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裕紅──
患難中的幫助

系列

愛生命・愛香港

溫裕紅──
患難中的幫助

溫裕紅

8/7/10


(am730,2010年7月9日) 溫裕紅現在於TVB工作,週一至五早上做《快樂長門人》,週六早上做《文化新領域》,以及參與劇集演出《隔離七日情》……她自己在外面常當義工,最近親自接待了十多位四川的殘障小朋友來香港分享及表演,此外亦馬不停蹄地前往哥斯達尼加及四川進行關顧扶貧的服侍,到底其心志從何而來?


你們何以與眾不同?

溫裕紅常到不同地方當義工,當中可有難忘經歷?她分享:「我希望可以定期去廣西探望當地的大學生。很多人都知道,廣西山區小數民族的孩子,其實沒甚麼機會讀書,但因著志願團體的資助,他們仍可接受教育,但最多讀至中學,很少能再讀上去。然而當中有一班女生,在讀完中學後,竟然全班51人都考上大學,你看多奇妙,要知山區的知識水平很低,但她們卻全考進大學。其實,有關的助學計劃並不資助大學,但見她們如此努力,就特別再籌一筆錢,讓她們都進大學去。那筆錢儘管有限(她們還需向政府貸款),但畢竟能幫上一把。當地規定,不可向未達某個年紀的孩子傳福音,但到大學時期,則不在此限。我前兩次去探望她們,是希望能將上帝介紹給她們,然而,最重要的是將祂的愛踐行出來,他們自然會問你:『你們何以會如此,那麼與眾不同?』」


癌症打擊不太大……

溫裕紅05年患上癌症,此病叫她改變很大,她說:「我看到上帝在我身上有很多恩典和愛,之前人家叫我分享見証,我總自覺不夠分量而婉拒,但在抱病時我大大蒙恩,所以不得不說。很奇妙,當我向上帝說『我願意』時,很多時都有人找我分享見証……兩年多前,我父母過世了,令我頓時變得空虛失落,心想如今連一個需要我照顧的人都沒有了,我做人還有何價值呢?於是,我向上帝說:『我現在不需照顧家人了,我奉獻給祢吧!』其實,在患癌時,我已很能感受到上帝,首先,我很快便消化了這消息,因我眼前無非兩條路,其一乃治不好──死亡,但不過返天家罷了,也不太壞!治得好呢?當然更無問題,治好了嘛!所以癌症對我的打擊不太大,並且有很多教會的弟兄姊妹愛我,他們的愛可以承托我。」 「我做化療時,頭髮掉光了,臉腫了起來,長了很多暗瘡,挺唬人的,但我一樣會到街上去,也會照樣地工作……一樣地返教會、返團契……我不怕死嘛。其實那時我所有白血球都沒有了,每一秒都可以完蛋,但上帝沒有取走我的生命……有人面對問題會很抑鬱,那是很自然的,但我反而可以那麼喜樂,甚至乎,常常跟人說笑,那倒相當『不自然』。這些都是從上而來的,全都是恩典!」


上帝喜悅便有能力

「那些四川孩子來港時,我們尋找場地,希望讓他們作大型表演,雖然最後,因著某些原因,無法實行,但當中我向很多人提出義務相助的要求,都收到正面的回應,例如有些影樓在外面替人拍照收費很高,但卻可以不收我分文……很多時當你去做上帝喜悅的事情,便會有好大的能力,人家也會被你感動。我從中看到上帝的恩典,也要行上帝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