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柏成──
從警司到家庭治療師

系列

愛生命・愛香港

龔柏成──
從警司到家庭治療師

龔柏成

11/10/12


(信報,2010年10月12日) 龔柏成在1973年加入警隊,當時他中學尚未畢業,後來藉自修以完成中學課程,五年後晉升為督察……在當了警察三十二年後,於退休前獲升為警司。作為一個基督徒,這些年遇過甚麼掙扎?他為何會在退休後,選擇從事婚姻和家庭輔導的工作?幾十年美滿的婚姻生活,當中秘訣是甚麼?


尋求和睦的共事

多年的警察生涯,讓龔柏成經歷了許多恩典,他分享:「當警察之前,我尚未信主,我是在一次剛升級時,才開始接觸信仰。我感到神的愛在其中,便決志信主了,從此神介入我的工作與人生……有人的地方,便有人事問題,上帝讓我學懂一件事,若果可能,便盡量與人和睦,這也是聖經的教導。它提醒我盡量用和平的方法,去跟人相處。人家見你是基督徒,會對你有一定的期望,有時被人取笑:『你是基督徒嗎?會否一味講聖經,卻不做事?你會否是死硬派?』諸如此類,我都一笑置之!重要的是,要同人建立互信的好關係,當對方明白到你的信仰背後,無非是愛人、樂於助人,並沒有殺傷力的,那麼相處起來便容易,共事也容易!」


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

當年,龔柏成逮到了一名從停車收費「咪錶」偷錢的犯人,人贓俱獲,卻因對方上庭時不認罪,於是唯有往法庭作証和給口供。他說:「那天早上,我們在檢查証物之際,發覺竊匪所偷的錢比我們原先報給法庭的數量多了。原來在最初點算時,我誤會了同事說的『百多個』是『百多個五角硬幣』(但其實是『百多元』),於是我除以二,便當作是幾十塊錢計算……我怕若直說,法官可能不信任我,既然如此可以出錯,那麼其他的地方也會出錯嗎?我當時想抽起部分硬幣,湊合數目,瞞天過海,但當我這樣想時,內心卻交戰起來。聖靈提醒我:『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那時我掙扎很大,極為緊張,在前往法庭途中,心裡七上八下,不知怎辦才好?我一路祈禱:『神啊,祢幫助我吧!』很快去到法庭門口,下車時,不知為何,在那一刻我突然充滿信心和力量,並跟同僚說:『照事實說吧,是我們數錯了……一切後果由我承擔。』很奇妙的,當我做了這決定後,那被告人居然帶同律師出庭──認罪,那麼我們也不用給口供了。縱使我們有掙扎和軟弱,但也別放棄向神呼求,要相信神會看顧我們、保守我們。」


夫妻相處的三點提醒

作為一個紀律部隊人員,何以會從事輔導工作?龔柏成說:「有次,遇到同事有喝酒的問題,我便關心他、探訪他和鼓勵他就醫,但很可惜,最後他還是自殺了。我很難過,不久,遇見輔導學的碩士課程在香港開辦,便報讀了,開始投身婚姻和家庭輔導……對於夫妻相處,我有三點提醒:第一,遇到問題要及早處理、及早求助。這個很重要,所謂預防勝於治療,病向淺中醫!但很可惜,很多人,甚至是基督徒夫婦,他們會容讓問題發展到難於收拾時才求助。第二,人有一種性情,你說是『安於現狀』也好,或是『習慣成自然』也好,在拍拖的時候,很熱情、很好,但到婚後,過得一兩年,就不再拍拖了,每一天就那麼一起生活。有人不覺得有問題,但其實關係是要努力建立的,不會擱在那裡,便自然好起來,甚至需要刻意建立,所以夫妻間要保持常常溝通和去拍拖。記著,別帶著孩子或父母去拍拖,拍拖是你兩個人的事,這是很重要的!第三,夫妻兩人各自在不同的家庭長大,各人的習慣、家規、價值觀都不同,而各人二、三十年來都很習慣原生家庭的模式,試問一起生活,又怎會無需作調整呢?大家需要去傾談、討論,甚至討價還價,例如一個說:『我每周要回家吃飯多少次……』另一個說:『不成啊……』大家要這樣慢慢磨合,才會好起來,這是每對夫婦都需要學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