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以外的預言

聖經以外的預言

預言,就是把尚未發生的事情說出來。人見『預言』一詞,無法不深受吸引。預言讓我們窺見未來,好奇心得滿足;早一點知道惡事來襲,還可以做好準備,趨吉避凶。


人會告訴你不同的『看見』未來方法。觀星,是其中之一。西方、中東、南亞、中國人都有觀星的傳統。他們各自為天上的體系命名,星的稱號雖然不同,卻同樣『可觀』,雖然預言肯定也牽涉南半球的人,他們觀測的其實都只是北半球的星空。觀星者認為星球的位置和走向不但影響全世界,且能左右個人的命運,言之鑿鑿地引用引力、磁牆、弦線等科學理論來支持己見。他們認為大至全球災難,小至人間情愛,天上的星星無不集體地、同心地從迥遠的宇宙角落向地球人說話。一炮而紅的印度神童(如今是少年了)就是用印度觀星術來預言2019病毒的出現的。不過,他後來的預測已日見模糊。星星乃死物,其光線到達我們的視網膜之時,部分早已消亡。我不是不相信觀星者的『學問』,只是想問,誰在後面提供這一類『知識』呢?人只問誰的預言靈驗就趨之若鶩,而不問其知識的淵源,豈不愚昧、危險?


天上人間,到底『誰』在主持大局?『誰』創造了時間和空間?『誰』把星星放到那個位置、又用各種能量讓它們往這邊走、到那邊去?『誰』讓人得以看見視野之外的情懷?發預言的人,資料是堂堂正正地從這個『誰』的授權得來的、還是剽竊到手的呢?如果沒有這個『誰』來主持大局,婆羅門和佛教的因果輪迴機制根本無人設計和操作,法國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和李淳風的《推背圖》也接不上電源,今天的『未來人』和『神少年』也只能一瞥棋局而不識棋手。這些預言家同聲否定上帝,其真假可知。聖經裡也有無數的預言,那卻是對罪人的警告,是宣告罰則的審判,也是呼喚人類悔改號角聲。上帝說,祂就是那個『誰』。出自上帝的預言百發百中;出自他處的,則有準有不準。


在這浩浩渺渺的無垠宇宙裡,有人佈局,也有人偷窺;有人偷窺,也有人故意容讓他偷窺。『天機洩露』的情況竟可出現,到底是偷窺者一種成功的干預和勝利,還是佈局者所佈的更大的局?最終,要比較的還是力量的大小,而且勝負已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