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領袖要吹犯規

讀經

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12-28節 詩篇六十二篇8節


挑戰

我一生要花很多時間開會,所以會儘量使會議變得有效率和愉快。但會議的定義是眾人一同商議,很多人就有很多不同的性格,有時(只是偶爾)不同性格人士之間會產生衝突。 在一些不是我主持的會議中,我也曾看見過不少衝突。與會者之間明顯出現惡言惡語,卻沒有人阻止。於是,董事會會議鬧翻了,同工會議僵持不下,「建立團隊」退修會變成全出籠的垃圾集會,但無人出來扭轉局面。所有與會者都坐著思忖同一件事:「為甚麼沒有人吹犯規?」 這些可怕的經驗,令我主持會議時,下定決心要吹犯規。至今為止,凡有人快要越過警戒線,我都會毫不遲疑地叫停,提醒那位犯規者在我主持的會議中,必須遵守一些基本規則。我通常會說:「我不知道其他會議是怎樣進行的,但在我主持的會議上,請以互相尊重的態度來發言,不打斷別人的說話,也不輕視別人的見解。反之,我們要細意聆聽,並小心自己的說話,使討論過程和會議結果同樣能榮耀神。」 出色的領袖要吹犯規。當聽見不能建立人的話時要吹犯規,對不合宜的無聲行為也要吹犯規。我有一位同工慣用明顯的肢體語言去阻礙整個團隊的進展。當別人討論的時候,他會交叉雙臂在胸膛,或翻眼球以示不耐煩,又或心不在焉地望著窗外,藉此表達他對會議的不重視。 他知道自己在傳達甚麼訊息,可是當我質疑時,他竟有勇氣看著我,自認無辜:「我沒有說甚麼啊!」 「肢體語言」通常是會議室的一個大問題──所有人都看見、聽見和感覺到。倘若沒有人馬上處理,所有人都要受苦。 如果有人不停的犯規,那麼我會把會議暫停,說:「大家不用多花時間處理這個問題了,你可否等一會兒留下來,我倆再談一些事?」所有人都知道,會後我將會指正那位同工,我也希望他們明白我的目的是為了改善溝通。 多年來,我每週都主持一個創意集思會,會前必有一段簡短禱告的時間。有一個同工很喜歡禱告,差不多每次他都率先祈禱。這不是問題,可是他的禱告總是令全組人洩氣和士氣低落。他會說類似的話:「噢,神啊……〔刻意停頓以加強效果〕,我們實在太困倦疲累和吃不消了。我們每個人都有太多的工作,此刻根本沒有人想開會。但無論如何,我們都來了,因此求祢賜我們力量去應付……」 這困擾我好幾個月,但在禱告的事上吹「犯規」是否合法呢?


回應

我終於想通了,這是合法的。某個下午,我把他拉到一邊,說:「聽住,當私下向神祈禱,你絕對可以按詩篇六十二篇8節的教導,在神面前傾心吐意。但我希望你反省一下,你在集思會開始時,把個人感受投射到全組人身上,這種做法明智嗎?在我看來,你的禱告非常令人洩氣,我很想請你幫大家一個忙……別再這樣祈禱!」 若說我的話激怒了他,就實在太輕描淡寫了。他嗤之以鼻,說:「你是誰,竟要修正我的禱辭?」 這個問題很合理。我得承認說:「你說得對。我不能修正你的禱辭,或是不讓你參與禱告,卻可以不邀請你參加集思會。你有兩個選擇,但無論如何不能繼續這樣。清楚了嗎?」 自此,他便在禱告時保持靜默,但我最終決定把他調到另一個部門。他不久便自行離職了。


生活上的運用

吹犯規是領袖的責任,但你無須獨自承擔這責任。你若貫徹執行「吹犯規」的榜樣,不久之後,你的同工不單會幫你吹犯規,更會開始吹自己的犯規。到那時,你便曉得你們已邁進一大步了。 在會議中,主席的位置應該是中立的,但在討論中也可能有自己的立場,與在座的同工相同或相反,他應怎樣主持會議?怎讓人看見他是中立的,不是操控的,以免造成衝突?


你的禱告與行動

「職場亮光」專欄內容轉載自《信徒領袖錦囊》,由「佳美腳蹤事工」出版,黃文謙先生授權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