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戰與警醒:提防撒旦的國度(上)

撒但要取代上帝的心意一直沒有更改,上帝所作的事牠也要作,並且處處模仿上帝,包括以占卜代替上帝的全知全智(撒上廿八3ff),以邪術仿效上帝的全能(出七8-12;八6-7;參八7-18),邪靈分區管理遍佈地面模仿上帝不受地域的限制。魔鬼也仿冒上帝的「三而一」,在最後敵基督的國度中,撒但仿效聖父為最高受敬拜的對象(啟十二3),敵基督仿效聖子耶穌基督,並要稱為撒但的真正代表(啟十三1),假先知模仿聖靈,引導人歸向撒但(啟十三11),敵基督國度的國民像天國國民也有印記,但為敵基督獸的印記(啟十三16-18;對比十四1),「六百六十六」代表了達不到完全的意思。撒但希望最終仍然可以勝過上帝,以自己的國度取代上帝的國度。對於上帝國度的事情,撒但做滲透、搞破壞(太十三24-30),在上帝所創造的人類中,撒但引誘人犯罪,使人與牠同伙背叛上帝,在救贖計劃的施行過程中處處作出攔阻,包括試探耶穌試圖使耶穌犯罪失去成就救恩的資格(來四15),在耶穌受難前彼得以人意攔阻耶穌(太十六23),在十二門徒中也有安插了賣主的猶大在其中(約十二6),對於那些聽了真道而拒絕領受的人,撒但會挪去撒在他們心中的道種(太十三19),又到處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 就是現今地上政權背後,如果沒有按照上帝的公義與真理行事時,也會落在撒但勢力的影響中。怪不得聖經以撒但來描述心中高傲的巴比倫與推羅王,這不單是文學的「誇大技巧」(hyperbola)而已,相信背後有更深的屬靈涵義,就是地上政權與屬靈勢力的密切關係。根據舊約研究,在以色列被擄前的觀念中認為當上帝安排世界上的政治結構的時候,其他國家都有一位天使管理,唯獨以色列是屬於耶和華的,《七十士譯本》中《申命記》卅二章8節如此說﹕「當至高者把世人分開(為不同族群),把亞當的子孫分散,就照上帝天使的數目立定萬民的疆界。」(另見死海古卷4QDeut.同一節經文)然而,在《詩篇》八十二篇,耶和華似乎因天使沒有按公義履行責任而改變主意,把原初給予的權柄收回。(註)這是否暗指天使墮落的結果?耶穌稱撒但為「世界的王」(約十四30),意指牠是掌管幽暗世界的最高權柄,領導所有背叛上帝的邪靈,而背叛的靈正是在「願意順從」跟著背叛的人的心中動工(弗二2),如果領導者願意順從就會使屬於邪靈界的意願有落實在人類社會層次的管道,可以推測地上的行政結構與靈界的結構產生對應關係,包括國家層級(但十20)及其他較低的管理層,保羅稱為「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應該就是指這事實而言(弗六12)。撒但國度有嚴密結構是不爭的事實,耶穌基督也指出其結構的一致性,並暗示撒但國度的強大力量,形容撒但為「壯士」(可三23-27;太十二22-29;路十一14-22),撒但和邪靈的力量是當畏懼而被「敬重」的,牠們的能力不因墮落而失去(彼後二10-11;猶6-10)。 下期續……

註:見CarolA.Newsom,〝Angels,OldTestament,〞inAnchorBibleDictionary,vol.1,p.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