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生命工程師

系列

人前人後

遇上生命工程師

杜慧妍

5/3/18

五萬元能做甚麼?對許多人來說,不過去一趟馬爾代夫,或做一個激光美容療程。 杜慧妍傳道,「小小生命」發起人兼總幹事,提供未婚及危機懷孕支援、墮胎後的牧養關顧、性教育及生命分享。她曾遇上一名因欠債五萬元而被丈夫要求墮胎的母親,世人看來引刀一快的墮胎決定,於她看來卻如針刺般痛在心頭。「每個生命都奇妙可畏,胎兒 3 周起已有心跳,6周能看到手腳的原型,8周胎兒已能聽見聲音。」經她這樣一說,令我驚覺那些不是細胞,而是活生生的生命。

杜慧妍未信耶穌前,父母常不在身邊,愛情路上跌跌撞撞、落泊無依,如隨水漂流的孤葉,以為在愛情的奴役後能覓得真愛,但在伴隨世俗價值觀及輕率的性關係下,儘管她堅定維護愛情,卻是慘落得兩度墮胎的下場,患上後遺症盆腔炎及抑鬱症。徘徊自殺邊緣之際,幸得神拯救才令她深深反省,千迴百轉之後,發現真正的救贖從不在愛情。 一顆疲憊不堪的心靈,如何被修補?「我看到《聖經》真實而恆久的婚姻觀念,是很多破碎家庭的答案和『解藥』,包括我的切身經歷:神拯救我那漫長的過程。我曾離棄神,但神對人不離不棄,多番引導我走回正路。」她重新振作後,神的愛填滿她心中的黑洞,更呼召她將這顆「解藥」傳遞開去,過往十年來,她以過來人的身份,往一、二百間教會及學校分享生命信息、性教育以及貞潔的重要性。


神是你的供應者

「我無錢可以幫你,但我們可以一起將困難告訴神。」 多年來,她以不離不棄的心態與未婚及危機懷孕的母親同行,藉禱告承載及挽回許多差點被打掉的生命,即使有選擇了墮胎,她亦幫助到底。「許多時候,我根本不知可以怎樣做,唯有禱告。」事實上,她多次經歷神的奇妙作為,曾有一位她所服侍的媽媽,因欠下五萬元高利貸,被丈夫送入手術室去墮胎。她並沒有放棄去關心這家庭,有一晚因著高利貸的情況,丈夫揚言要離婚帶走兒女,這位媽媽受不了打擊,幾乎要輕生。她唯有徹夜陪着她,跟她分享真理,呼籲她悔改,尋求神幫助,又按手為她禱告。怎料這時候,她四歲的小兒子也趨近來,腋下稚氣地夾着一架玩具車,竟學著按手在媽媽身上,閉上眼睛認真地禱告。「我們都哭了,就跪在地上呼求神說:『是的,媽媽做錯了,爸爸也做錯了,但小孩子卻是無辜的!』」誰也沒想到,翌日一位完全不知情的姊妹來電,說前一晚禱告時感到要奉獻一筆錢出來,奉獻的金額竟然剛好是那位媽媽的債務的到期款項!那位媽媽經歷了神奇妙的拯救,終於改過自新,再沒胡亂貸款,也再沒有墮胎,後來還生下了一個可愛的男孩。 「不少人決定墮胎是因為錢,今時今日的香港,對前途大多憂慮,連中產都不敢生育。」然而,因著相信耶穌,杜慧妍願意身體力行,踏上一條充滿未知之數的旅程,拋下工作,撇下一切,全身投入去做守護生命的工作。回首十年,一路走來,她深深經歷到神確是供應者,不單信實地供應她,也供應她服侍的家庭。 「從社會世俗眼光來看,生育是關乎人口、人力,但人生下來不只為餬口,也不是為了為家庭或社會提供人力,人受造奇妙可畏,是按神的形像而造。生命在體內受精的一刻,已擁有自己的 DNA,神造人獨一無二,就好像聖經所說,未成形的體質,神的眼早已看見,胎兒尚未在世度一日,一切都寫在神的生命冊上。」神又豈會不看顧祂所創造的人呢﹖問題只是我們有沒有轉向去尋求祂。 香港每年有五、六萬嬰孩出世,卻同時有約一萬宗墮胎。 如果人人輕看墮胎,輕看生命,我們如何教導年輕人珍惜生命?試問社會有沒有愛心去愛一些不速而至的生命?還是功利化地視之為負累?


同心呼求主 心鎖得釋放

期望我們的社會能站起來,勇敢地擁抱這些胎兒的生命,從破碎到自由,讓生命不再停留;重新結連主愛裏,心靈的枷鎖就能被釋放──人只要單單呼求祂。 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祢隱藏,我未成形的體質,祢的眼早已看見了;祢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祢都寫在祢的冊上了。 詩篇139: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