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摩西五經

二十世紀之前,學術界曾認為,以色列人在摩西的時代,根本未曾發明文字,所以,不可能有精美完善的律法條文和經典;因此,摩西五經很有可能是摩西之後數百年,甚至一千年,被人冒充摩西名義而完成的經典。 但在1901年,有人在伊朗的蘇珊城發現了至少比摩西五經早兩百年的「汗摩拉比」經典。該法典的二百八十條律法條文被精細的雕刻在八英尺高的石碑上。目前仍完整地保留在法國巴黎的羅浮宮(Le Louvre)博物館裡。

此外,考古學家所發現的奴及(Nuzi)與伊斯奴拿(Eshnunna)的古代文物,以及在埃及發現的亞美拿(Amarna)石板裡,不但証明摩西時代已有精細的律法條文和制度,連五經裡許多時代背景、王朝名稱,以及風俗習慣(包括婚姻契約、買賣田產、長子名分、繼承產業等等),都不斷被考古學家所發掘的許多出土文物所証實為正確。 1973年至1987年在敘利亞(Syria)西北部,離現今阿落堡(Aleppo)南下三十英里的特而瑪底(Tell Mardikh)丘陵地帶(mounds),考古學家找到了比亞伯拉罕早四個時代的三層宏偉的宮殿。宮廷的會客室寬一百英尺,長一百七十英尺。會客室的一側有兩大辦公室,在其中之一,找到一千塊商業性和行政性石板。另一個辦公室曾用來作皇家圖書室,裡面收藏有一萬五千塊石板,被整齊的排列在木架上。其中一個巨大似石板字典,刻有三千個以伯拉特(Erlaite)文字。一些學者藉此字典得以分析並翻譯其他一些石板。據估計,要完全明白超過兩萬件出土的石板和書磚,就需要兩百年的時間。雖然如此,部分翻譯好的石板已經很豐富地提供給現代學者關於中東五千年前的歷史和生活習俗的資料。 特別是有關亞伯拉罕之前的生活、商業和宗教傳統。許多著名的《聖經》人物的姓名,如亞伯拉罕、以掃、大衛、以色列、以實瑪利等,都已被這些出土文物逐一証實為當時普遍使用的家族名姓。值得一提的是,其中第1860號石板提到「五王」的名稱,和《創世記》14章2節所記述的次序完全相同。即「所多瑪王(Sodom)、蛾摩拉王(Gomorrah)、押瑪王(Admah)、洗扁王(Zeboiim)和比拉王(Bela)」。這是《聖經》以外,首次找到所多瑪、蛾摩拉這兩個古代王朝的記錄。更重要的是,這些記錄在近代學者認為是近乎神話故事的羅得之前的世代所遺留下的。 除此以外,摩西五經的第二卷書《出埃及記》裡,清楚地記述了以色列人在埃及受苦的情形。他們用泥和草作磚,在埃及受苦役四百三十年。這個史實已經被多方面考古學發現逐一証實。譬如:《出埃及記》1章15至19節記載:「有希伯來的兩個收生婆……王對她們說,你們為希伯來婦人收生……若是男孩,就把他殺了……但收生婆對法老說,因為希伯來婦人與埃及婦人不同,希伯來婦人本是健壯的,收生婆還沒有到,她們已經生產了。」考古學家連這些《聖經》記載的細節,都從雕刻的古石板裡驗証到,希伯來婦女雖然裝飾比埃及婦女樸素,但她們卻比埃及婦女健壯結實。

《真金不怕洪爐火》由加拿大恩福協會出版;梁斐生博士授權刊登,加拿大恩福協會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