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水埗響起的音樂

系列

人前人後

在深水埗響起的音樂

龐秋雁

19/12/16

聖誕節讓人想起禮物。可上帝送給世人的禮物耶穌,是苦難包裝的祝福。有時候,上天賜給我們的禮物,初看起來也是困苦多於喜悅。但一切過後,總會感受到那份祝福。龐秋雁嘗過由苦入甜的生命禮物,她也把這份禮物,與許多的孩子分享。

踏進音樂兒童基金會的會址,迎面是色彩繽紛的偌大空間、笑容可親的同工,頓時有一份輕鬆喜樂的感覺,如置身兒童樂園。最特別的是有些房間寫上「fitting room」,基金會的龐秋雁笑說:「店舖原本是一家童裝用品店。」每天放學後,孩子從四面八方走進中心,放下緊迫的課程,拿起小提琴、長笛,拉的拉,吹的吹,讓音樂洗去困惱,留下喜悅。難得的是,這裡不是甚麼豪宅,而是位於基層聚集的深水埗富昌邨商場,學生很多都是基層家庭的孩子。


“直到現在於基金會工作,終於可以做回自己”

70後的朋友大抵對龐秋雁這位演員的名字不會感到陌生。當時她演戲的角色,都是公主之類,但現實中,她是個有理想而實幹的人。離開了幕前之後,她走過不少路,連她自己都意想不到。 一個有能力在不同崗位上都做得好的人,心思總是比較靈活。大部分如筆者般看龐秋雁演戲,或會定性了她只是演員,但她後來在不同公司、機構工作,都沒有難倒她。當年她還在幕前演戲時,就已經在幕後幫忙,曾協助基督教機構「真証傳播」的影片剪接工作,那時候她並不懂電腦剪片和文書處理,全是邊做邊學。 「我在這些公司的工作,經驗都是從零開始。」在婚紗公司做銷售,在診所做系統程序處理,以至現在的音樂中心,每進到一家新的公司,她都不介意從頭學起,甚至享受當中的過程。最後她來到由妹妹開設的音樂中心,專門與小學合作,為低收入學童提供廉價甚至免費學音樂的機會,建立現在的「音樂兒童基金會」。 「這個基金會我負責行政、捐款者與客戶關係、財政、市場推廣與傳媒關係,都應用了我過去的經驗。」她說。天性愛學習新事物,她在每一個崗位都愈做愈起勁,甚至停不了進修。「我曾讀過演藝學院的課程,也曾經修讀過兒童成長治療,現在正修讀企業家碩士課程。」 做過這麼多行業,甚至在其中一家公司空降為管理層,見識過不同的人,龐秋雁感覺不少人的「演技」,較電視台的演員更厲害:「有些人面對上司,與面對同事的面色,可以完全不同。當時我與同事的相處是有一些隔閡,需要時間建立關係。」雖然出身娛樂圈,但她自言性格上「不設防」,卻因此有真心朋友。「直到現在於基金會工作,終於可以做回自己。」


“我看到他們如何以正面的態度,應對生命中看似的艱難”

提起這個成立了3年的「音樂兒童基金會」,龐秋雁馬上浮起興奮的表情。音樂基金會由她妹妹成立,目的是為香港的貧窮兒童提供免費學習音樂的機會。現時有100多位小朋友在此學習各式樂器,同時有合唱團,甚至有200位小朋友參與「音樂playgroup」。祝福了不少有需要的小朋友和他們的家庭。基金會的工作由兩姊妹分工,妹妹負責教學,龐秋雁負責行政和市場推廣。 「這群小朋友和他們的家長面對生活中的艱難,要解決問題不易。」龐秋雁常常為他們禱告,而看到小朋友的生命改變,讓她非常鼓舞:「最初來到這中心的小朋友,不少是自我價值很低的,還動輒給媽媽打罵。但來這裡一段時間後,學習音樂與遊戲,親子關係得到改善,能夠以溝通代替責罵。有些學生更會帶新來的師弟妹學習。」 服務基層兒童的基金會中,雖然不少是生活有困難的兒童,但卻可以看到音樂帶給他們的信、望與愛。龐秋雁說,有的少女到18歲才有第一個玩偶,有的就只有一對膠鞋上學和上街,「但我看到他們如何以正面的態度,應對生命中看似的艱難。」 「我在他們身上看到從前的我,我也是草根階層出身的。」龐秋雁說,中心特意製造機會,讓小朋友可以出外表演,例如社企民間高峰會的演出,或與其他家境富裕的小朋友同台演出,希望讓小朋友長見識,彼此融合,也提升他們的自信心,就如龐秋雁自己,因著環境與機遇,重拾自信,更認識到雖然經歷艱難和暴力父親的家庭,也可因著信仰,心靈不再受困擾。


“中心有正能量,也有很多愛”

幾年來,龐秋雁和妹妹以心經營,音樂中心譜出了許多暖心的故事:有些家長起初到這裡時,與其他家長不和,但過後卻成為朋友;也曾有家庭中父親過世,母親帶著4個孩子,到這中心學音樂,龐秋雁和她的同工就陪伴這家庭走過艱難的日子;還有曾經歷家暴的婦女陪子女來學音樂,結果自己也得到幫助;分離了的家庭結果可以復和⋯⋯。 「中心有正能量,也有很多愛。」她說中心有8成同事是基督徒,而她自己與妹妹更是不計較地出錢出力做「大義工」,都是看到信仰令人的生命改變,她自己因此而改變。以往她對成長背景不願多提,但今天不介意分享自己是基層出身,因為經營此中心而改變了。 能夠令人全心全意去為一份工拼搏,有些人是因為錢,但意義卻可令人忘我地投入。龐秋雁以基金會為家,多少個晚上,犧牲了與兩個兒子相處的時間,奉獻了給參與基金會音樂課程的孩子。 事實上,一年多之前,龐秋雁曾面臨前路的抉擇。當時正同時在香港浸會大學任客席導師,教授演戲與電視製作的她,獲大學邀請為全職講師,享有更為穩定的收入,可以更有時間陪伴家人。「如果我選擇離開基金會,我妹妹就要獨力應付,包括她最難處理的行政工作。」心裡一直惦記中心孩子的她,不難預計會選擇留下來。 「在大學教書,雖然會有錢有名望,但卻沒有了宣講人性美好的機會。」她的心願,是希望藉著音樂,陪伴弱勢的家庭和小朋友,讓他們珍惜音樂,從中提升自信,改變生命。 在輔導學上,正面認識過去有助面對未來,而人的潛能也不受環境限制。龐秋雁的人生經歷高低起跌,無礙她發揮自己,並藉經歷所得去幫助別人。你又會如何看你的人生與潛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