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杰輝「上樑下樑」(第三輯)

Lady Gaga魔瘋香港。沒有手民之誤,是魔瘋,不是瘋魔。 Lady Gaga自言是壞女孩,這句「壞女孩」,給她換來多少金錢?這次香港演唱會場地最多可容納1萬4千人,票價保守點估算為平均1千元,4場演唱會爆滿就有5,600萬元進賬。「壞女孩」當然不只值這個價錢,Lady Gaga不是單來香港,整個亞太區巡迴演唱共有30場演唱會,總票房起碼數億元。 「壞女孩」這塊招牌是生金蛋的鵝,要計算這些金蛋,不可漏掉上系列的「魔怪」巡迴演唱會,按維基百科資料,「魔怪」系列收入超過1.25億美元,即約10億港元。票房是看得見的數字,被視為商業機密的品牌贊助也肯定是巨額收入。「壞女孩」每年給Lady Gaga個人帶來數千萬美元報酬,她自然樂意當壞女孩,對Lady Gaga而言,「壞女孩」是生財工具,一件可以換來大把大把金錢的商品。 Lady Gaga四場演唱會的門票沒有賣清光,令通宵排隊的黃牛黨押錯了注,虧本離場,因此不夠格稱得上是瘋魔香港,不過她的魔也著實令一些人瘋了,以致甘當小魔怪,不以「壞女孩」為恥。可是對著了魔的少女來說,她們倣效偶像當壞女孩,會付出多少代價?以「壞女孩」賺錢的,是一小撮人,為「壞女孩」糟蹋寶貴人生的,成千上萬。Lady Gaga這門「壞女孩」生意也不一定保賺不蝕,上一代「壞女孩」麥當娜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洗底,才勉強當上了「貝隆夫人」,改邪歸正。

Lady Gaga來亞太區開演唱會,西方傳媒事前估計,「壞女孩」會引起文化衝突,迄今為止,我們仍看不到東方文化起來與Lady Gaga發生衝突。與Lady Gaga起衝突的,是被視為西方文化的基督教。 「我生下來就是如此」,因此壞是奉旨。這樣卸責還不夠嗎?將賬也算在上帝頭上:「上帝沒有出錯」,是祂讓我生成這樣子。我的所作所為說不上壞。你認為我壞,是你有偏見,帶了有色眼鏡。 演唱會主打歌Born This Way要為「壞」開脫,Lady Gaga卻又自言是壞女孩,讓人聽了也覺精神分裂。 生來是高是矮,是肥是瘦,跑得或快或慢,髮膚是甚麼顏色,都是天生如此的個人特徵,人不應在這些特徵上,為自己介懷,也不要妒忌或嘲笑別人的這些特徵。可是性情、行為、道德標準等個人品質,歸根究底主要是個人選擇,不要將責任推給父母、上帝。殺人犯找來精神病病專家證明自己天生有暴力傾向,難道可以洗脫殺人罪名?將無意志的特質與有意志的行為,統統裝入一個桶子內,是混淆公眾視聽。 多元共融是現代社會的重要價值,但以多元共融作膚淺的商業包裝,再以「壞」來作銷售策略,讓人一邊縱容自己的不負責任行為,又一邊為這些行為自我開脫,是對多元共融精神的侮辱,更嚴重扭曲上帝給予人間的真愛。

Lady Gaga既然說自己「壞」,她也定有一套「好」的標準,因為好壞從來都是相對的。甚麼才是好,大家大概都知道。Lady Gaga以「壞」賺錢,對她口誅筆伐的基督徒,除了賺個「假道學」的惡名外,有甚麼得益?不願見到世人因為只顧情慾,不顧代價的行為而沉淪,才是真正的愛。 父母們為求逗子女開心,給他們幾千塊錢買門票,搞化妝,讓他們膜拜「壞女孩」,是愛護子女之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