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妙雲──
順服謙卑,克服喪夫之痛

系列

愛生命・愛香港

余妙雲──
順服謙卑,克服喪夫之痛

余妙雲

29/6/11


(am730,2011年6月30日) 余妙雲在工業福音團契當了二十二年總幹事,深刻地體會到不同群體於不同時代的需要和痛楚!看到某個群體有困難,我們要袖手旁觀嗎?不,我們應當實際地進到他們當中,加以援手!這個信念,一直推動著「工福」上下齊心地承擔社會責任。去年,領導人之一的潘仁智(潘sir)離世,令他們陣腳大亂……


潘sir的離世…

一年多以前,余妙雲的「工福」拍檔潘sir──她的丈夫潘仁智──遽然離世,令她頓時掉進谷底,她憶述:「那時我很洩氣,心裡有很多不明白,我問神,為何我們盡了努力、花了時間去關顧社會中有需要的群體,卻換來這樣的結局?在感情上,我固然難過,在工作上,缺少潘sir,也是很大的損失。那時正值我們最需要人手投入戒賭事工,而潘sir對此有十年的豐富經驗;眼看著那麼大的需要(很多賭徒需要幫助),怎料他一下子便離開了,留下一支剛成立的新人隊工無人帶領……我不禁對神懷疑起來,質疑神為何要奪去他,但愈想便愈覺洩氣,難以投入工作。我開始對神失去信心,甚至覺得神不愛我了,否則為何讓我遇上這些事呢?那段期間,我好像躲進了一個很隱蔽的洞穴中,可幸有很多人探望我、安慰我,也收到很多慰問咭和電郵……但我總覺得他們不是我,又怎會明白我的切膚之痛?儘管他們當中包括曾經有過相同經歷的過來人,但我仍感到不被明白和心有不甘。」


從不明白到得安慰

「我就是帶著這樣的心境去過受難節和復活節。記得,那天教會舉行受難節崇拜,我們一起跪了下來,那一刻,我經歷到耶穌基督被釘十架之際,口中那『十架七言』為我帶來的釋放……神讓我明白,自從潘sir離開後,我一直都在責備自己,自覺未有盡好妻子本分來關心丈夫的病,以致心中有很多虧欠。我感到神向我說話,叫我寬恕自己,別再背負太多罪疚去走前面的路。此外,神也藉『十架七言』告訴我,其實我並不孤單,因我身邊還有很多親友和弟兄姊妹支援我。儘管,人生會遇到難處,遇上乾渴、乾旱的時候,但神卻不曾離開過我……因著信,仁智正像那個與基督一同被釘十架的人那樣,今天已在樂園中了!這一切都將會過去,我和丈夫要去的是同一個目的地,只是他搭了早機,而我搭的是晚機而已!」 「神啟開我的心門,予我極大的釋放,也讓我學會了放手。我彷彿聽到祂說:『成了,今天,仁智被接往天家,因為他已完成了在地上的工作;他已走完了當走的路,打完了當打的仗,做完了當做的事……他走到最後那一刻,仍在侍奉神!』這樣,我得到了很大的安慰,由那時起,我從自己的洞穴中出來了,不再被困其中。當然,我心中那哀傷是無時無刻、揮之不去的,但我卻不用故意去忘記潘sir,更不用強行去磨滅哀傷的感覺,當我要去哀傷時,就哀傷吧!可是哀傷卻不能支配我。」


祂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

「有時候我會想,經歷過這許多困難,也許會令我更懂得去表達、去關懷那些仍在困難之中的當事人或家庭,給他們更大的安慰……由於喜歡寫東西,所以我有時會把想到的寫下來,然後在禱告中交託給神;這讓我感到非常的釋放和舒暢!每當困難來了,我便會習慣成自然地來到床邊,拿出我的日記簿,寫下經歷和一切感受、感想,不管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都統統給寫出來,然後禱告,學習順服,謙卑自己……只要相信祂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便有能力去走前面的路!」 走過了困難的日子,甚願余妙雲和他的團隊得著更多的恩助,能夠更大程度地被上帝使用,繼續向工業界中的基層貧困社群加以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