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華添──
42195,終點等待你

系列

人前人後

馮華添──
42195,終點等待你

馮華添

5/11/15


am730 2014年11月7日 / 明報 11月11日


馮華添,添Sir,熱愛長跑,曾任職警察38年;退休後專注於訓練馬拉松運動員,有「金牌教練」之稱。教練生涯雖然風光,難免仍有遺憾,更曾一度患上血癌……彎路一一拐過,世界反而更寬大高遠。桃李滿門,學生包括香港男女子首席馬拉松運動員,也有殘障人士、邊緣少年,眾人目標各異,卻同樣向前邁步。添Sir說:只要不停步,終點等待你。


【拉闊馬拉松】

馬拉松全長42.195公里,目前世界最佳成績是2小時2分57秒。如能在三小時內跑完(sub-3),其實已很不錯。近12年來,香港約共產生過300位sub-3跑手,當中40多位都是添Sir的學生。 添Sir本身也曾經是sub-3馬拉松運動員。他未足18歲已成為警察,二十出頭就愛上馬拉松運動,卻缺乏正規訓練,方法有誤,35歲時就被逼因傷放棄。 警察仕途也不平順。年輕時別號49仔的他(警員編號含數字49),一直用心工作,升至警長,再調任體能教官,正要再上層樓之際,卻遭上司壓制,投閒置散。 「長跑馬拉松也好,人生馬拉松也好,途中難免遇上變數,甚至挫折,但要緊的是不要埋怨,切勿停步,任何困境都可能是橋樑,通往更美好的未來。」添Sir說。 仍然熱愛馬拉松運動的他並未灰心,於工餘考取了田徑教練牌。才當教練不久,就訓練出香港男女子首席馬拉松跑手,金牌教練聲名鵲起。他堅信,跑手必須一次比一次跑得快,「如不進步,跑來幹嗎?」 2011年,他率隊到廈門參賽,首次有機會指導失明跑手,讓他大有領悟。「我一向看重速度、成績,但原來馬拉松可以容讓不同的人參與,包括殘障人士。快慢,不應該是唯一的衡量標準。」於是成立了猛龍長跑隊,由目盲(猛)和耳聾(龍)人士組成,聾人為失明者領跑,強調的是體育精神、彼此配合。馬拉松的意義從此寬闊得多,學生也不再只限於精英 跑手。


【與癌同跑】

田徑場上的添Sir,嚴謹硬朗,私下的他卻其實斯文謙厚,自有一派氣度。他個性倔強,不輕言敗,可能與小時候生活並不平順有關。對此,他反而充滿感恩。「小時候一度需要寄居親人家中,讓我從小接觸到基督教信仰。幼稚園至初小期間,更隨從當牧師、傳道人的親人居住在教會之中。」成為警察後不久,他就受洗加入了教會。 信仰不僅是他在人生馬拉松上的明燈,就連馬拉松跑步,信仰也扮演著重要角色。他有一絕招:「如果賽跑期間身體某部分不適,我會配合著呼吸的節奏,一直念念有詞:主耶穌,我左腳痛……主耶穌,我左腳痛……然後全心跑步。等到不再痛楚,我便又念道:感謝主,感謝主……」添Sir笑道:「往往在不知不覺中就會撐到終點。」 不僅是小傷小痛,就連癌症,添Sir同樣積極面對。他說:「我只有兩個身分是長久不變的,一個是基督徒,一個是長期病患者。」 2008年,一向強壯的添Sir証實患上慢性血癌,接受了六次化療,期間除了不住禱告,他未停過運動,也未嘗放下教鞭。化療完成後,醫生明言,癌細胞沒有完全消滅,往後要「與癌同行」。對此,添Sir似乎毫不介懷。「癌症病人的身分讓我多了一分經驗、一個身分,可以開導其他癌症病人,一同勇敢面對疾病,面對人生。」 戰勝大病後,添Sir愈發熱衷於透過跑步活出信仰。他鼓勵基督徒學生在比賽期間運用他的「絕招」,如果途中遇上其他跑手身心疲累,就上前說一句:「加油!主耶穌支持你!」 添Sir也會運用他在長跑界的地位,召集基督徒跑手舉辦見証分享會;更結合師生力量一同行善,曾與友人成立「42195關愛大行動」基金,幫助有需要人士。2012年就曾經帶同猛龍長跑隊的殘障隊員,一起到日本參加京都馬拉松,出錢出力鼓勵地震災民。


【發揮貢獻 能者多勞】

添Sir從未考慮退休,他希望自己的人生馬拉松長度,可以比42.195公里長遠得多。 「要跑完42.195公里可不容易,關鍵在於信心和決心。香港馬拉松的起點在尖沙咀彌敦道,終點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你只要踏出第一步,路程已不再是42.195公里,而是42.194公里。終點維多利亞公園是不會消失的,只要你一步一步堅持下去,哪怕跑到深夜,終於可以到達。人生何嘗不是這樣?」 「我深信,人最大的意義就是在自己的崗位上發揮最大貢獻,警察如是,教練如是,基督徒也如是。我鼓勵學生:無論能力多寡,有能力就應該盡力貢獻出來,能者確實應該多勞。」馮華添,添Sir,熱愛長跑,曾任職警察38年;退休後專注於訓練馬拉松運動員,有「金牌教練」之稱。教練生涯雖然風光,難免仍有遺憾,更曾一度患上血癌……彎路一一拐過,世界反而更寬大高遠。桃李滿門,學生包括香港男女子首席馬拉松運動員,也有殘障人士、邊緣少年,眾人目標各異,卻同樣向前邁步。添Sir說:只要不停步,終點等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