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和我們對局》

《直接和我們對局》

最近重讀威爾斯牧者詩人R. S. Thomas(1913-2000)所寫的《讚美》一詩,真是驚心動魄。這是我的中譯:

我讚美你,因爲

你是藝術家,也是

科學家。我正有點

畏懼你的大能,害怕你

拿一把三角尺隨手就行神蹟的

那種能力,不意聽見你

自吟自唱一組音符

那是貝多芬夢寐以求

卻從未得手的。

你讓雨水和海波

音階流溢,彈奏

清晨和傍晚那光

的和絃,用明暗來

雕塑,春天到臨時

你一葉接一葉地

把一首巨大詩歌的段落

連合。你能夠說

所有語言卻一種都不說,

只用一朵小花的單純

回答我們最複雜的

祈禱,又在我們只圖私利

要將你馴養的時候,

用顯微鏡下種種叛變的病毒

直接和我們對局。


(Praise,現收於 R. S. Thomas, Collected Poems, 1945-1990)


這位姓Thomas的大詩人,性格也像福音書中的多馬一樣多疑。他有時會懷疑上帝的存在,卻又似乎比誰都認識祂。在詩裡,他指出上帝是最偉大的科學家、音樂家、藝術家和詩人。我第一次讀的時候,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說到『貝多芬夢寐以求/卻從未得手』的音樂。


不過,這次重讀,嚇壞了我的竟然是末後的四行。此刻,疫症蔓延至全世界,各國政府手忙腳亂,領袖們比賽說謊,甚至眼巴巴看著人民死去,仍堅持說大家不用戴口罩。如果大家都戴個口罩,供應不足時自己用布做一些,或許已經救活了好些人。然而,我住加拿大的友人受騙了,竟然送視頻過來勸我只須洗手。這幾天看著歐美的新聞,我流淚了。人類在這無助的時候,還不肯向上帝回轉嗎?我們還在利用時勢、追求權力、圖謀連任嗎?我們還在政治裡兜圈,以證明自己公義嗎?聽說有年輕人因病毒肆虐而感到欣喜,因為它會掃走嬰兒潮的一代『廢老』,把機會留給他們。生命的神聖,我們真的在意嗎?詩人說得對,我們總想把上帝『馴養』在自己的口袋裡。人類之罪大惡極,我第一次具體地感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