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東西都總能找到理由去支持

事實上,有生命的細胞以近乎完全的精確性(neartotal fidelity)來自我複製。「它的誤差程度低微到沒有任何人造機械可以比擬。除此之外,還有內在的約束(constraints)」。植物長到一定的大小就拒絕再長成。由遺傳學的研究發現,「在任何人為設計的境遇,蒼蠅都拒絕跨越蒼蠅的類別。遺傳系統最優先的順序,是固守組成和穩定化(conserves blocks and stabilizes)。」(7)稀有的誤差真的能造成新生命品種的出現嗎?能否肯定基因盲目突變的速度足以促成大進化嗎?因發現盤尼西林的醫治性能而獲得諾貝爾獎的柴恩博士(Ernst Chain)在1970年斷然否定說:「我覺得,把適者生存與發展完全歸結于機遇突變(chance mutation)的主張是毫無根據的,這是一個與事實完全無法協調(irr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