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小心運用屬靈語句

昔日修讀工作社會學課時,教授刻意加插了 Robert Jackall 博士對美國公司裡的職場政治和生涯的讀物。他說,這是很多學生畢業後要面對的,他希望他的教學至少能幫助學生有這方面的心理準備。在這學期裡,我任教商業倫理,雖然選材有點不同,但我也有昔日那位教授的心意。我讓學生讀社會學者Richard Sennett 某書裡的一章,並強烈鼓勵他們買這書 ,並且讀畢全書,因其中內容可能對他們日後在做人方面有點提醒。在那書裡,(註1)Sennett 談到他重遇昔日他訪問對象的兒子。昔日父親是藍領工作,今天兒子是專業人士。由此他觀察到今日知識型社會裡的工作形態跟昔日的工作形態已不能同日而語。


一,新工作倫理

昔日的工作形態可以用著名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新教工作倫理(Protestant work ethic)來了解。在這工作倫理下,勤勞、忠心、專注在同一行業和技能,是備受賞識的工作態度和價值。這樣做的人,在工作上多會成功、有回報、有社會地位。然而,隨著經濟轉型,這些工作倫理價值卻漸漸變得不重要,甚至會被視為「負資產」。今天,沒有很多工作會期望您終生廝守,通常在五、六年後大家都不知道會是變成怎樣,不單會是轉換工作,很多更會是轉換行業,因工作技能或性格或家庭「羈絆」而缺乏彈性的人,會在劇烈競爭下被視為失敗者。並且,今天有很大量工作是臨時工。另外,今天工作多強調團隊合作,這有時會令人變得追求表面功夫,例如為求表現得合群而漠視工作成效,而缺乏實質毅力。


二,文化和心理上的影響

有關這些工作倫理的轉變,我們固然可以思考它對經濟發展的利弊,但 Sennett 那書有趣之處是,他關注到工作者的道德品格成長和家庭生活。以美國為例,很多工作地點都不會位於同一地區,您要搬遷,如此,您同時也是離開了您熟悉的社群,您要在新地區要重新建立社群生活。若您有家室,視乎您的配偶和子女會否也跟著您搬遷,若他們不來,您還是獨個兒,若他們來,他們的生活又如何?子女轉校固然不太好,更糟的是,大家都失去了昔日的圈子和朋友,有需要時可以向誰求助?他們想玩樂時可以找甚麼朋友?(由於美國工作多要求搬遷,這是很鮮明的現象。在香港,情況可能沒有這麼嚴重,但相似處境還是會發生。) 如此,在努力保住飯碗或在工作裡追求晉升的人,要面對很多工作以外的壓力。他的生活不單是工作,例如他可怎樣建立自己的朋友圈子?他若有家室,子女的學業和友伴又如何?更糟的是,可能當大家都漸漸適應了新地區和新圈子時,卻又要為了工作而搬到另一個地區!如此斷續零亂的生活,難以令人建立忠誠、專注等品格,也難以讓人獲得長久的友誼,子女成長會遇到很多困難。而當事人的心理壓力和焦慮也會十分大。 或許這樣的生活對廿多歲的年青人來說,是充滿機會和彈性的好環境,但若年紀漸長,想成家立室,或想找個地方安居,就會發現工作世界不再容許您停下來。由此看來,今天的主流工作倫理結構性地隱含著一個年齡歧視,對某些人生階段裡的人極其不利。


三,教會事工

以上觀點,我在過去幾年或多或少已談過。(註2)在本文的下半部份,我想把焦點放在教會可以如何配合。在教會內有一類聲音叫做「職場神學」,可惜那裡的基本論調還是離不開「我們要視工作為榮耀神的方式的一種,不要把工作當為不屬靈」、「我們不應聖俗二分」等等。但我認為更值得關注的有另外幾點。首先,信徒為了工作的緣故也會不斷搬遷,各地堂會可以如何協助這類信徒,幫助他們在新地區得到信仰群體上的支持?當一位信徒初來報到時,當地教會裡的人是否準備好去支援他?同時,會否有一些可靠的教會目錄可以讓信徒尋找適合和正統的教會來參加呢?還有,找上來的人未必盡是心靈饑餓等待牧養的人,有些可能滿有事奉恩賜,樂意投入。教會可以怎樣鼓勵和幫助他們投入? 另一方面,這也意味著教會裡可能會越來越缺乏年輕至中年的「中堅分子」,因為他們很容易會為著工作而離開。這會引來教會管理和牧養上青黃不接。如此,教會可怎樣做,才能讓不同信徒容易一點上手去負責?神學教育和出版界方面能否在這裡作一些相應配合的事?跨堂會的領導支援也許亦是需要發展的。 以上圖畫略為灰了一點,因為事實的確如此,不過,正面地看,有幾點也可以讓我們反省一下的。首先,高度流動性可以促進堂會之間的交流,各堂會對別的堂會裡的人和事都可以多點認識,這有可能提高整體教會的合一和默契。各教會不妨把握這個機會促進多點教內共識和合一。另外,由於地方社群不斷被高流動性的工作所侵蝕,堂會可努力協助地方社群,幫助人們建立關係,學習互助,成為社區裡的凝聚力。(註3) 最後,個人一點的反省會是,究竟我們的生命是繞著一份又一份的工作奔波勞碌,抑或我們要主動一點掌握和編織自己的職涯,在轉換工作的過程裡,嘗試尋找一些自己認為有價值的工作去做?這個職涯流蕩固然孤單,但我們可否學習體會神在每一個處境裡的同在和心意,並且欣賞和珍惜每一次短暫的群體生活,視之為個人生命成長歷程的一部份?

1. Richard Sennett, The Corrosion of Character: The Personal Consequences of Work in the New Capitalism. W. W. Norton, 2000. 2. 除一些短文,主要請參考張國棟,《經濟商業生活與基督教》,FES Press,2006。 3. 聞說這也是教會在後現代社會下的重要社會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