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在終點線

引言

少時候當我忘記一些事情,父母會說我沒腦,意思是沒有把該記的事情放在腦中。人在長大的過程中,發生的事會越來越多,但能記下的事往往都是片片段段,這是事實。在記下的內容中,甚至會有偏差出錯的可能。人記下所記下的,會有不同的原因,會有不同的取捨。記下不該記的,忘了該記的,會對人的一生之中有所影響,也會使人的一生之終有所分別。 雖然人不可能記下一生中每一件事的點點滴滴,但人的記憶會隨著年日增加,然後因著記憶的衰退,又會隨著年日減少。余下的記憶,往往會反映出人一生中最看重或影響最深的事。 在創世記第四十七章中提及雅各(以色列)知道自己的死期近了,叫了他摯愛的兒子約瑟來,要約瑟承諾在他死後,不要把他葬在埃及,要把他帶出埃及,與他的祖父和父親同葬在迦南地。 在雅各臨終前,不單身體衰弱,記憶也會衰退。有些事他會忘記,但有些事他卻仍然記得清清楚楚,這些事正正反映了他一生中所看重的。他的一生由出生的一天開始,便與神結下了不解之緣,由離家到回家,由分散到重聚,由年輕到年老,由迦南到埃及,在這一切的事上,神一直在,他也知道,他也沒有忘記。


(一)堅信神的應許(1-7節)

雅各要約瑟承諾把他帶回迦南與他祖父和父親同葬後,有人告訴約瑟他病了。約瑟便帶同兩個兒子去探望父親,雅各一見約瑟,沒有提出甚麼要求,也沒有談及他的病情,他一開口便是提及神昔日對他的應許,可見這在他的記憶中,也可以說在他的心中是何等重要。雅各在臨終前沒有忘記一百四十多年前神對他的應許。 雅各提及神應許他會有眾多後裔,更會得迦南地為業。這應許在他離世前仍未應驗,但他深信必會應驗。他愛約瑟,他把約瑟的兩個兒子提升到與他其他兒子一樣的地位,以至日後可以同分產業(約書亜記十六至十七章,創世記四十八章22節),約瑟得的是雙份。雅各身在埃及,但卻應許給約瑟雙份的產業,這顯示出他對神應許的信心。 神給雅各的應許經歷了三代,由亞伯拉罕到以撒到雅各。亞伯拉罕一百歲時生以撒(劊世記二十一章5節),以撒生以掃和雅各時是六十歲(創世記二十五章26節)。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到雅各臨終時已經過了三百零七年。雖然經過了三百多年,雅各仍然堅信這應許會一天應驗。應許會否應驗不在乎時間之長短,乃在乎應許的是誰,雅各相信應許會應驗乃因他對神的認識。在他一生中,由出生被揀選到因災到埃及,在人生每一階段中,他都清楚看見神與他同在,他都經歷神對他的施恩。 時間不單是真愛的最好考驗,也是信心的最好測試。人要維持真愛,要花心思付代價,人要持守信心也是。愛要增長才可歷久不變,信心也要成長,才可堅定不移。 在亞伯拉罕的一生中,可見他的信心也是漸漸成長的,由不信可以晚年得子到堅信甚至可以甘心獻子。雅各經歷了人生中的風風雨雨,得得失失,起起伏伏,如今到了晚年,很多事都已成過去,但他仍然堅信神的應許。 神給我們有不少的應許,有今生的,有來生的,有暫時的,有永恆的。今生暫時的應許可以建立人對來生永恆應許的信心。神差耶穌到世上,為人成就救恩,應許凡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三章16節),又應許賜人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祂手裡把他們奪去(約翰福音十章28節)。耶穌在世時,應許門徒祂去為他們預備地方,預備好了會再來接他們到祂那裡去(約翰福音十四章2-3節)。在耶穌離世前,祂又應許會與門徒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二十八章20節)。神又借著先知與使徒留下了很多的應許,有人說《聖經》中的應許多達二萬二千五百個,也有人說《聖經》中只有一個應許,其他的都是圍繞著這一個終極的應許。有人列出了一百至二百多個主要的應許,其中有明顯的也有隱晦的。雖然人不能清楚數算應許的數目,但重要的是,「神的應許不論有多少,在基督里都是是的」 (哥林多後書一章20節)。 相信沒有信徒會反對神給人最大的應許便是那永生的應許,這應許不單已經歷了一段很長的時間,而且這應許要在人死後或在世界結束時才會應驗。我們對這應許要堅定的相信,因為這不單是神給我們的應許,更是神給我們的使命,要更多的人可以領受這個應許。 雅各的一生是以神對他的應許為中心,一直相信,一直沒忘。我們也要以神對我們的應許為中心,一直相信,一直以此為我們的使命,要把更多的人帶進這應許之中。神給雅各的應許是三百多年前的應許,耶穌給我們的應許是近二千年前的應許,無論時間多長,這終極的應許一定會有它應驗的一天。


(二)記念神的憐憫(8-20節)

雅各在三十二章與神摔跤後被改名為以色列,但這新的名字不像他祖父亞伯蘭,亜伯蘭改名為亞伯拉罕後便不再用舊的名字。雅各由三十二章改名之後,經文中沒有用那新的名字以色列,一直到了四十五章才開始用(21節),但用得最多是在四十八章。不單用新的名字,而且他的後人也開始被稱為以色列人(四十六章8節,四十七章27節,四十八章20節)。如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及,雅各的一生並不光彩,連他自己也不引以為傲,因此他對法老說他的一生又少又苦(四十七章9節)。但是,神卻為他改名,更以他新的名字為神選民的名字,這便是恩典。神愛雅各,不是因為他配得,而是因為他需要。神愛我們也是一樣,人蒙恩是出於神的愛,人蒙恩後不要忘記神的恩。 約瑟帶著兩個兒子來探望父親,沒有打算要父親提升他兩個兒子可以各得產業,也沒有要求父親為他的兩個兒子祝福。8-20節主要記載的內容是雅各為約瑟的兩個兒子祝福,而特別之處在於雅各沒有按傳統,右手按長子,左手按次子的方式來祝福他們。雅各是反過來,以次子為長子,長子為次子。約瑟看見不妥,甚至動手要糾正父親的錯,但雅各卻不從,並明說次子日後要比長子大。 雅各不是偏心,因為當約瑟把兩個兒子帶到他面前時,他根本認不出他們來。雅各昔日得了長子的祝福,是用了不該用的方法,而事實上,神在他出生前已命定大的要服侍小的(二十五章23節)。在「以掃與雅各:得不償失」一章中引用了《羅馬書》九章10-13節指出雅各可以得長子的名分,不是因為他是不是長子,而是因為神的揀選,藉此說明神的揀選不是在乎人的行為,而是出於神的憐憫。雅各沒有忘記,到他臨終時,從他對他孫兒的祝福正正表明他沒有忘記他昔日所得的憐憫。 神是信實的,也為他的揀選負責,以致雅各一直蒙神保守。雅各最後改名以色列,他的後人被稱為以色列人,不是因為他的行為而是因為神的憐憫。 人不單要堅信神的應許,也要謹記神的憐憫。堅信神的應許,可以使人前行有力,謹記神的憐憫,可以使人謙卑前行。人被神揀選,為神作事,為神成事,但不要忘記是蒙了神的憐憫。保羅能一生忠心事主,因為他沒有忘記神賜祂的恩典,神對他的揀選,神給他的憐憫。保羅到了晚年,他說,「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祂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樣」 (提摩太前書一章16節)。他又說,「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 (哥林多前書十五章10節)。 人若忘恩,忘記自己是蒙了憐憫的人,很容易便會持寵生驕,繼而離神自持,踏上一條不歸之路。人要謹慎自守,不要因失敗而灰心,也不要因成功而自誇,要謹記自己是蒙了揀選,而且揀選不是因為人的行為,而是出於神的憐憫。帶著感恩的心來服侍,路才可以走得遠,腳步才可以走得穩。 雅各到臨終時沒有忘記神的揀選與神的憐憫,但若他從一開始便如此,便不會自把自為,自作主張,乘人之危奪長子之名份,趁機設計騙父親的祝福。以致一生的路崎嶇難行,與兄長反目,與父母分離。 《箴言》二十五章27節有一句很好的提醒,「吃蜜過多是不好的,考究自己榮耀也是可厭的」。保羅也提醒信徒「不要貪圖虛浮的榮耀」 (腓立比書二章3節)。人為神作工成事,當然會為之高興,但不要戀戀不捨,回味無窮,如此很容易會忘記自己蒙了憐憫的揀選,以為自己的成功是應得的,稱贊是配受的。人作工後應如《路加福音》十七章9節中所說的,「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所作的本是我們應分作的」。 人要小心驕傲跌倒,便要謹慎,謹記自己是蒙憐憫的人,沒有可誇之處,只有感恩。雅各臨終時沒有忘記昔日蒙揀選的恩典,人不要在臨終時才體會,應該由蒙恩的第一天開始,便要謹記在心。《聖經》中有不少這方面的教導,又有不少正面與反面的例子。教導要謹記在心,例子要反復思想,才可以避免考究,不會貪圖,如此,人生才會走得遠,走得好。 雅各堅信神的應許,也記念神的憐憫,他更認定神的眷顧。


(三)認定神的眷顧(21-22節)

雅各在祝福約瑟的兩個兒子之後,轉向約瑟,告訴他神必與他們同在,領他們回到他們列祖之地。「他們」 不單指約瑟的一家,而是雅各的全家。雅各由此至終沒有忘記神的應許,他堅信神會按祂的應許,把迦南地賜給他的後代。 應許不是命令,但應許也有附帶的條件。除了信以外,人也要有信的行動。正如醫生對病人承諾,只要肯服某種藥,便可藥到病除。病人信醫生所說,但也要服藥,醫生的承諾才會兌現。 雅各明白他與他一家可以走到今天,離不了神的同在。雖然他犯了不少的錯,但神的應許不會因為他的錯而失效。正如神要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入迦南,但摩西因為違命不得進去,以色列人最終還是進了。 雅各沒有看見神的應許實現,但他卻相信日後必會實現。他要離開了,他沒有機會親眼看見,但他相信神不會離開他所揀選的,神仍然會與他的後人同在,他深信神的應許必有一天會兌現。 雅各明白神同在的重要性,他也明白是神會「領」他們回到迦南地。他要走了,但神沒有走,也不會走,神仍然在。這對信徒的事奉有很大的提醒,特別是帶領的人。 人總有離開的一天,無論是教會的事工又或是宣教的事工不㑹也不應因人的離開而停止。個別教會可能停止,甚至關閉,但普世教會會繼續的成長。個別事工或許會終結,但大使命仍然會繼續下去,直到主再來的一天。人要相信神的眷顧,相信神的應許。 在50年代初,在中國的西方宣教士都要離開中國。不少人以為中國教會從此就會消失,但經過了數十年以後,人驚訝中國教會的發展。記得與弟兄姊妹分享中國教會的時候,談到50年代的事情,大家都同意宣教士可以離開中國,但神絕對沒有離開中國。宣教士多年種下的種子,建立的根基一點也沒用浪費,也沒有徒勞。他們完成了他們的工作走了,神會繼續,中國的信徒也為繼續。 教會與其他的事工也一樣,人會有來有往,有出有入,有始有終,但神是教會的頭,祂絕不會離開教會。人要做的是保守神的同在,跟從神的帶領。耶穌說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教會,便真的不能勝過(馬太福音十六章18節)。 大衛不能建聖殿,但他為他的兒子所羅門準備,讓他去完成建殿的事。雅各沒有拿下迦南地,他把他從亞摩利人手上奪的那地給約瑟。他沒有完成,但他仍有他的貢獻。 神的大使命是有關萬民,主的福音要傳到地極,你我都只是承擔者之一,參予者之一,我們不是使命的最終完成者。最終可以完成大使命,是要靠主的權柄(馬太福音二十八章18節),是因主的同在(馬太福音二十八章20節)。 雅各相信神會眷顧他一家,我們相信主會眷顧祂的教會。迦南的人再強,也可以把他們趕出去。世界的苦難再大,主已經勝過(約翰福音十六章33節),因此我們不用憂愁(約翰福音十四章1節),深信恩典夠用(哥林多後書十二章9節)。只要繼續走我們該走的路,做我們該做的工,白晝一定到,主也必再來。 雅各要走了,他相信神必帶領他的後人進入迦南地,神必成就祂所應許的。一代一代的工人會離開,但神不會,祂仍會眷顧祂的教會,直到祂再來,接我們到祂為我們準備好的地方去。


結語

雅各的一生到了最後的一頁,他還沒得到所應許的,但有一個更美的家鄉在等待著他(希伯來書十一章16節)。雅各堅信神的應許,記念神的憐憫,認定神的眷顧,他的一生由與人相爭開始,他卻以對神信靠結束。 人如何開始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人如何結束。今天很多人提倡要贏在起跑線,但更重要的是人要贏在終點線。人有軟弱,人會跌倒,這不是最壞的事,只要人能及時回頭,可以化醜為美,轉惡為善。神的恩門,是永遠為那些願意進去的人而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