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辛苦vs盼望

讀經

羅馬書八章31-39節


挑戰

隨著年月過去,我發現自己開始會問一些領導初期不會發問的問題,包括:建立教會是這樣辛苦的嗎?聘請同工是這樣辛苦的嗎?籌募經費、整合信息及訓練門徒與基督同行,是這樣辛苦的嗎?種種事工內容的總和真的是如此艱辛嗎? 我發現答案既「是」也「非」。 然而當我們翻到馬太福音,卻讀到耶穌的話:「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那麼,究竟該是辛苦還是輕省呢? 有一天,我召集了所有高層同工,告訴他們我想討論一個問題:究竟我們是否做得太辛苦。很有趣的,當你召開會議討論各人的工作有多辛苦時,所有的人都會到齊。 他們逐一說出當前所面對最大的挑戰是甚麼,我便用心在旁聆聽。有些人承認說,他們那個部門正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但是,當他們談及自己的壓力時,卻顯得精神抖擻,眼睛也明亮起來,甚至連坐姿也挺直了。他們會說:「這實在令人振奮!」「我們的確很辛苦,但大家都很開心!」「這些日子我們的禱告最恆切,屆時當我們征服了這座高山,我們一定要大肆慶祝!」 我心想:「明白了,這是一種令人開心、有催化作用和鼓舞人心的『辛苦』。」 當我們繼續輪流分享,我注意到另一些人,會用截然不同的說法來描述自己所面對的挑戰。他們會談到失眠、焦慮、越來越多擔憂及沮喪。他們出現逃避的念頭。他們擔心,自己負責的幾項計劃要是不能做到新紀錄,他們就會被免職。 這是另一類「辛苦」──也實在是太辛苦了。 我提議大家用「雙倍的辛苦」和「摧毀性的辛苦」這兩種方式來思考事奉,看看會否有所獲益。同事們開始點頭認同。我在表中間畫一條垂直線,分別在兩欄上方寫上這兩種「辛苦」,並強調事奉中的確有些工作會做得很辛苦。「如果你要帶領一個自暴自棄的人信主,並建立他作門徒,」我說,「這實在是一件沉重的工作。要帶領人在靈命上不斷成長,確實很辛苦,但如果你做這件工作時,不斷經歷到生命的力量和心靈的提升,那麼,我相信大家都會同意,這種辛苦屬於『雙倍的辛苦』。」 他們全都點頭同意,於是我繼續說:「但另一方面,如果我一週要講五篇新道,卻知道沒有足夠時間可以好好準備,那麼,我們是否同意這是『摧毀性的辛苦』?」 我們再舉了一些例子,分辨甚麼是「雙倍的辛苦」,甚麼是「摧毀性的辛苦」,然後達成兩方面的共識。第一,我們同意,所有人都需要鼓起勇氣,下定決心堅持做好自己的工作,這是「雙倍的辛苦」。我們說到,如果有人想找輕鬆的工作,則該另謀高就,不再作全職事奉。 第二,我們同意,當看見自己的事奉方式逐漸變成「摧毀性的辛苦」時,我們就要主動求助,與同事商討該如何調整期望、轉換崗位或調動工作,使我們不會繼續以這種明知會損害靈命、身體、婚姻,而且長遠來說會影響事奉果效的方式來工作。 我最終向全體同工講述了這兩個理念。時至今天,若有人來到我的辦公室,表示事奉到筋疲力竭,我們便會討論那是「雙倍的辛苦」還是「摧毀性的辛苦」。就我所知,這是在事奉中保持明智的最簡單方法。


回應

我們事奉必然會面對一些艱難時刻。如果你發現自己對每天的生活感到恐懼,經常覺得沉重難當,經常想去逃避一切(也許是一走了之),那麼,你的事奉節奏和方式,大抵是在摧毀神在你裡面和藉著你去做的工作了。快拿出紙來,分別列出你「雙倍的辛苦」和「摧毀性的辛苦」,然後作出適當的調整。讓我們立約,使事奉生涯保持明智,在主內有盼望!


生活上的運用

事奉中要有同路人,得到別人的聆聽、關心、鼓勵,否則便很容易burnt out,沒有鬥志,從事奉隊伍中失落了,今天需要費財費力的事奉,還要堅毅不移地單單仰望神的帶領。

你的禱告與行動

「職場亮光」專欄內容轉載自《信徒領袖錦囊》,由「佳美腳蹤事工」出版,黃文謙先生授權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