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炆雞也太難

栗子炆雞也太難


KOL就是Key Opinion Leaders。這個名詞實在太有趣。他們應該已經為世界提供了很多新主意了!是否如此?他們活躍於不同的社交平台、視頻平台或會員制社交媒體。最後一項是要收錢的,因此,一個真正『紅』的KOL收入很高,故而連神學院的教授也受不住名與利的呼召,開了個收錢平台。


三十年前,我聆聽用卡式錄音帶教導真理的牧師。那時候,我初信,非常渴望認識上帝,每次聽見他們的教導都有恍然大悟的驚喜。那時我們所有人的KOL只有一位:主耶穌。


到了『油管』時代,好講道都放到網上了。在『油管』上,不但有證道,解經,還有全本書朗讀出來的免費書,以及各種各樣的生活知識,藝術課程、運動比賽和電影劇集。為了得到知識和娛樂,我什麼都看(價值觀有問題的除外)。『油管』知識之多,使人驚訝,從『怎樣用水彩畫樹木』到『地平說』到『西人炒飯錯誤』都有。愛旅遊的有導遊,找吃的有食家,讀不懂托爾斯泰的有教授,連教人怎樣下降頭的都有,幸好也有教趕鬼的牧師。


但是,真正使人著迷甚至中毒的,還是今天的KOL。無論他們提出的看法多麼毫無根據、多麼胡說八道,只要他們說中了粉絲心裡的追求,不斷給他們希望,就必紅起來。仔細觀察,他們其實不是『關鍵看法的領袖』而是『把很多人的想法說出來』而且『說得動聽』的人。這『很多人』並不知道,其實KOL不是想孔子、甘地一樣更新人民的價值觀的領袖,而是刺激人的愛恨來走紅的語言高手。一時間這『很多人』甚至願意給KOL錢,去繼續聽『順心』的話。


有時連聽幾個KOL,他們立場鮮明、內容相似,沒有意思。於是我就去聽對立陣營的,唉,還是一樣地偏頗、重複。不過,兩個陣營的資料真是南轅北轍,各取所需。很明顯,兩組粉絲都很懶惰地忠心著,還一味地支持,又出『心心』又出『手臂』,還不斷送給對立一方大量粗口。他們說的可是世界大事呢,和我知道如何做好番茄炒蛋的需要層次差距太遠。對我來說,怎樣開栗子已經過分地複雜,何況劏雞?師傅們的方法又都不盡相同。結果,我自然沒吃到栗子炆雞。但對很多人來說,政治卻那麼容易就手,真是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