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凱瑩──
等候真命天子

系列

愛生命・愛香港

鍾凱瑩──
等候真命天子

鍾凱瑩

4/4/11


(信報,2011年4月5日) 鍾凱瑩 (Charis ) 的父母是聾啞人士,以至她在青少時期需要入住兒童之家,一星期才回家一次。因受朋輩影響,她吸食毒品、幾乎被判進女童院……雖然不斷拍拖,卻因自我形象低落,加上父母離異,令她對婚姻缺乏信心,及至她在禱告中專心等候,持守了四年的單身生活,終於遇上生命中的另一半!


「食冰」的一夜…

青年人愛玩、愛刺激,本來無可厚非,但結交朋友要謹慎,更要遠離毒品!Charis憶述:「第一次和朋友接觸冰毒,是在的士高。這種毒品不便宜,於青少年是難得一嚐,及至有一次,在朋友介紹下,我在電話中認識了兩個男生,儘管素未謀面,他們卻邀請我去他們的家『食冰』,說任食任取,取走多少都可以!我貪心起來,心想這樣也好,還可以拿給朋友呢!其實,那時已有朋友提醒我別赴會,說那兩個人很危險,常藉此跟女生發生關係!但我自覺應付得來,便去赴約。記得那天是星期天,晚上要回宿舍,那麼他們答應我,會送我回宿舍,但我在他們家裡吸食了很多冰毒,他們仍沒有送我回去的意思。我一看鐘,煩躁地問:『還不送我回去?』對方說:『行了,多吸食一會吧!』過了一陣,他忽然一手擱在我的肩頭上。我覺得很抗拒,問他為何如此?他說:『沒甚麼,搭一下罷了!』我看他一眼,發現另一人進了房間,便問:『阿某某在房間做甚麼?』他說:『沒甚麼,在執拾房間而已!』我說:『執拾房間?你們慢慢好了!』我很感恩,那時生出一種不安全之感,於是便離開……走時,兩人還想追上來,剛好遇上兩名警察,他們才退去。」


沒有人信你的時候…

「那夜,我在朋友陪同下到『協青』暫住,去到那裡,我以為自己睡了,殊不知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在醫院。原來當晚我在『協青』發瘋,說看到東西亂飛,又在廁所大喊大叫,甚至一頭撞在馬桶上,把半邊臉撞瘀了……我爸爸見我如此,不由哭了,我彷彿聽到他說:『我是一個聾啞之人,怎樣教導我這女兒呢?我真是無能為力啊!』出院後,我和爸爸到兒童之家開會,那裡的姑娘怕我再接觸毒品,便要求我簽紙入住一個隔離的所在,兩年內不可外出、不可回家……我驚慌起來,便向其求情,但他們只給我兩個選擇,要不簽紙,要不等法官判入女童院。我實在兩個地方都不想去,在絕望之際,唯有祈禱,向神求救:『主耶穌,我不會再碰冰毒的了,祢信我吧……沒有人肯信我!』等到上庭之期,我的一位朋友因犯同類之事,被判進女童院,於是我便想,她沒有『斷正』,尚且要入女童院,那麼我這『斷正』的,更非入去不可!宣判時,我站在那裡,腦中一片空白,此時,我後面的社工舉手向法官求情:『我覺得凱瑩不是那麼差的,請給她一次機會!』那一刻,我覺得主耶穌真是聽禱告的,在沒有人相信你的時候,神卻清楚你、了解你,也肯給你機會!」


將愛情交託給神

「那段期間,我明白到禱告是很有力量的,但我只會將工作、不開心的事交託給神,卻還未懂得將愛情交託……因而有時我會和某人同居,半年後發覺不合適嗎?分手吧!翌日便和別個一起……在情路上,我被人傷害過,也傷害過別人,直到一天,我發覺不能如此下去了,於是便禱告,讓神介入我的愛情:『主耶穌,我知道自己尚未付出過,所以不知道喜歡一個人是怎樣的……我想等那一個人出現!』其後,我等候了四年,也就是過了四年的單身生活,偶爾遇上令我心動的追求者,我也不會輕舉妄動。後來,我與阿Kay(何基佑)拍拖,我們也持守聖潔──這實在是一種很重要的付出!我深覺神是疼惜我的,但祂不單只疼惜我一個,其實祂每一個人都疼惜,只要你願意,你就可以如此容易地得到這份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