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進化與北京猿人

系列

愛生命・愛香港

論進化與北京猿人

錢錕

21/11/10

雲貴高原的重大發現

錢錕在香港長大,六十年代到美國留學,在加州大學取得哲學博士學位。主力研究海洋生物及污染問題的他,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得悉了中國雲貴高原發現了大量海洋動物化石,於是深感興趣,他說:「在科學界,這個發現稱為『寒武紀海洋生物大爆炸』。它的重要性在哪裡呢?首先,它或會改變我們對物種來源的理解。原來,我們解釋物種的來源,普遍會參考達爾文(Charles Darwin)的進化論。而且,學界在書本上和在討論上都喜歡用『進化樹』的模式。所謂的『進化樹』,就是假設所有動物和植物都源自同一個祖先。漸漸地,如果牠們會改變的話……按達爾文的說法就是一個『種』產生變化——『變種』。按照達爾文的理論,如果生物們繼續變下去,始終有一些能適應環境,經過自然選擇,便進化至現在我們所認識的物種,這種進化理過程稱為『漸進式進化論』。但是,在中國的雲貴高原,甚至世界其他地方出土的化石,都出現相同的情況——不同動物的化石同時大量出現,成為動搖進化論的有力証據。」 錢博士表示,生物出現「大爆炸」,與進化論對物種產生的闡述完全不同:「在雲貴高原,有一層石頭是黃色的。這層石頭之所以產生,是因為中國的黃土流到了南部的海洋,將一些動物埋藏起來,變成化石。由於這些動物化石首先在雲南省澄江發現,因此科學家將之命名為『澄江動物群』。其實,在世界不同的地方也發現了相似的動物群化石,例如美洲的洛磯山脈、澳大利亞、俄國和格陵蘭等,只是中國出土的動物化石數量最多,質素也較佳。目前為止,科學家在中國發現了四十多個門的化石……其實,每類動物都有其獨特的結構藍圖,並按這些結構分類。例如,螃蟹是一個門、水母是一個門、海星和海膽又是一個門。」


「動物大爆炸」撼動進化論

錢博士指出,在雲貴高原找到的動物化石,有不少是已滅絕的門類,在物種起源的課題上為學界帶來新視角:「目前,全世界仍然存活的動物,大概只有37個門。然而,光是中國出土的澄江動物化石,就有40多個門了;而全世界出土的化石加起來,則有50多個門。這個情況跟我們過去對動物來源的理解很不一樣。這些化石反映了一個事實,就是動物首次在地球的海洋裡出現時,牠們就是大量出現。我們能在中國的化石中找到很多不同門類的動物,便說明了這一點。還有,這些化石代表了動物首次在海洋出現時的情況。我和同伴們在加拿大雪山上參觀伯基斯的動物化石,証實它們源於寒武紀。直至現在,仍未有人在寒武紀以前發現大量動物祖先的化石;科學家亦因此相信,在寒武紀以前有動物的可能性不大。中國科學家對寒武紀的描述為『倒花瓶模式』(或「進化草」模式)。為甚麼這樣說呢?因為花瓶通常都是口子大,底部小。把花瓶倒過來,就是說動物首次出現時已有各大門類。現在,因為有些動物門已滅絕了,所以如今只剩下37個門。因此,動物的門類是從『多』到『少』,不是像一棵樹,也不是從一個根源慢慢進化出來而愈來愈多的。」 不同門類的動物化石大量出土,似乎意味牠們是同時出現的。錢博士指出:「由於這些動物是突然出現的,所以我們稱之為『動物大爆炸』。原來達爾文本人也曾預言這一情況。大概三年前,北京的國家自然博物館開始一個展覽,我覺得標題起得很好,就是『寒武紀生命大爆發』。我覺得這比『大爆炸』更好。因為『大爆炸』會讓人誤解——為甚麼動物會『爆炸』?『爆發』聽起來就給人『突然一下子就出現』的感覺。那裡展出了很多珍貴的化石和標本。然而,教我最吃驚的,是展覽最後一項展窗為《達爾文面臨的挑戰》。它引用了達爾文在150年前出版的著作《物種起源》中的一句話:『今後,若果有人對我的理論提出挑戰,那很可能來自對寒武紀動物大量出現的解釋。』展出的結論:『根据澄江動物群化石的發現而確定的寒武紀生命大爆發事件証實了達爾文的預言。』其實,在達爾文的年代,英國已經找到三葉蟲的化石,是已知最大型及具複雜性的生物。所以,學界有一個稱為『達爾文的困惑』(Darwin’s Dilemma)的科學問題……當時,達爾文已知道,化石不是他的好朋友。近年在加拿大和中國找到的動物化石,便與達爾文的預測無出其右。」


進化論與神創論非完全衝突

雲貴高原的發現,是否意味著進化論的崩潰?錢博士認為有關物種產生和演化的討論,不是非黑即白,他說:「進化論不是絕對的,但也不能說完全錯誤。在很多討論中,與論者常會將兩者極端化——即若進化論成立,那麼神創論就是錯的。其實,兩者不一定存在衝突。在美國,大部份人同時接受神創論,也可接受部份進化論。其實,『進化論成立,神創論就不成立』的說法是不合邏輯的。事實上,進化論和神創論是兩個層面的討論。有一個六歲的小孩問我:『難道上帝不能以進化的方法來創造萬物嗎?』就連如此幼小的心,也想到上帝可以透過『進化』作為創造的方法!所以,從另一方面看,進化論並不能解釋一切。『動物大爆發』在一定程度上印証了一個觀點,就是動物首次在地球上出現時就有各大門類。在中國,我們找到了各種不同的海洋生物,如水母、海星、海膽和魚等的化石……我們幾乎可以肯定地球上的生物不是由一個祖先漸漸演變出來。今時今日,『漸進式』的進化論,已經被不少專研進化論的大師所摒棄。甚至說:『漸進論已經死了。』」 不過,進化論在解釋物種起源方面,也非全無價值,錢博士說:「在學界,我們把生物進化分為『微進化』和『廣進化』(或稱『宏觀進化』),兩者大為不同。我想用金魚作例子,解釋『微進化』(或微變化)。一條野金魚可以衍生出不同顏色的品種,如金黃色、銀白色等,也可養出有花斑的、有水泡眼的,也有獅子頭狀的。中國的金魚品種五花八門,但都是從同一種野魚養出來的。這就是所謂的『微進化』,物種會有微小的改變。由一個品種衍生出來的金魚,牠們都能生育,各樣機能都不錯,但這不代表金魚會進化出其他一些甚麼魚來。至於『廣進化』,就是普遍理解的生物進化模式。就是當有人問人類從哪裡來時,答案是『阿米巴變形蟲』。可是,這種進化說並無科學証據可循……從化石裡,我們可以看到海星就是海星,螃蟹就是螃蟹,魚是脊椎動物就是脊椎動物,牠們各有自己的祖先,站在同一起跑線上。這觀點在1999年9月的《中國地理》期刊就曾清楚地闡述。不同類別的動物,同時以寒武紀作為起點,彼此之間沒有進化關係。在加州科學院的博物館中,有人曾經把不同的化石排成一棵樹的形狀,以表示他們的進化模式,但這後來被証實是一個騙局。如果我們嚴格地按照所屬年代和種類,把化石排列起來,絕不可能是樹狀。相反,它們排列起來,應該是「草坪」狀的——代表絕大部份動物門類都起源於寒武紀。這是科學界最新的發現,跟過去不一樣。」 那麼,我們又應如何看待神創論呢?錢博士認為,這個觀念本身已超越科學討論:「神創論不是一種科學論証,而是一個把我們導向終極答案的指引。假如我們說,我們都是從父母生的,這當然沒有問題,因為這說法符合科學。但是神創論說:『我們都是神所創造的』,這卻是一個終極答案。我們常會問:人從哪裡來?人的意義是甚麼?我們將來要往哪裡去?這都和『我們是父母生的』沒有衝突。」


北京猿人不像人

每當提到人類祖先,我們也許會想起北京周口店出土的「北京猿人」。那麼現代中國人又是否北京人在不斷進行的微妙改變中衍生出來的呢?在這個課題上,錢博士說:「『北京猿人』是一個很有趣的科學課題。因為在考古學上,不少有關北京猿人的發現都很奇特,難以解釋。北京猿人的發掘始於1921年,由兩位對生物學和考古學都有興趣的外國工程師展開。在北京附近的周口店,他們找到不少動物的化石,並分別在1921年和1926年找到了三顆人類的牙齒。在1926年,中國發生了一件大事,就是瑞典太子訪問北京。人牙的其中一位發現者是瑞典人,他就藉此機會宣稱,他們找到了北京人(Peking Man)。當時,他們所持的証據,就僅僅是三顆人牙……我們在一般書本上面都可以看見一幀所謂「北京人」的照片,其實是來自一個銅象。我在早年到周口店考察的時候,就見過這個大銅像。我問過很多中國人,知不知道北京人的形象有甚麼科學証據?大部份人都不知裡就。其實,大家所認識的北京人形象,是在1926年,由一位美國畫家憑自己的想像畫出來的。那時,他得知中國發現了北京人的牙齒化石,便想像中國人的祖先大概會怎樣,然後用鉛筆,畫了一個很簡單的素描,勾畫一個他所想像的動物,之後就變成這個銅像……2005年我再到周口店時,舊銅像已經不在,換上了一個新銅像,形像與舊的有很大差異。那麼,這個新銅像是否比舊的更科學?我想也未必。關於北京猿人的發現,都出自一個很深的『猿人洞』裡,東西走向有145米長。在洞裡找到的所謂北京猿人骨頭,幾乎都是頭蓋骨。一般而言,人類的頭蓋骨,都是比較圓的。但是,北京猿人的頭蓋骨,有兩個特性,其一是前後較長;第二是它的眉骨是貼在一起。那就是說,這個動物要是有眼睛的話,一定是倒眼的。因此,現在豎立的新銅像,跟新的科學發現也不太吻合。」 一般相信北京猿人存活於更新世,是直立人種。不過,根據錢博士的觀察,北京猿人似乎不能站立,他說:「在『猿人洞』,專家們已發現二十多個不同個體的頭蓋骨,但頭髗的其他部份卻不常見。例如頭骨中最大的顴骨,應該很易保存下來,但卻從來沒有發現過。現在已發現的,只有半個下巴,半個上巴,還有五顆牙齒,身體其他部份的骨骼更是絕無僅有。有專家相信,根據這些發現,北京猿人根本就『真不像人』。這個說法,正正出自首先發現北京人頭蓋骨的中國考古學老前輩裴文中。裴文中在1929年於『人猿洞』找到頭蓋骨。他在下午四時用繩子將自已吊到洞底,轉身就看到頭蓋骨。那時,天色已經開始昏暗,裴氏大可以明早再來把頭蓋骨取走,但是他等不及,結果不小心把頭蓋骨撬破了。後來,他卻說把頭蓋骨撬破也有好處。因為這個頭蓋骨就像鍋蓋一樣,把它撬破了,就知道頭蓋骨的頂上有多厚。結果,他發現頭蓋骨『異常的厚』,認為它『真不像人』。這樣問題就來了,北京猿人的頭蓋骨到底是像人呢,還是不像人呢?後來,在1951年,又有五顆北京猿人的牙齒出土。我本身對牙齒沒太注意。不過,後來我在牙科大學,給教務長、教授和研究生作了一個報告,結果他們都笑說牙齒:『真不像人!』當然,我們都清楚,這些出土物像不像人牙,對北京猿人是不是我們祖先有著關鍵性的影響……後來我作了一些研究,結論是北京猿人不能直立行走。如果北京人像我們過去所理解一樣是直立人的話,這在生物學上是可以考証的。首先,人的大腿骨是彎的,當我們站起來時,兩個膝蓋是可以貼在一起的,雙腳可以走在一條直線上。而且,在不少書本上我們也可以得知,直立人和大猩猩能站起來走路,必須有彎的大腿骨……但是,在北京自然博物館裡面所展示的五條北京猿人的大腿骨都是直的,其中一條較完整的,看起來就像尺一樣的直。就此,我個人認為,從生物學角度上看,北京猿人的腿骨太直了,根本就不能站立行走;而且他的頭蓋骨太厚,牙齒又『真不像人』,就算是我們祖先,也是很遠很遠的遠祖!這跟我們過去認為北京猿人是直立人的觀點很不一樣。如果北京猿人真的能進化到人的階段,那就是普遍認為是經過『山頂洞人』。但這在科學上也是講不通的,因為山頂洞人其實就是人。因此,北京人要進化成人,其實就是一步跳,其中沒有漸進過程,這要麼就是一個科學神話,要麼就是一個奇蹟。所以這兩面都不能証明所謂『中國人從猿人進化而成』的說法。」


伊甸園或為今東非中東

如此說來,北京猿人似乎不太可能是我們的祖先。那麼,人從哪裡來?錢博士認為,當科學研究不斷進深時,我們就和真正答案愈行愈近。他說:「現在,中國科學家有一個更新的研究。江澤民第二次訪美時,發現全世界很多科學家都在研究人類基因,對「基因組」興趣尤深。因此,中國現在進行基因組研究,其實已晚了一步,但我們找到了西方還沒有開拓的領域,就是現代東方人基因的分析比較。中國科學家把我國五十六個民族和越南人、緬甸人等的基因作分析比較,結果發現人類過去的分佈情況——亞洲人從哪裡來?答案是源於非洲。這份新近引起全球關注的亞洲人類基因組的研究報告指出,在亞洲沒有人類連續進化的証據。此外,新華社報導:『雖然在亞洲發現了50萬年前的北京人和150萬年前的元謀人化石,但他們都跟現代人沒有直接的承襲關係。』那就是說,他們都不是我們的祖先。人類源於非洲的說法,在科學上也泛指東非和中東。這些地帶,跟《聖經》所描述的伊甸園不謀而合,那就是說人可能真的來自伊甸園。所以,上帝真的很幽默,科學研究愈深入,似乎愈接近聖經的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