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文珣 x 應德榮──
真情的季節

系列

人前人後

鄺文珣 x 應德榮──
真情的季節

鄺文珣 x 應德榮

4/12/14


am730 2014年12月5日 / 明報 12月9日 一生一世的婚姻絕對是現代人最大的考驗。進入婚姻,意味著要離開安舒區,把最好和最壞的面目呈現。告別影視圈後全心相夫教子的鄺文珣(May),與應德榮(Andrew)八年的婚姻,May形容是「過山車」,兩顆心曾經依偎,曾經離散,在守與退的張力中,好不容易過了一關;體會到要面對自己、放下自己,才能共舞。

相約訪問那天,是一個秋日的下午,平靜而閒適。首先到來的是May,我們從季節聊起,記得May說,若以季節比喻自己的婚姻,現正處於炎夏,愛情熾熱,轟轟烈烈。

May:婚姻之難⋯⋯

婚姻開始當然是兩情相悅,問May,喜歡Andrew甚麼?「Andrew是個會照顧家庭、喜歡家庭生活的人,跟自己有共同愛好。」不過,跟許多現代人一樣,May對婚姻有憧憬,也不無隱憂:「結婚不是兒戲,有些事情未處理好,自己亦未成熟,還有,如何面對人性的陰暗面?」May算是對婚姻有危機意識,兩人婚前也接受了成長輔導,可還是不能保証婚姻能跑直路。 婚姻之難,是要承托對方的生命,不管處境是順是逆。婚後不久,May感覺那個本來與自己情投意合的人怎麼消失了?2008年,婚後三年,大兒子出生,Andrew和父親之間積壓的問題,加上在工作上的挫折,經常鬧情緒,孤立自己,與家庭疏離,也不上教會。May筆直的希望儘快以理性解決:「我想糾正他,但只懂得以說話嘮叨」Andrew聽不進耳,還以傷害的說話,兩人開始在說話中糾纏。May後來反省,「當時不明白Andrew的內心和需要,只著眼於他的行為。」也許,這就是愛的「不成熟」。 現代人婚姻的脆弱,在於一旦個人在關係中受到傷害,離婚往往成了預設的終站。在好幾年轟轟烈烈的衝突中,May當然想過,趁青春還在,有機會重新開始,不如退場。可是,為了兩個孩子,又不免來回掙扎,「感到大家的愛減少了,但因為心中有神,也不想做一些決定傷害孩子一生,我們仍在一起。」


不求一己的滿足

逆轉不是一時之機,是漫長的等候與堅持。May有一份單純的信念:「婚姻是為了愛對方,用一生一世去面對問題」。May艱難地守著,但也意識到,不能單靠一己之力,要找回兩人生命的共同力量,一起從信仰方向尋求幫助,也嘗試找輔導,學習開放。May驚覺上帝在婚姻關係中對人的磨練,讓雙方都看見自己的黑暗。 娓娓道來八年婚姻的驚心動魄,May始終氣定神閑,不是想像中演員的七情上面,情緒起落。也許就因為如May所說:「我的原生家庭較簡單和正面,我人也較正面。」有原生家庭的正能量,有從上帝而來的信望愛,讓May沒有一下子放棄。 「以前認為理想婚姻是為愛犧牲自己,期望另一半也一樣;今天明白兩人承受壓力的能力未必一樣,但要欣賞對方的付出。畢竟婚姻不是只求自己的滿足。」May在八年痛苦修習之後,重拾了愛情的熾熱和光芒。


Andrew:心底的一個洞

故事的另一半,我們等待匆匆趕來的Andrew補白。甫坐下來,Andrew就迫不及待,以近乎懺悔的、迫切的語調訴說這些年的故事。但談不了兩句,又一而再的趕去接大兒子、小兒子放學。真正安定下來,Andrew便真情傾瀉,一口氣道出少年如何輕狂,而且直認得不到父親的認同,一顆心無法靠岸;在加拿大念書時,已嘗到學業挫敗。Andrew形容:「那是一段價值觀混亂的日子,我找不到自己,只感到父親的控制」。即便畢業後在父親的公司工作,仍是鬱鬱不得志;即便在2001年跟從舅父信耶穌,心中仍有個洞,渴望被填補、被接納。Andrew最大的心結,是和父親的關係。 帶著成長的傷痛進入婚姻,Andrew對感情沒有實在感、安全感;婚姻也填補不了Andrew心裡的洞,問題更是糾纏。大兒子出生後一年,Andrew獨力經營的製衣生意以更大的失敗告終。Andrew把一切對人生不如意的控訴、憤怒都投射在婚姻。「當時我沒有工作,每天只管開車載孩子進進出出,感覺自己只是一個司機,毫無價值。」破碎、孤立、憂鬱⋯⋯與May的關係更是每況愈下。他坦言,那段日子只在意自己的成敗,沒有能力注意到身邊的人。


生命中的「和好」

沒有上班的日子,Andrew去跑步、看書,漸漸從暴烈進入安靜,面對自己,尋找失落的愛。2012年,Andrew重回教會,遇上一位牧師分享與自己相似的父子關係,Andrew被觸動,覺得有人共鳴。與此同時,Andrew重複做著奇異的夢:總是在趕時間,自己或家人去世⋯⋯死亡猶如一記鐘聲,「當時我和May領會到,趁生命還有時間,要趕快處理關係的問題,在感情上和好。」「和好」成為了與上帝、父親和May關係的關鍵詞。Andrew的坦率,讓人讀到他的決心。May一直在旁安靜聆聽,偶爾眼泛淚光。 Andrew在上帝和May不離不棄的愛中尋回動力,感覺是生命的嚴冬過去,迎來春天。問Andrew:「不介意每天當司機,開車接送孩子?」Andrew毫不猶豫的說:「絕不介意,很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