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榮耀──
一起打逆境波

系列

人前人後

徐榮耀──
一起打逆境波

徐榮耀

28/9/15

《am730》2015年9月25日/《明報》9月28日 面對汰弱留強、只強調成功價值的制度,教育好像變成了一場逆境球賽。個性傾向樂觀而滿腦子策略的徐榮耀校長,憑的是一份看似簡單但其實不容易實踐的信念:堅持不放棄,因為每個生命都是有價值的。他先後參與籌辦副學士學位課程、高中書院,幾年前接任在殺校邊緣的中學為校長,都是逆境堅持、為失敗者開出路的身教。也許這就是人生真正的教育……

都說,教師是影響人一生成長的靈魂工程師,於是我們總希望遇到良師,尤其是在我們面對失敗之時,不會給丟下來。我們也從小就聽到「有教無類」、「求學不是求分數」,但做教育的人都知道,現行教育制度中,對能力上「求不到分」的學子,依然誠心施教、春風化雨,是兩難,能夠有膽識和魄力去改變這境況的,更是少數,徐榮耀校長可說是這少數之一。


“教育本來就是一種人生的轉化和教化,這種改變是多層次的”

徐榮耀現時是一所南區中學的校長,可他是在殺校危機中受命。這所中學曾是南區的第一組別(band 1)學校,但過往因為選擇自願縮班,並轉為母語教學,收生率下跌。徐榮耀上任後,看到的卻是上天給他的機會,相信有危自有機。「神沒有遺棄bottom low或被人看為渣滓的,在愛的教育中,我是與他們一起打拼,他們有需要時在他們身邊。」 徐校長真的憑著這一點信念,加上一點傻勁,禱告求出路。他知道,再強的領導都不能單打獨鬥,於是廣發英雄帖給南區的教會,請求他們協助,到學校開展不同服務。結果有9間教會應約,幾乎包辦了各種課外活動和功課輔導班,並在金錢上提供協助。 這讓人想起一本書:《人生沒有第三組別》,作者為退休教師,書中描寫了十六個真實的奮鬥故事,故事主角在起步點失腳了、落後了,但他們沒有氣餒,努力在社會裡尋覓出路,過程中他們學會了如何秉持理想、如何在困境中堅持,因此感動了身邊的人,給他們機會,伸出援手,助他們實踐夢想。人生沒有第三組別,但制度上卻強制把學校和學生分了組別,徐榮耀和學校努力打破組別的限制,處於殺校邊緣,卻走出了新路,為學校的師生帶來鼓舞。 「教育本來就是一種人生的轉化和教化,這種改變是多層次的,有學問上的改變、觀念上的改變,最終令人可以從神的perspective去看世事。」徐校長所把持的是信念,就是神從來不會分組別,不會偏待人,不會放棄任何人,每個人的生命在神眼中都是有價值和寶貴的。這聽來高調理想,難以實行,徐校長卻是真的不放棄任何一個學生,幫助他們有尊嚴地重建信心。 「南區的中學過去數年因為收生不足,有兩間已經被殺,8間被限制只能開3班中一,我們是5間可以開4班中一的其中一間。」雖然徐榮耀信念很強,學校成績也已經回復到第一組別的水平,但談到殺校,還是猶有餘悸,可見收生壓力對他和學校影響之大。


“只有18%的學生能夠入讀大學,餘下的82%只有陪跑嗎?”

不要以為他素來都教好學生,因緣際會才要在南區打逆境波。事實上,逆境波對徐榮耀來說一點也不陌生,因為他過去也曾經歷兩次同類境況,當中也是因為堅持信念,造就了他的學生和有關課程/院校的成功,而那些學生,本來就是被社會視為失敗者的。 第一次要回溯到千禧年。 現時香港讀副學士的人數逾萬人,但回到1999年,首屆副學士出現時,只有300多位學生。當時有份籌備香港首個副學士課程的,就是徐榮耀。「那時候」他說,在香港,不能升讀大學始終會被人看低一線,這群進不了大學的學生,難道就因此沒有出路? 於是他和其他香港大學的教育同事開始籌備副學士課程,為升不上學士學位課程的年輕人提供多一條出路。「其實就像聖經中說,神在沙漠開江河??這個神不是高高在上,衪是走到人群中間,為人在困境中打開出路。」 他說。 當時香港還沒有人知道什麼是副學士,因此它的師資、認受性、升學銜接,甚至上課地點等問題,都需要解決。但最令徐榮耀意想不到的是,第一屆參與師友計劃的老師,竟然超過80%都是基督徒。大家不介意在狹窄的商業大廈中上課,反而練就出彼此緊密支持的風氣。 後來陸續有大專院校開辦副學士課程。「我想這是很特別的,香港第一個副學士課程,是一個基督教化的課程,同學都是一個大團契。」他認為,2000年後,學校承接年輕人工作愈來愈難,反而副學士之類的社區學院會變成新形式的青年工作平台。


“雖然過程艱難,但我們是很認真做這件事”

過了數年,徐榮耀又走到另一個球場去打另一場逆境波:開辦高中書院。香港高中課程都是以文法為主,其實對部分語言能力較弱的學生,是不利他們在統一模式中學習和爭取好成績的,而且當中他們所學到的,亦未必是他們會受用的。徐榮耀就與另一些教育界人士,一起開辦與別不同的高中書院,透過提供非傳統的課程,例如「旅遊與款待」之類證書程度課程,為一群不能適應傳統文法課程的學生開一條新出路。 「當時我們的課程甚至要獲得校外評審認證,可銜接大學課程才可開辦,雖然過程艱難,但可見我們是很認真做這件事。」徐榮耀為弱勢學生開出路,與他們一起打逆境波,又一例證。 事實上,他言教身教數十載,桃李滿門,不少學生青蔥歲月的人生低谷有他同行,這份情誼數十年後仍然不變。有學生事業有成卻失去品德,也有學生在社會工作逾十載仍迷失人生方向,他們都會主動找徐榮耀這位恩師指點迷津。 早前香港隊對卡塔爾的世界杯外圍賽,在零比三之下,於完場前連續追回兩球,這份逆境求生的鬥志,徐榮耀有,他的學生也有,而動力卻是由上頭而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