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志華──
爭氣!

系列

人前人後

郭志華──
爭氣!

郭志華

25/2/16


《明報》2016年2月16日/《am730》2月26日 在網絡稱霸的時代,印刷生意難做!還要面對兩岸三地的激烈競爭。但郭志華的公司在很早時期已經更新購置數碼印刷機器,以「平靚快」水準穩住陣腳,加上親切和具人情味的專業服務,令公司在業界困難之時仍有生存空間。不過,重要的是,志華看一盤生意不只是為糊口、賺大錢,「為了一個使命」,他如此說。

網絡世界近年不斷挑戰印刷行業,行業的滑坡無可避免,但志華經營的公司從紙張走到屏幕,都算是安然渡過。沒有經營絕招,也沒有誇口什麼,志華只是簡單的回應:「我不是真正的老闆,只是管理者。」一盤生意,成也敗也,志華希望別人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背後的「大老闆」如何指導牽引。


“我們的員工不是機器,而是我們的夥伴”

志華說「大老闆」給他很大的提醒是對員工的重視:「我們的員工不是機器,而是我們的夥伴,我們會因應他們的需要而作出彈性工作安排。真的,若沒有員工為公司服務,不管我們有多少生意,有多好的設備,沒有他們的幫忙,也做不出成績。」 問志華這多年當老闆/管理者的體會是什麼,他起勁地說:「要學習謙卑,放手、放心交給員工,給他們機會去做,員工的壓力也會減少。員工跟老闆是互信關係,如果缺乏信任,說是交帶同事做,卻每件事情都要管,到頭來,他們會無心工作,或者說『哦,不如你們自己做吧!』」志華重視團隊一起拚。 早前,快要結婚的Gabriel印刷結婚卡出了意外,原稿恐怕也有點問題,正徬徨短時間內,哪家印刷廠會願意幫忙,接這幾百元的小生意……經朋友找上了志華。志華二話不說,不但請同事幫忙,還親自效勞,準新郎自是感激不已:「有那麼不計較的老闆,做我這『蚊型』生意,好難得!」志華說:「生意不計大小,最重要幫到客人,還好有數碼印刷機,做到的。印婚卡可是人生大事呢,一定要幫。」 走路一拐一拐的志華,自己不怕勞苦,工作期間經常在公司樓層梯間走上走下。聽他細說成長經歷,怎樣說,也是一個發憤圖強的故事。出生於1960年代香港的艱苦歲月,肢體殘障的遭遇,是不少為口奔馳的上一代,都曾無奈地遇上意外的結果。「我在一個漁民家庭長大。兩歲時,父親帶著我在漁船上打魚,我發高燒,父親卻因為希望多些漁穫而沒有即時回航。」自此患上小兒麻痺症,行動不便成為他生命的一個必然部分。 這意外,卻沒有讓志華在成長過程中,得到父親心理上的補償,反而成為他在父親眼中沒有用、養不大的理由。「我父親常對我說:『你是個無用的人,將來你大個只可以倚靠你的兄姊維生。』」小小年紀經常面對至親如此傷害心靈的說話,心中傷痛可想而知。志華在11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7,常言排行中間的孩子最受略,志華的童年並不快樂。 「當時我會埋怨,不開心,問為什麼我會得到如此一個身體,為什麼要對我如此不公平。」他說,即使後來心態改變了,比較接受自己,但那道傷痕仍是揮之不去。


“其實也不能怪父親,我會體諒當年為口奔馳的生活……”

在這樣的一個童年與青少年期,可能有人會自暴自棄,結果淪為社會的失敗者,應了那些看輕他的人的預言。但志華沒有,反而在中學畢業後把握了機會,找到人生的方向;而他的相對沉默,卻成為長輩眼中乖巧的表現,令他獲得人生成長的契機。 「當時我比較內向,會收藏自己,但教會有姊妹卻認為我純品、聽話,專心,因此邀請我擔任教會的幹事,負責中文排版印刷的工作。」這機會令志華體會到,原來印刷可以是一門維生的工作,更意想不到,可以作為他的終身事業,成立自己的公司。 「因為我排行中間,加上患有小兒麻痹症,還有父親常對我說『你只有靠兄弟才有飯食』那句話,令我不得不爭氣,把所有事情都做到最好。」 雖然沒有應驗到父親口中的失敗人生,但志華對父親的埋怨,卻沒有隨著成長而消失,直到五年前參與一個心靈治療的營會,才真正釋放自己,原諒父親。「其實也不能怪父親,我會體諒當年為口奔馳的生活,大家都艱難。父親是否會為那年的延醫道歉,已不再重要。」 志華在家庭中是被忽略的一個,對兄弟姊妹可以懷著妒忌甚至怨恨,但志華卻沒有,而且因為他排行中間,成為了兄姐與弟妹溝通的橋樑,這份手足之情,甚至帶給他在事業上的幫助。志華於1988年,以25歲之齡開設自己的印刷公司,還邀請了兩位弟弟加入協助印刷工序,艱苦經營,「當時經常在公司通宵工作,吃和睡都在印刷廠。」


“我們都認同這公司是大老闆上帝所交托我們管理的,我們只是管家”

志華與他的弟弟們,以及後來加入公司的姊姊一同工作,為工作而有爭論是必然的,但特別的是他卻懂得溝通之道,可以客觀分析姊弟們的不同意見,志華說,這也是歸功於「大老闆」。大老闆,就是他所信仰、引領他人生和生意的上帝。姊弟們有信仰為共同的基礎。「每星期二都在公司一起祈禱,若我們當中有爭論,寧可把公司關掉,也不失去共同目標。雖然我的父親有不少兄弟,但他們各自為政,較少溝通,這提醒我在兄弟姊妹之間『分享不獨佔』的重要。」 「這些年來我們都沒有重大衝突,大家都會說『經過祈禱後的決定,無論結果如何也不要去埋怨。』結果大家都做到,例如曾購入不太合用的印刷機,但大家都會接受這結果。我們都認同這公司是大老闆上帝所交托我們管理的,我們只是管家的角色,能夠管理這公司,是我們的福氣。有沒有留意,我們公司的商標中間,是一個十字架。」 志華口中的「大老闆」,不是教他鑽營,是教他當老闆如同當僕人;他的使命,也是當僕人,在員工、合作夥伴、兄弟姊妹之間,體察他們的需要,賺錢以外,是真心關心他們。他說:「老闆是從自己做起,自己先做好」。使命不分大小,但可以是口講無憑,志華說的使命不是什麼驚天動地、高言大志,但卻如他的人生,發憤、踏實不離地,在印刷廠的一隅,在社會的一隅,懷著感恩的心,全心信靠「大老闆」,做好一個生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