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葉飄搖

眾葉飄搖


數年前堂姐姐逝世,終年七十。我們家共有堂兄弟姐妹十三人,她最年長。失去了自小一起長大的親人,固然難過,但最使人驚心的是:我們這一代人開始逐個從人間脫落了:像一片樹葉從大樹飄走。但除了旁邊那幾片、或葉脈共用的枝條,除了洞悉一切天父上帝,這種小事還有誰知道呢?樹上葉子億萬,在地鐵裡,在茶水間,在餐廳中寄居的一刻,有誰能感應到這些事情其實一直在發生?

葉生葉落,對大樹來說,再自然不過。只是葉與葉之間也有遠近親疏,接近的隨風廝磨,依傍著度日;時時納香察色,相聚的欣喜無日或缺,言笑的歡愉習以為常。經過否認、憤怒、哭泣、悲懷這一輪銳痛,更可怕的是繼來的空虛。

那種感覺,對於已經六十五歲的我,日漸「埋身」。唯獨上帝用犧牲愛子的劇痛,以血寫成的應許使我略覺安心。但這個應許,卻好像沒有誰肯在青綠的日子裡伸手接受。我抓住了,但抓得牢嗎?幸好聖經說用力抓著的不是我,是祂。

最近一月,好友的丈夫忽因肺炎離世,而他們的兒子也早在兩年前中暑走了。如今,好友孓然一身、臨崖而立,前面痛苦有如萬丈深淵,卻不得不面對。她雖有信仰,但夜深人靜之時,那種記憶強迫症還是非常真實的。勇者睹物思人,卻曉得要站在原地,耐心地讓天父針對所有傷口逐點醫治和處理。康復的過程比一切都悲壯。應許,叫我們向上看,叫我們抓住祂的手,不要退後吸食故舊的餘韻、那會導人成癮;不要亂走掉進抑鬱的迷宮、那會使你沉淪。願主憐憫,把救恩送到這些正在悲傷的心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