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識末日謊言

近期網絡世界與媒體湧現不少有關2012年「末日論」的報道,有報章記者訪問筆者,提及網絡流傳有「末日怪聲」,是否〈啟示錄〉所講「七號」的災難。 未信人士對有關「末日論」感到好奇,很想了解聖經怎樣預告末日的景況?有部分熱心的教牧與信徒也會嘗試從經文中找到論據,支持或散播一些與真理不符的言論。驗証這些假先知、假教師的虛假陳述,最有效的準則與規範就是聖經。「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太廿四36) 任何牧者或熱心人士宣稱何年何月何日是主再來,耶穌提醒我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太廿四4-5)去年美國基督教廣播電台康平(Harold Camping)宣稱5月21日為主再來日子,事實証明他是假先知。本港有錫安教派等宣稱2012年為「末日」,要信徒作好準備。 為何「末日論」大有市場?這反映現今世代,社會越高科技化,人心靈越為空虛。面對氣候的極端變化與特發災難,人類對身處的物質世界不再感到樂觀,反而感到恐懼與悲觀。「末日時鐘」的倒數,正說明人對未來存有不安。人面對自然與外在世界的乏力感,就會對超越或神蹟有所嚮往,期盼有「超人」等英雄來拯救世人。 身處其中,教牧與信徒要從聖經整體教導,而非斷章取義來曲解經文。聖經基本不是「末日運程」或「末世救生指南」。教牧與信徒不要輕信任何末日預言,當有任何人宣稱對〈但以理書〉的1290日有新的發現(但十二11),或對〈啟示錄〉的666有所破解,我們應一笑置之。歴史裡已有足夠熱心人士一再犯錯;每當中東局勢出現震盪,就會有類似虛假陳述出現,而這些論述出錯後,教會多是好人會包容這些假先知與假教師;他/她們毋須問責地重覆其虛假陳述。 筆者發現不少「敵基督」的言論與美國主流政治論述同出一轍,這些論述多視與美國或以色列不友好的國家與政權為「敵基督」,於是昔日的伊拉克,今日的伊朗、北韓、俄羅斯與中國等,也與此有所關連。為何美國不是「敵基督」?當然,「敵基督」不一定指向某個政治與經濟實體。 倘若耶穌明天回來,基督徒的正確取向不是如「末日教派」倡導,要變賣產業,上山祈禱,等候主來。我們作工的,仍要工作;讀書應考的,仍要溫習;打理家務的,仍要洗碗煮飯。我們日常生活中,心理作好準備。我們不要讓「末日論」把我們弄得神經緊張,不知所措。「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詩九十12)今日的事做好了,便能心安理得迎見主。

轉載自香港教會網站:www.hkcrm.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