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善榮──
一點信念 一點公平

系列

人前人後

趙善榮──
一點信念 一點公平

趙善榮

6/7/15

《am730》2015年7月3日/《明報》7月7日 公平咖啡,不少人都聽過,甚至喝過。購買公平咖啡或公平貿易產品的人,大抵會認為自己是一個支持社會公平、關懷弱勢的人。然而,支持可以更積極,關懷可以更落地?趙善榮,青年時候想過可以為社會做點什麼事情,可還是到了中年覺醒,才找到定點,投身公平貿易運動,關懷生產者,嘗試在買賣之間改變世界一點點⋯⋯

六月,趙善榮才剛從於意大利舉行的「世界公平貿易組織周年大會」回來。在與各地生產者、組織者會面交流之餘,讓他最深刻的是公平貿易在走向主流化或蓬勃的時候,彼此提醒勿忘初衷:要更多聆聽生產者的聲音,改變社會不公平的制度。趙善榮在2005年創立社會企業「香港公平貿易動力」及屬下零售店「公平點」。可在這以前,他其實是一位「電腦人」⋯⋯


「我面對理想和現實之間的張力」

一切還是要從學生時代一張歷史的網說起。 面對1997年香港主權回歸的未知之數,香港人心動盪。當時還在大學讀書的趙善榮,與當年不少大學生一樣,常與身邊從事非政府組織(NGO)及教會朋友討論時政。「香港主權回歸是歷史上的第一次,將來如何沒有人可預知。那時候有人離開香港,有人選擇留下來,我就覺得應該為香港盡力做些事。」 趙善榮的信仰,驅使他思考是不是要在動盪不安的時代裡出一點力,發一點光。當時年紀小,未能做什麼大事,只在課餘時候做義工,但心裡有團火在燃燒。1986年大學畢業後投身資訊科技界,工作開始忙碌,但仍與同道成立了「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嘗試以行動關心香港。進入職場,工作與社會關懷的拉扯愈來愈大。「那年代,工作忙碌令我只可以捐款和祈禱,行動變得愈來愈『離身』。我面對理想和現實之間的張力。」 張力的極致是,大學同窗已經成為業內大企業的管理層,而自己仍只是個打工仔⋯⋯這想法令他選擇在工作上打拼,24小時「on call」做電腦網絡系統工作,同時報讀碩士課程增值。因為移民潮,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增加,趙善榮亦逐漸攀登事業高階,成為跨國金融公司的資訊科技系統顧問,收入倍增,「證明了自己是得的」。


「心底想做的事,為什麼不趁年輕健康時去做?」

這份「事業有成」,卻在生命裡漸漸變得「不務正業」。曾經因為香港回歸而想做點事情的心,在回歸一年後好像熄滅了。2001年,處於事業巔峰的他,忽然問「so what?人生還是不外如是!」 命運就是在這些時候會來推你一把。2003年沙士,令人反思生命的意義,「當時看到不少年輕的都會因感染沙士而死,頓覺生命不能掌握。那時候的我還只是快接近40歲,我問自己是否肯定可以活到80歲?我心底想做的事,為什麼不趁年輕健康時去做?」 「那時候我才發現,做資訊科技得到的滿足感,其實並非我心底想要的。我最想做的是關心人,安慰有需要的人。」於是他毅然決定走出心理安舒區,重拾人生主導權,踏上黃沙萬里,尋找上天給他的人生召命。 40歲才做背包客,辭職後的趙善榮在2004年開始花了近一年半的時間,由南美洲走到北美,走遍了20個國家,但就在這一年多的旅遊中,找到自己人生的位置。「經過墨西哥和危地馬拉,看到農民辛勞種植的咖啡豆,採摘100磅卻只獲得一元美金;玻利維亞的一個小鎮波托西,因為資源貧乏,居民要在惡劣的環境下開採礦產,就像是旅遊書Lonely Planet 描述的『從地獄來的工作』一樣。這令我思考,是不是應該為這些發展中國家的生產者做點事?」為生產者帶來應得的、公平的收入,而非靠剝削壓價去賺取暴利,「公平貿易」的種子就在這趟美洲旅程,根生在趙善榮心裡。


「反思消費的價值觀,還生產者一個公道」

關心社會的心重燃了,但定位更實在的方向,卻要到2005在香港舉辦的世貿會議。當時除了各國政要,不少外國的非政府組織在05年中起也來到香港開會,包括一些公平貿易組織,認識她們的工作及深入交流後,趙善榮於是想到富庶的香港也可以引入公平貿易,幫助那些被邊緣化的生產者。 投身公平貿易,最初除了欠錢、欠人才,困難更多一點,就是香港人不認識,更遑論認同。「我們成立之時,只有少於5%的人聽過公平貿易。」不過就正正是沒有人認識,更要從教育、社區著手推動,讓香港人知道什麼才是真公平。趙善榮與他的拍檔鄒崇銘,舉辦講座講全球化、引入公平貿易食物和產品、邀請大專學生到機構做實習、編寫通識科教材等。2009年,他與一班有心的朋友成立「香港公平貿易聯盟」,向著消費行為覺醒、爭取大公司與政府政策的改變推進。這些年,他們一直努力深化消費文化中買和賣的公平意識。 「其實願意踏出第一步,已經很重要。雖然要消費者做到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的可能性不高,但只要清晰自己的信念而行動起來,有多少人支持並不是最重要、也是我們不能控制的。感恩的是,愈來愈多人參與。」在他眼中,即使路難行,但仍緊抱理想,仰望上天的帶領,一步一步走。 事實上,從事公平貿易,也是趙善榮實踐信仰重要的一步。「生產者其實與我們一樣,是按照上帝形象創造的。《聖經》說『行公義,好憐憫』,說的就是我們要對人公平,關心他人的需要。」對於趙善榮來說,關心要付諸行動。對發展中國家久被資本家剝削的血汗農夫,既生起憐憫的心,就嘗試以公平貿易把公義行出來,帶來改變。 「資本主義把生產者和消費者割裂,公平貿易重建兩者之間的關係,反思消費的價值觀,還生產者一個公道,重建消費文化,而非只是一賣一買。」其實這樣的價值觀我們並不陌生,從前的香港,我們總會與街角開麵包店開零食店的老闆閒聊兩句,我們亦不會太介意他們賣的質素不及大公司,因為一份人情味搭夠。 你可以問,公平貿易真的能體現公平?除了給消費者提供多元選擇外,消費者能明白公平貿易的心意?記得看過一個故事:有一個小孩子在海灘上,把大浪沖上岸的海星放回大海,但浪太大了,不斷把更多的海星沖上岸。有一個成年人經過,叫小孩子放棄,小孩子卻說:「不要緊,我救到一隻就是一隻」。就如趙善榮所說,公平貿易未必立時令世界更公平,但可以讓一些受剝削的人重獲應有的價值;世界還是有盼望的,能做多少就多少。雖然只是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