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光的磐石

公元前一千年,推羅港是腓尼基帝國最大的城市,亦是地中海最發達的通商口岸。正如以西結先知所稱:“你這有名之城,素為航海之人居住,在海上為最堅固”(以西結書廿六章17節)。在推羅的極盛時期,推羅人過著奢華的生活,因他們的驕傲和罪惡,並且多次攻擊神的子民,以及常用初生嬰兒作慘無人道的獻祭給假神摩洛。神在公元前587年借著先知預言推羅城將被滅絕成為荒場。 果然,一年之後,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率領大軍圍困推羅城,他滿以為三個星期便可征服推羅城。但古推羅城在地形上分為兩區,一區建築在陸地上,當地居民稱它為“老推羅”。從老推羅港向地中海前行一千九百多尺,便有另一座建築在小島上的推羅城。許多世紀以來,每逢敵軍攻打,推羅居民便轉移到島上的懸崖絕壁避難。

巴比倫王把老推羅圍困了十三年之後,才成功地把它毀滅,應驗了先知預言的前半段:“我必使諸王之王的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率領馬匹車輛、馬兵軍隊,……來攻擊你……他必……拆毀你的城樓……你堅固的柱子必倒在地上。”但先知接著說:“人必……將你的石頭、木頭、塵土都拋在水中”(以西結書廿六章12節)。由於巴比倫王沒有海軍,他無法征服推羅島,神對推羅的後半段預言未曾借著巴比倫王來應驗。 二百四十年後,亞歷山大戰勝波斯王之後,在公元前332年要進一步攻下推羅海島,命令推羅居民降服便免死。但推羅居民死守不肯降服,於是,亞歷山大下令大軍將老推羅廢址上現成的石頭、木頭拋入海中來建築長二千尺,寬二百尺的“水中走廊”,作為攻擊推羅海島的跑道。 歷史學家又發現亞歷山大建築“水中走廊”之時,推羅城居民不斷從懸崖絕壁上的高大城牆放射火箭及突圍攻擊希臘軍兵。因此,亞歷山大下令建立數座高一百六十英尺的“戰鬥塔”及搜集或建造一千隻船,分水陸兩方面向推羅島進攻,最後經過八個月的攻擊,才將這海島攻下。 《聖經》不單很清楚地預言到“許多國民上來攻擊你,如同海使波浪湧上來一樣,他們必破壞推羅的牆垣,拆毀它的城樓”(以西結書廿六章3-4節)。《聖經》也清楚地預言到:“我也要刮淨塵土,使它成為淨光的磐石,它必在海中作曬網的地方。” 很多《聖經》的預言,照人的理性來看是不容易應驗的。二千六百年前的推羅在地中海的地位,就正如今日美國的紐約、英國的倫敦一樣重要和繁華,但《聖經》很清楚地宣佈了它將成為“淨光磐石”的命運。千百條圓柱,千萬塊石頭,至今仍拋棄在推羅四周的沙灘上,並且真的已成今日漁翁曬網的良好場所。由於亞歷山大挖淨了推羅的塵土,今日的學者再也找不到古推羅的真正遺址。

《真金不怕洪爐火》由加拿大恩福協會出版;梁斐生博士授權刊登,加拿大恩福協會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