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生命

系列

人前人後

新的生命

Ben媽

14/11/18

人生仿如畫卷,雖然長短不一、風景各異,卻無不是喜怒哀樂和悲歡離合留下的痕跡。Ben媽就是用這樣的經歷,勾畫了自己從死到生、從傷痛到醫治、出黑暗入光明的人生。

人稱Ben媽的她,性情開朗,活潑好動,年少時曾經在學界短跑比賽奪得亞軍。婚後育有三子女,相夫教子、操持家務,生活寧靜幸福。得享如斯平靜安穩的家庭生活,夫復何求呢!可是,人的眼光看來,她彷彿被嫉妒似的,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被推入驚濤駭浪中。


痛不欲生

Ben媽在兒女長大後,為了打發一下閒暇時間,參加了政府照顧長者的培訓課程。課程結束後獲學校推薦到一間老人院舍幫忙。之後,院舍邀請她留下工作。工作一年多之後,即2003年春天,一次Ben媽要去攙扶一位長者,卻不慎跌倒,那一跌,差不多可以說翻轉了Ben媽的人生:L3、4節盆骨突出,左邊向前、右邊向後,嚴重錯位。住院治療兩天,因當時正是SARS(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肆虐期間,她就沒有立時接受手術,自此,疼痛如影隨形。 「那種又深又緊的痛,似抽筋卻又不是抽筋的深埋在裡面的痛,沒法用言語形容。」到2005年初決定做手術的時候,Ben媽已經在疼痛的折磨下,出現了輕度抑鬱。手術前透過磁力共振檢查,意外地發現脊骨T9至T12處有一個4寸長的脊髓瘤。割除脊髓瘤,叫她的後背留下了一條十四寸長的傷疤。從此,Ben媽更是不良於行,走路靠丈夫拖扶,每天吃止骨痛、鬆肌肉、鬆筋等藥三十多粒才能挺得過去。 雪上加霜的是,八個月後,Ben媽又發現腦下垂體有兩個瘤;Ben媽難以承受疼痛和連續出現新的病症,抑鬱加重。丈夫察覺到她想放棄時,體貼地安慰、鼓勵她,才讓Ben媽振作了些,放下了輕生的念頭。 可是,就在Ben媽最需要丈夫支持的關頭,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2006年12月21日早上,警察上門告訴她,丈夫在晨運時突然離世。簡直是晴天霹靂!極度悲傷令她不會哭泣,眼淚只是下意識地流。她想:「既然丈夫不能照顧自己了,那麼自己隨他去吧。」從那一刻起,死,就像又濕又重的黑暗將她浸透。


走上絕路

Ben媽暗地裡準備了一包炭,只待丈夫的殯葬事宜完成後,就了結生命。2008年12月的某一天,她跨出了這一步:在廚房點燃早已準備好的炭。炭火燒了一會之後,她處於廚房天花板的高度,低頭看見有救護員抬她,她十分焦急地想:不要救我呀!抬動的時候,她的尾骨撞了門框一下,之後一切歸於寧靜。當Ben媽醒來,第一個想法就是「救我也沒用,我還會再死」。醫術救了她的身體,但沒法喚起她生存的意志,真是「哀莫過於心死」!她的左手嚴重燒傷,雖然在三個多月內做了二十多次重建手術,手腕還是不能活動。新傷舊痛折磨著Ben媽,讓深愛她的兒女非常痛心。


曙光初露

Ben媽的大兒子是基督徒,住院期間,教會很關心她。一位牙醫弟兄探望Ben媽,像朋友一樣跟她傾談、為她禱告,她感受到關心,禱告也讓她感到很舒服。護士們都愛護她,其中一位是基督徒,並且是過來人,她送給Ben媽一本小冊子,是教導如何走出悲傷。或許某些人生際遇,就是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在某一段時空交織相遇,而如此的相遇藏著造物主的美意,當Ben媽第四回閱讀那本小冊子的時候,心裡開始有些感動,不再一心想自尋短見了。可是她仍然覺得自己是個廢人,不免自暴自棄,每天抽三包煙解悶;又因失眠,每晚也要喝上一支酒才能入睡。


出黑暗入光明

愛她的家人一直努力想帶Ben媽走出那樣了無生氣、得過且過的狀態。大兒子因著自己相信耶穌,就帶她參加佈道會。「牧師呼召人信耶穌時,我不是站起來,是『彈』起來,流著淚走向臺前。」Ben媽就在那次佈道會上決志相信耶穌。 信主後,Ben媽想戒掉吸煙和喝酒的習慣,但著實不易,她就禱告:「主,你救我!你幫我!」(雖然她並未曉得主會怎樣幫助她)。後來,她再抽煙喝酒,就反胃作嘔,於是將之徹底戒掉。此外,失眠狀況也有改善,疼痛減輕,腦下髓瘤消失,完全不需要服藥了。「以前很多File都close咗了!當我重組許多片段,我就知道不是偶然,是天父愛我、揀選了我。祂賜給我生命,生命不是屬於我自己的,是屬於上帝的。完全放手、完全交託給上帝,在祂眼中我是極寶貴的。信主了也會死,但是有盼望,因為我有永生。」 Ben媽走出重度抑鬱症後,常常靈活地操控電動輪椅去探訪,分享自己在上帝裡面重尋自己的價值,鼓勵病痛中的人堅強、積極、樂觀面對境遇。 「怎樣看苦難呢?我覺得那是人生中有點難做的功課。我也曾埋怨天父:『為什麼是我?』一個清晰的聲音回答我:『你有未完成的使命和任務。』所以每天依靠天父,祂賜給的內心的平安和喜樂在世上找不到呢。現在每天禱告、唱讚美詩、背聖經。感恩,有新的生命!」Ben媽真誠地說。 我們在一切患難中,他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哥林多後書1:4) 撰文: 筱宇|編輯:筱洋| 攝影及設計:王婉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