事情都變得商品化、功能化。教育如是,人際關係如是,工作如是,連教會也如是。艾阮過去四年曾於神學院任教基督教文學寫作和詩歌填詞等課程,「最感動的是去年教完一課,有學員帶淚分享,說課程讓她重拾信心,而這信心之前已經在教會被打沉了!」 「文學和藝術是超越功能性的,是無用的東西,卻正是這無用之用,成了它最珍貴的地方。它又是可以改變人生命的」。 艾阮認為信仰中不能只強調救贖,忽視創造,「若我們是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我們整個生命體驗,就不應只限於靈魂的得救,也應該包括我們作為被造物與上帝所創造的世界的關係,及我們生活在其中的種種經驗。」 很同意艾阮所說的:「未必每個人都從事文藝創作,但每個人都需要想像力。」她特別提到備受基督教內外歡迎的兩部經典魔幻文學作品:魯益師(C.W. Lewis)的《納尼亞傳奇》和托爾金(Tolkien)的《魔戒》。作品對人性刻畫深邃,引領讀者進入靈魂深處,反省生命處境,當中的影響力是無庸置疑的。「有時透過音樂、文學、藝術,從不同的感官經驗到我們的信仰,一定來得更活潑生動,立體、全面。」


“人文氣質和素養使我們在忙亂的生活中得到平靜和放鬆,亦有人文治療的功能……”

艾阮強調「唱詩歌是聲音的藝術,可以讓我們親近上帝,文學是文字的藝術,繪畫是視覺的藝術。這些都是通過不同感官來陶冶性情,讓我們在忙亂的生活中得到平靜和放鬆,亦有人文治療的功能,有助建立健康正面的價值觀,抗衡主流思想」。 艾阮稱,所謂人文素質,是涉及一個人的視野,對人生和世情的理解。「它關乎信徒如何閱讀世界,閱讀信仰和自身經歷」。 「人文素養絕不是單單去去博物館,聽聽詩歌就可以做到,而是要經過長時間培養出來的。平時一些興趣的培養,無論是唱歌、寫作、園藝、繪畫、學樂器等,都很難有即時性的果效,但這些事情卻能幫助我們安靜、專注,往往令我們心靈滿足,體會上帝偉大的創造,帶來性情和思想上的深化與提升。」 魯益師曾說,「如何選擇空間時間的活動,具有重要的道德和靈性意義。」選擇如何的生命,就看你選擇如何處理你的空間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