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人類學和經驗論

四、人類學(Ethnological)和經驗論(Experiential)

在人類歷史中,從未開化的土人到最昌明智慧的科學家都有宗教的需要,他們都渴望認識神。若非真有神存在,人心中就不會有這種渴慕認識神的意念。人類學家指出,人類都是先從敬拜單一神明開始,後來才敬拜多神。相反的,任何禽獸都不曾有敬拜任何天地鬼神的意念和活動。愛因斯坦曾說:「宗教沒有科學是盲目的,科學沒有宗教是瘸跛的(lame)。」1989年,美國著名的統計學家蓋洛普(Gallop)驚奇地發現,時至今日,美國人仍有百分之九十相信有神,百分之八十相信死後有審判。

1992年6月6日的《新聞週刊》報道說:「今天在沒有根的、充滿物質主義和自我為主的美國社會裡,78%的美國人每週向神禱告一次。13%的無神論者或不知論者當中,仍有五分之一的人每天向神禱告。」「在癌症病院裡,幾乎找不到無神論者。」 過往數十年,有些政權用盡各種酷刑、逼迫、思想教育,想剷除人們心中尋求宗教信仰的心志。結果,雖然教會的門戶被緊閉查封,《聖經》曾被挨家搜查燒毀,但人民心靈深處所渴慕的,卻非任何人為的主義、思想所能取而代之的。 哈佛大學的奎恩(Quine)曾質疑:「信仰只不過是傳統、妄想或者遺傳的產品。」但英國最著名的動物學家哈地(Alister Hardy)「用嚴格科學方法,研究三千個不同的宗教經歷,由其中報道出一個驚奇、令人費解、不約而同的結論」。(註19) 英國的斯溫本(Richard Swinburne)在《神的存在》(The Existence of God )一書裡作出結論說:「那麼多人在他們宗教異象的經歷(the experience of so many men in their moments of religious vision)確定自然界和歷史中,很可能有神的存在。祂創造和扶持(sustain)了人類和這宇宙。」 德國哲學家尼采畢生反對基督教,但臨死前,他深感憂鬱寡歡,他說:「我將往何處去?我渴望找到可安棲之地,但始終無獲。何處是我的歸宿?」最後他瘋狂而死。

(19) Ed. Basil Mitchell,1971,The Philosophy of Religi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pp.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