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絕對真理?

近日遇到信徒提出以下問題,想在專欄裡解答一下:「在哲學或心理學裡,沒有絕對真理,那些教授可怎樣教書呢?」言下之意,有絕對真理才可以教書,並且,基督教才有絕對真理,教一些沒有絕對真理的東西,實在沒有意義,也可能會誤人子弟。


一,大學科目需要教導絕對真理嗎?

沒有這類宗教背景的人最簡單直接和出於常識的答案大概會是:「有何不可?」誠然,在科學歷史裡,理論更替乃等閒之事。我們要因為沒有一個永恆理論而拒絕研究科學嗎?不。且不要談「研究」,我們也不會因為在科學世界裡未出現絕對真理論而拒絕應用科學,今天人人都有手提電話,很多人都會搭火車、地鐡、飛機等,幾乎每一個人家裡都有電腦。請問,您會否因為自然科學裡沒有所謂絕對真理而拒絕使用這些嗎?那麼,在大學裡有人研究和教授這類知識,有何不可? 推而廣之,在哲學或心理學裡沒有絕對真理,又如何?或曰,這個「推而廣之」是不恰當的,提問者只關心哲學和心理學。好的,原來提問者心中的「絕對真理」是某類真理,很可能與物質世界事實無直接關係的。這個「某類真理」,大概要跟安生立命或做人處世有關的真理吧,因此令人擔心會誤人子弟。然而,當代的哲學和心理學發展裡,很大部分的研究已經不再是關於這些的。例如,哲學系裡講授人生意義的課程,或相關書籍,可謂鳳毛麟角。再者,哲學強調思考,即使要教這個,也會儘量讓學生接觸不同的人生觀,好刺激他們比較和反思。那麼,有必要教導「絕對真理」嗎? 至於倫理道德,哲學系裡的倫理課程很多還是有強烈道德教誨意味的。例如大部分倫理讀本都只會輯錄反對道德相對主義的論文,立場十分鮮明。這未必是教授很有道德教化的理想,但教授們多認為流行的道德相對主義不合理,因此強調講道理的哲學科有必要指出道德相對主義的缺點。另外,正如我之前談大學教育時多次提及,很多大學要求學生修讀倫理課程,目的都是要提高學生的道德水平。商業倫理就是最好例子。請問,這又算不算是教導絕對真理呢?(我不多認識心理學,故不談。)


二,何謂基督教裡的絕對真理?

或許某類信徒還是不滿意,他們認為哲學裡講的道德倫理仍然不夠好,例如哲學系不會刻意反對墮胎或性隨意或同性婚姻。談到這裡,我們發現提問者不滿的,原來只是是哲學談的道德觀念與基督教的有出入。面對這個批評,其中一個很有力的反駁是,為甚麼要獨尊基督教?然而,由於我們現在思考的處境是基督教,所以暫且擱置「一般大學的哲學系要兼顧不同文化和不同宗教傳統」的考慮。那麼,不如反問一下,究竟這些信徒提問者如何理解基督教裡的絕對真理? 他們的問題往往假定了,基督教有很鮮明的真理,任何信徒只要肯讀聖經,必定會有相同理解。由於十分清楚,也由於那是由神而來的,所以那就是絕對的。然而,這些想法過份幼稚。事實與認知是兩碼子事。以奴隸制度為例,教會歷史裡有不少信徒們認為那是聖經教導的絕對真理。當然,今天這思想已不流行,我們以為聖經反對奴隸制度或種族不平等是十分顯淺的道理,但昔日相信聖經支持奴隷制度的人也覺得他們的立場十分顯而易見。這豈不應該叫我們停下來反思,究竟我們會否搞錯甚麼是絕對真理?(順道一提,香港教會裡有些人把反對奴隸制度歸功於福音派而不是其他基督宗教派別,這在歷史裡是很可疑的。)或許世界上有很多絕對真理,但誰能確定上帝希望你知道很多?這個聖經又有講過嗎?想知道更多,包括善惡,豈不曾是亞當夏娃犯罪的動機?誰能保証你或我所認定是絕對真理的東西都必然是絕對真理?若沒有這絕對的保証,這跟上文說科學歷史裡人們努力追求事物真相、新理論推陳而出,有何分別? 也不妨想想,有人說前千派的末世觀是聖經教導,但有人說無千派末世觀才是;有人說代贖論是耶穌道成肉身救贖的意義,但有人說道德感化才是;有人說地獄是真實存在的空間,很多人在那裡永恆地痛受地受苦,但有人說聖經沒有教導這個(福音派著名領袖史托得就是這樣想)……若您開始心裡暗忖:「各人有不同領受,不要爭吵了!」,其實已是變相承認信徒們對絕對真理沒有甚麼掌握。又有信徒堅持女人沒資格帶查經,不得在家庭裡與男人有平等權力,又有信徒堅持在任何情況下離婚都是犯罪,甚至有人聲稱,聖經要求男人站著小便,不肯站著小便的男人是侮辱神對男性的創造心意!若您從心底裡取笑那類信徒思想幼稚,您可有想過,您某些堅持也可能是幼稚的呢?您憑甚麼認為,您持守的一定是最真的絕對?您以為牧師或神學院教授說的就是對,但那些人也有他們的牧師和神學院教授。


三,基督教有甚麼絕對真理?

或許有人會說,至少基要福音要義──例如耶穌是基督──是人們可以掌握的絕對真理。好的,這個應該是對的。然而,若您把基督教裡的絕對真理收窄至此,您就沒有理由批評其他學問不談絕對真理,除非您偏狹地認為任何學問最終都要變成福音要義。 有人會想, 聖經裡的道德教訓也是人們可以掌握的絕對真理。然而,很多信徒卻誤以為聖經是道德倫理手冊,所以才以為聖經充滿了道德真理。另外,很多聖經裡的道德教導並不是聖經獨有的,在其他宗教或哲理裡也能找到。我在〈聖經與道德實踐〉裡提到,聖經沒有涵蓋所有道德教訓,有些信徒以為單單遵守聖經就能做一個有道德的人,仍可變成道德怪物。恐怕信徒們來來去去只能提出「聖經反對婚前性行為」和「聖經反對同性戀生活方式」等這幾項「基督教的」道德教訓,可能可被視作基督教以外的人越來越覺得沒問題但卻是完全弄錯的「絕對真理」。且當這些是絕對真理,我會反問,您是否只是因為這兩點,所以說人家整個學科裡皆沒有絕對真理?


四,結語

基督教教導的絕對真理可能比很多信徒心目中的「絕對真理清單」為少。並且,真理之為絕對,未必等於那些真理不能被理解,變成必須盲目地死守。由此看來,即使是世俗學科,它們與絕對真理的關係並非那些朋友想像中的對立。 另外,或許有些讀者讀了開首一段時,已覺得那問題不合常情。誠然,這些問題本身已很有問題,背後假定了很多需要先想清楚的東西。但提問者通常都不是一般信徒,而是那些在華人福音派教會裡多年擔任導師或教導工作的牧者。我恐怕那是因為教會內這一類人太熱心埋首於教會和聖經,加上一些華人福音派的文化特徵,對世界和知識領域越來越少接觸,於是想出來的東西都變得偏狹。

作者保留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