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個擁抱」的啟迪

系列

人前人後

「等一個擁抱」的啟迪

陳永文

26/1/21

2019年11月,籌備了一整年的電影《等一個擁抱》終於開拍了,我們因為製作資金所限,沒有能力提供最理想的配套來成就這個工程,但我們擁有最用心的團隊,一眾基督徒藝人不計酬勞的參演、一群專業電影製作人耐心的帶動、一班全無經驗的機構同工全人的擺上,我作為電影的監製,面對著每一個難題,每一次都是戰戰兢兢地在憂慮中度過,但總見到上帝的恩典,還記得那驚心動魄的一次····

電影的主要場景是在大嶼山的大澳,這是早在劇本創作的時候就設定了的,所以在社會運動的混亂時期,我們的拍攝沒有被干擾,但最大的問題就是交通上的安排,幕後製作團隊大都安排在大澳的民宿留住,因為要爭取最短時間內完成拍攝,大部分日子早上6時多便召集,直到晚上10時後才可收拾物資休息,我們就是如此在那裡作戰了十多日。 可是,藝人的交通安排卻不一樣,因為拍攝流程及時段不一,我們必須要處理接送的問題,為了省下聘用司機和租車的支出,所有藝人接送就由我和另一位女同工,用自己的車負責這個任務。接送的地點可能是東涌,也可能是市區其他地方,甚至港島。本來我以為這工作並不困難,但原來單由東涌港鐵站與大澳之間的車程就起碼需要四十分鐘,而每日基本上也往返四次以上,也即是說,每天早上5時許要起床,每天晚上12時後回到家中,累的滋味,是我以前未曾體會過的,今天回想起來,猶有餘悸。

到了大澳拍攝完成前的兩天,我依舊在大嶼山那條宛然曲折的窄路上接送一些藝人朋友,但在路上忽然有一個黑影閃出,人也應變不過來,只是自然反應地避開,就是這樣的一秒之間,我竟然與逆線的私家車迎頭相撞,由於我們車上各人與受害車輛的乘客都扣好了安全帶,各人都胸口有痛楚,但在各人送院後均無恙,可各自回家。而兩輛涉事汽車均由於損毀嚴重,全車報銷(Total Lost)。而法庭於事發後一年,裁決為不小心駕駛及罰款,並沒有嚴重判處或要求停牌,實在是十分感恩,其實最大的恩典是在於沒有人受傷,那是不可思議的。 如果,如果當中只要有一些變動,就可能是一件無法挽回的憾事,如果對方是一輛電單車?如果對方是一輛混凝土車?如果那路段是前五十米的涯邊?如果,我真的累得昏倒了?

我得到了一個啟示,雖然我的出發點是希望盡力減輕製作成本,也願意辛苦一點去服侍其他人,但原來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或許應該說,是過於倚靠自己的能力,以為每件事都可以按各人的才能安排得妥妥貼貼,忘記了在天上那位最大的設計師,神叫我去學習認識自己的渺小,卻又給予我和同行的人最佳的保護,原來,成就一件事,必須要依靠神的能力,而不是過於相信自己。 電影的拍攝沒有因這個車禍而受到任何延誤,因為只餘下一天在大澳的工作,之後,製作團隊便移師到市區進行三天的拍攝,那是2019年12月上旬,社會事件仍未平靜,每逢假日前夕及週六、日仍然動亂不絕,但是每當我們有拍攝的時間和地點,都完全沒有受干擾,一切能在預定的時間表中完成,其實我們也沒有能力應付任何超時的可能,只要增添一日拍攝,就會面對超資的風險。

在12月下旬,我們組成拍攝小隊前往馬來西亞完成最後的戲份,那天是一個神奇經歷,有好幾次在車上前往拍攝地點時,都是狂風暴雨,但一到達目的地,就會是一個陽光普照的天氣,我們在馬國的最後衝刺,也在計劃之下完成了。之後,疫情在全球爆發,地區之間無法流通,馬來西亞甚至鎖國至今,仍不可自由進出,原來,這一切都是恩典。 今天,電影仍然在第四波疫情之下,不得不耐心等候,希望電影能在不久之後在影院和大家分享,然而,不管票房如何,我都已經得到了人生的一課,就是要看別人比自己強,今天所擁有的小確幸都不是理所當然,如果神容許,那有難成的事,相反,如果神不容許,如何勉強也是徒勞。

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撒迦利亞書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