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還手的領教

系列

人前人後

打不還手的領教

陳淑娟

18/3/20

事奉人員常常感到壓力真大,究竟壓力從何而來,也由誰造成的?壓力過大伴隨著的是:「生病」,到底緣由是身體上發病、心理上發病,還是屬靈生命上發病?當在每事上察驗神的美意,那麼「驚恐症」此經歷如何讓陳淑娟傳道看見神管教的仗。 商業總監的出身,8年前蒙召,6年前擔任宣道會旺角堂的陳淑娟傳道,履行召命服侍大角咀區的基層人士,以過往的管理心得轉型教會為「無牆亦無層」,既與社區連結,又無階層之分。每當淑娟省察手中所作的工,神的管教魚貫臨到。然而,她對神的「鞭打」無感,直至「杖打」才有感,卻是經歷一場長達7星期的「驚恐」。 2019年6月,香港展開「反送中運動」,局勢瞬息萬變,令人受到不少情緒衝擊。教會牧者須適切地關懷信徒,瞭解他們的煩惱,想必是要先掌握社會局勢。這導致追看直播或影像報道一一成為陳淑娟傳道睡前的指定動作,隨著局勢緊張而增加關注度,這種形態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未幾,她的睡眠質素開始下降,閉目即閃過直播影像,駭人的夢境更擾亂她的情緒,「在夢中被人追逐,一直找不到出路」。

你們又忘了那勸你們如同勸兒子的話、說:『我兒、你不可輕看主的管教、被他責備的時候、也不可灰心。因為主所愛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聖經》〈希伯來書〉12章5至6節


在驚恐中死去活來

8月4日當晚,淑娟如常在家看電視,突然胸口緊繃疼痛,下血壓130,上壓200,更有嘔吐。被送進醫院檢查一番後徒勞無功,留院觀察一晚就回家。同樣情景在第4晚重演,令淑娟聯想到「驚恐症」症狀,隔天約見精神科醫生,果然不出所料,確診患上驚恐症及焦慮症。一系列「愚蠢」的問題在淑娟腦海中盤旋,「我是不是瘋了?一輩子都要吃藥嗎?很難痊癒嗎?」怎料及既正面又剛強的自己竟患上了情緒病。 透過藥物治療如安眠藥和鎮靜劑,後期加上血清素產生強烈的副作用,淑娟足足「神智不清」了10日。「無法進食、出現幻覺及幻聽、空間抽離感,最難受是看到字就很煩躁,看不到聖經,很怕閉上眼睛祈禱,也只能聽到《我能痊癒》及《恢復我》這兩首詩歌。」一下子從高山跌至谷底,身體及意志都不由自主,不過淑娟歷歷在目的是,「病痛不是最辛苦,與上帝的關係斷裂才是最辛苦,難過和絕望的!一度閃過自殺的念頭,神已離棄自己,顯而易見是仇敵欺騙淑娟的伎倆。 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趟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焰也不著在你身上。《聖經》〈以賽亞書〉43章2節


看見神在微細之處的眷顧

淑娟是一個對行程管理蠻有計畫的人,往往預先編好行事曆,何時在自己教會,何時應邀到外面講道。但隨著教會同工時間上的調動,她意想不到的是,確診後的那段日子都被調去應邀講道。「我會提前預備要講的佈道信息,雖然那時候吃了藥不太看到字,但也記得講章內容,同時第一次強烈地感受到聖靈帶領我講道。」神的眷顧也彰顯在當日佈道會的詩班裡,首度獻唱《恢復我》,讓她在敬拜裡觸摸到神。自此心裡壓根兒渴求痊癒,相信詩歌《我能痊癒》的應許,亦藉著基督徒精神科醫生的一番話:「找一群同行者談談自己的病況」;淑娟便從舉棋不定到最終公開病況,換來一條生生不息的祈禱鏈。姊妹全天侯的駐家照顧、教會會友寫慰問卡片、堂委會主席及大角咀區教牧長執等等的同行,驅使她僅花7星期就已經基本康復。


生命更新來自神管教的杖

大病過後乃是重整生命之時,淑娟洞悉患上驚恐症的原因,神不是離棄卻是加以管教自己。「不會 後悔神管教的杖。」她堅定地說。因著這段軟弱無助的時刻,「別說可以做什麼,其實什麼都做不到,」她頓悟真正的剛強是仰望上帝,倚靠自己只會繼續軟弱,那一刻,生命就恢復過來。 淑娟自愧不如地說,撒但用地上的權柄誘惑耶穌,耶穌勝過試探,但自己卻在試探中搖擺不定。擔任機構董事、主席的淑娟,繁重的職務叫她分身不暇、精力透支。更甚的是,她一直高估自己的能力,總帶著完美主義來事奉主。直到大病臨頭,不得不請辭各個公職,淑娟瞬間感到「好像取了沉重的東西出來,壓力都消失於無形了。」原來,召命被藏在一個連她自己也找不到的地方,直到神告訴她:「妳接公職是為了自己的名,抑或完成我給妳的召命?她才驚醒過來,「我的召命是向下流動,現在卻是向上流動!神還要繼續賜恩給淑娟,教導她謙卑下來才會被神重用,「事奉乃是榮耀神,人卻盡力做完不交託給神,其實事奉表現如何神都看見,毋須別人的讚賞。」 我們在一切患難中、他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聖經》〈哥林多後書〉1章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