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聖經

藝術聖經 何崇謙博士


聖經的啟示明顯具有很多藝術與象徵的色彩。基於媒體就是信息,聖經有三分一以上是屬於詩歌體裁,說明其文學藝術性之濃厚。其餘的文體屬歷史、敘事、書信的體裁、當然有富於想像力藝術性的天啟文,以及以簡潔美麗的言辭記載,充滿比喻、象徵、圖畫性的文字等,例如:分別善惡樹與生命樹(始祖的故事)、彩虹(挪亞的故事)、火燒荊棘、雲柱、火柱,銅蛇(摩西故事)、星光燦爛與海沙遍地的意象(亞伯拉罕的故事)、奇異夢境(約瑟的故事)等。環繞耶利哥城的信心行為藝術,是集體的創作;先知書則充滿戲劇性的象徵,單讀《西結書》可見一斑:取火炭的異象(十1-8)、四輪子的異象(十9-17),最出名的枯骨復生的異象(三七);而第四、五章的「被擄期限的象徵」、「城困糧絕的象徵」、「剃鬚髮的象徵」;該書亦充滿比喻:葡萄樹的比喻(十五1-8)、有棄嬰的比喻(十六1-5)、焚樹比喻(廿45-49)、淫亂姊妹的比喻(廿三1-49)、妻死勿哀的比喻(廿四15-27)、大香柏樹的比喻(三一1-9)等。


主耶穌的比喻是富於象徵,淺白而意義深邃;如浪子比喻中之慈父擁抱浪子、好鄰舍比喻中之被強盜打至半死,情境歷歷在目,很有戲劇魅力;失羊失錢比喻中之尋找的熱切,富於象徵性。甚至連艱深的傳道書(特別是第十二章),也以畫圖象徵來說明老年生命的境況是如何的悲涼沮喪。《啟示錄》更不在話下,它可稱為啟視錄啟聽錄;書中充滿色彩、圖像、音響、謎語、文藝和象徵,包羅萬有,是很出色的藝術典範。難怪聖經的內容,歷世歷代一直在啟迪着各界人士,特別是藝術家:畫家、雕塑家、文學家、劇作家、舞蹈家、導演、詩人、甚至書法家。


**今期有兩幅圖畫:


William Blake, The Lovers' Whirlwind illustrates Hell in Canto V of Dante's Inferno as recorded in Rev. 20:13 (179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lliam_Blake#/media/File:Blake_Dante_Hell_V.jpg



Michaelangelo, Angel, Trumpeting, and one with the Book of Life, Sistine Chapel, 1536-1541

https://www.wikiwand.com/en/The_Last_Judgment_(Michelange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