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返了異端,怎麼辦?

ocilable)的假設。這些傳統的進化論,把極端複雜和精細的事實(immensely complex and intricate mass of facts)過分簡單地概括起來!令我驚奇的是,在這漫長的時間裡,這個理論竟然被這麼多科學家欣然地、毫無怨言、不加批評地吞嚥下(swallow)。」誠哉斯言!其實達爾文在他的《物種起源》裡坦承:「若我們能展示到,任何存在過的器官根本不可能借著許多相繼性的微小變化(numerous successive slight modifications)而形成,我的理論就絕對會瓦解。」(8)因為任何生物的器官,根本不可能借著相繼性的微小突變而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