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求,交託,放心!

系列

愛生命・愛香港

祈求,交託,放心!

文雅言

11/3/10


(am730﹐2010年3月12日) 身為三個孩子的母親,同時亦為執業律師的基督徒唱作人文雅言(Agnes Man),生來「命好」,自認無論想得著甚麼,也可憑自己的能力去達成心願,直到一天恍然大悟,打從心裡明白一切都掌管在創造天地的全能上帝手中……


從在家錄音到專業製作

文雅言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滿有接觸信仰的機會,但到婚後,才對信仰有所追求。她說:「大學畢業回港,我開始參加教會的詩班,當司琴等,都是音樂的事奉。在朋友的鼓勵下,我也『膽粗粗』地在家中製作唱片……我丈夫很支持我,為我添置了一些器材,我一手包辦作曲、作詞、編曲、收音、主唱,灌錄了第一張個人CD。感謝神,在歌曲差不多錄好時,很多朋友來幫我做後期製作……CD推出後反應理想,遠超預期。及至2006年推出第二張CD,為了提高質素,我找來主流樂壇的幕後音樂製作人負責編曲和監製……今年籌備第三張個人大碟,將會與更多著名的音樂人合作,使風格更多樣化。」


希望引起普通人共鳴……

文雅言創作的詩歌有別於主流基督教詩歌,並非純粹以敬拜與讚美作向導,她說:「我將個人感受放進歌曲之中,希望大家可以在駕車或在家中看書之際休閒地欣賞……我是一個普通人,所以希望藉作品引起普通人的共鳴……基督徒也是常人,未必每天都有很大的經歷,但間中感到煩悶,又或想法偏離了,總是有的,所以聽一些生活化、具鼓勵性和舒緩的歌會有幫助。上帝沒有應許基督徒可以凡事順意,但我們驀然回首,往往能在不如意的事情過後看到上帝的美意和美好的計劃。」


婚後不育,鑽牛角尖……

談到生孩子,文雅言別有一番深刻經歷,她憶述:「這些年來,我讀書也好,工作也好,都相當順利,因而頗覺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儘管我平時會祈禱、查經和上教會,但始終靠自己多於靠上帝,以致連祈禱都每每要求上帝聽我這個、聽我那個,要求祂跟從我的意思去成就事情……我結婚後,等了一段時間,都沒有孩子,令到一向『順風順水』的我感到很不慣。為了生孩子,我用盡一切方法,看遍了中西醫,都不成功,不覺人變得愈來愈緊張,也開始『鑽牛角尖』,將事奉和工作等一切事情都拋下來了,將生孩子視為生命的全部……平時自詡如何愛主,一旦不如意事臨到,最先拋下的便是事奉!」


上帝才是生命的主

「後來,我不惜嘗試醫學界治不育的終極療法──試管嬰兒,這次成功了,經驗血後,証實懷孕了。要知道進行人工受孕十次八次也未必成功,而我卻初試便『掂』,心裡有點自鳴得意,也開始張羅以後的事。殊不知兩星期後,我去照超聲波時見腹中空空如也,隔兩星期再照,也是甚麼也照不出來,於是醫生開假紙讓我在家休養,直到一天,我頭暈眼花起來,心中覺得不對勁,便摸索著過去向鄰居求助……被送上救護車那一刻,我還在指揮自己的生命,吩咐救護員把我送到私家醫院,好讓我的醫生處理狀況,等醫生來到,我又叮囑醫生『別亂來』,生怕被割去了甚麼器官,影響了生育大計……我醒來後,但覺身體很燙,意識到自己一定做了大手術,後來才知道原來我得了『宮外孕』,腹中胚胎在無法解析的情況下移位至輸卵管進行發育,以致脹破了輸卵管;當時情況危急,醫生唯有剪掉我一邊輸卵管……我撿回一命,躺在床上,發覺自己素來的驕傲、逞強和自以為『掂』一下子煙消雲散。我明白到上帝才是生命的主,原來科技只能製造一個胚胎,只有上帝才能掌管生命。於是我放手將生孩子的事交託給上帝,並以新的態度來重過生活。怎知,當我肯將生命的主權交回給上帝後,祂竟叫我在出院個多月後、身體還虛弱之際自然地懷孕了,蒙祂保守,我順利當了母親,至今生了三個小孩,都是上帝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