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身前的基督與「耶和華的使者」

在降世以前的基督到底有沒有在舊約出現呢?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聖經學者中不少認為「耶和華的使者」很可能就是道成肉身以前的聖子。如果我們以「道成肉身」的母題﹙motif﹚審視「耶和華的使者」在舊約所呈現的位格與工作,便會發現與耶穌基督的身分有相當的雷同,首先「耶和華的使者」的工作大致規範在「引導」建立上帝國度的事情上,這可以從出現的經文判斷其工作是環繞亞伯拉罕(創十八1-15)、以撒(創廿二11)、雅各(創卅二28)關乎列祖的生命傳承,並摩西、約書亞在領導以色列成功出埃及進迦南應許之地,雖然上帝國度的草創期士師時代,我們還看到最後一次「耶和華的使者」帶領基甸對抗外族的爭戰,但基本上當以色列國漸漸在迦南建立起來的時候,過去需要積極「引導」的動蕩環境已經不復存在。「耶和華的使者」跟其他天使最大的不同是與耶和華上帝的「身分融合」﹙identity merge﹚關係,在行事與言辭上兩者身分互相交替(例﹕創四八15-16)而又同時保持各自的獨立性(出廿三20;卅二34),故此《以賽亞書》六十三章9節稱之為「祂臨在〔於人間〕的使者」 ,當人看見他就等同看見耶和華但卻不至於死(創十六13;卅二30)。「耶和華的使者」的神性地位不容置疑,超過天使應有的位份,除了傳達耶和華的訊息(創十八)、引導上帝的子民(出十三21;十四19;民二十16)、帶領耶和華的軍隊爭戰外(書五13-六2),他更是向雅各顯現為「伯特利的神」(創卅一11-13),接受約書亞的敬拜(書五14),赦免人的罪惡(出廿三20-23),呼召摩西為以色列的領袖(出三),可以完全替代耶和華引領以色列進應許地的「使者」(出卅二34-卅三17)。以上這些都是與道成肉身的基督的身分一致,要在世上具體彰顯上帝的臨在(以馬內利),只是聖子的救贖工作在舊約時代尚未開始,仍然是以牛羊的祭物作他自己將來代贖的預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