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大衛與歌利亞

2005年11月16日,《中國日報》報導:“以色列考古學家Maeir博士近日向媒體宣稱,有足夠的証據顯示,《聖經》記載的大衛王大戰腓力士巨人歌利亞的故事並非虛構。”

“從1996年開始,Maeir博士率領考古學家在以色列南部的Telles-Shafi城進行挖掘,收獲頗多。挖掘顯示,此城受到極大的破壞,在土丘周圍還留有攻城時敵軍所挖的壕溝。可以肯定,曾有一場大戰在這裡發生,而Telles-Shafi城就是古代腓力士的迦特城”,也是歌利亞的家鄉。 但最讓考古學家感到驚喜的是,他們還發掘出了一些數千年前的碎陶片,上面刻著一些閃族人文字符號。經過數十年的研究,Maeir博士終於“破譯”了這些符號的秘密,他認為,其中的兩個閃族文符號“Al-wat”和“Wlt”用腓力士語翻譯出來就是“歌利亞”。 Maeir博士說:“這是一個突破性的發現,我們有足夠的証據顯示《聖經》中的大衛和歌利亞都確有其人”。據他介紹,“歌利亞生活在公元前1000年,這些陶片制造時間略晚於那個年代,也是迄今在以色列所發現的最古老的陶片。這是我們第一次在以色列發現‘歌利亞’的名字,這是考古學上第一次發現有關歌利亞的直接証據。” 2008年11月21日《華夏地理》論壇報導:“在以色列工作的考古學者表示,古代大門的遺跡已經精確定位了《聖經》中的城市Sha'arayim。”《聖經》中描述了年輕的大衛,“在Sha'arayim附近的Elah山谷中與Goliath戰斗。” 希伯來大學的考古學家Yosef Garfinkel表示,“在Elah要塞遺址裡被發現的第二道加強防御的門証實了Sha'arayim的存在。而Sha'arayim在希伯來文中,恰好是‘兩道門’的意思。” 在十月的時候,Garfinkel發現了一個有3000年歷史的、篆刻著被認為是希伯來文的陶器。這被認為是以色列境內自“死海古卷”以來的最重要的考古發現。“最初遺址中發現的橄欖樹坑用碳14年份測定法測定的結果,以及對陶器碎片的分析,都認為文字篆刻的時代在公元前1000年至公元前975年。而這正是大衛王的年代。這個要塞是鐵器時代以來在大衛王曾管轄的疆域內發現的第一個遺址。” “而Sha'arayim曾在《聖經》中被提到過3次,其中有兩次和大衛王有關。 Garfinkel說:“地理、《聖經》和放射性測定年代這些東西正好吻合。這絕不是巧合。” 這裡所列舉的僅為考古學發現確定《聖經》記載的極少一部分。(麥道衛著,《鐵証待判》,更新傳道會,187-188 頁。)

《真金不怕洪爐火》由加拿大恩福協會出版;梁斐生博士授權刊登,加拿大恩福協會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