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主與藝術(I)

創造主與藝術(I)


我們不能假設聖經或基督教信仰有反藝術的立場,然後就刻意忽略或拒絕藝術。神既是萬物的創造主,祂的創造是一切藝術創作靈感的來源,我們的信仰又豈可與藝術的創作和藝術欣賞形成割裂的關係呢?況且,舊約與新約作者,無不浸淫在以文字藝術來表達所經驗之神恩,他們的作品都富於藝術感。不單如此,我們的神是十分藝術的,聖經裡第一個最顯眼的形象,就是神的創造,神固然充滿創造力—祂所創造的是各從其類的;各從其類就是富於多樣性、多體系多形態,說明神的想像力,以及創作力的充盈與變化多端。


祂所創造的人與物,同樣有創造與創生的能力的:人能生養眾多,遍滿全地。果子有核亦因此能創生發旺,而且果子外型各式各樣,且顏色美麗, 並美味可口。水可以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更不在話下的,動物的繁衍力更強。整個大地都清楚顯露從創造者而來的「生生不息」的創造力。雖然神的創造奇工與人的生育行為(延伸至人的各樣創作行為)之間是有分別的,但兩者不是毫無關連的。


神的創造與陶塑陶匠藝術工作者以其精巧的手,用心而專注的塑造;按聖經的描寫,當神以泥土造人時,正是以陶塑家的形象出現的(創2:7)。而且聖經在介紹這位創造主如何造出各樣活物時,也是以此形象描述祂(創2:19)。正如約伯形容神與他的關係說:「你的手塑造我,造了我,但我整個人卻要一起被你吞滅。 求你記得,你製造我如泥土,你還要使我歸回塵土嗎?你不是倒出我來好像奶,使我凝結如同奶酪嗎?你以皮和肉給我穿上,用骨與筋把我聯結起來。你將生命和慈愛賜給我,你也眷顧保全我的靈。」(伯10:8-12《修訂和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