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嘉慧──
她們為我禁食40晝夜

系列

愛生命・愛香港

梁嘉慧──
她們為我禁食40晝夜

梁嘉慧

5/5/11


(am730,2011年5月06日) 梁嘉慧自幼與外婆從大陸偷渡來港,因記性好,成績經常名列前茅。及至知悉自己母親是買回來的,並非家庭中的成員,以致自身安全感大受打擊,人也開始不快樂。十二歲時,又因車禍,差點遭切除腳部;從此成績一落千丈,要看精神科醫生……她自覺是個沒有盼望的人,曾試過自殺四次,直至遇上了……


從開心女孩到精神病患者

車禍之後,梁嘉慧因醫院病床不足,被迫回家養傷,卻不幸傷口有破傷風菌。她說:「雖保住了右腳,但心靈大受刺激。車禍前,我讀書考頭三名,之後卻考十幾名、二十幾名。成績退步了,我就迫自己捱更抵夜地溫習,但到第二次考試,依然考二十幾名……我外婆見我由開開心心的,變得消沈和不苟言笑,便帶我去看精神科醫生。我被轉介到青山醫院,接受三週的檢查和觀察,但病情仍無好轉。其後外婆得知教會醫生較有愛心,便帶我去浸會醫院看病。我遇到林思安醫生,他一看我的病,便讓我進院,期間日日來探望,像一位父親那樣,以愛心來關懷我。我感動不已,每次見到他都很開心。出院後,我還開始跟他返教會參加主日學。當時按我的病情仍需不斷接受治療及輔導……」


自殺逃婚,經歷神蹟醫治

「中三那年,我鄉下的媽媽用我的『生辰八字』去跟一個比我大十歲的男子『對親家』,還要求我回鄉完婚。我想到要下嫁一個素昧平生的人,心中害怕,無以復加,於是偷偷貯起醫生開的安眠藥,直到有百多顆,便一次過吞下。那天我早上仰藥,外婆晚上才回來,等到把我送院,為時已晚……我外婆當下連夜跑去九龍城浸信會找張有光牧師,氣急敗壞地說:『牧師啊,請你來幫我的孫女祈禱,醫生說她不行了!』於是張牧師偕同張師母和兩位女傳道,一起趕到醫院,就圍著我,在床畔為我祈禱。我外婆原是拜觀音的,也聽從了他們,和他們一起祈禱,並說:『若耶穌肯救回我孫女,我一定信祂!』第二天早上,我沒有死去……過了數天,已可出院回家。一抵家門,便見外婆親手將家中的神主牌拆下來!其後她便跟我返教會崇拜,參加成人主日學,還在教會受浸,完全地歸信主耶穌。」


上帝的奇蹟在生命中發動

「我二十一歲那年,外婆過世,我的噩夢又來了。出殯翌日,有家人對我說:『你媽媽既不是我家的人,現在你外婆過身了,從今以後,你走自己的路吧……』我深受傷害,一到晚上,便孤伶伶的,覺得自己很淒涼;我彷彿來到一條很黑暗的走廊,當中充滿恐懼和絕望。經過再兩次自殺後,精神病院的醫生根據我的病歷和各方面的評估,決定將我送進青山醫院的長期病房,那裡人稱『萬里長城』,一進去便出不來了!但在此人生絕路,上帝的奇蹟卻在我的生命中發動。那時,有一位年約六十歲的西教士Kay Furey太太,她和另一位天主教修女Sister Clare聽了我的經歷後,便對我說:『在信的人,上帝凡事都能,連死人都可以復活,你信不信?』我答道:『我願意相信!』就這樣,我便跟隨Furey太太到南丫島,開始了退修式的生活。原來她和Sister Clare在我全不知情下,彼此協定,一等我住下來,便一起同心為我禁食祈禱四十晝夜,好叫我得著醫治!」


上帝讓我明白了愛人之道

「Furey太太早上教我祈禱和讀聖經,下午帶我去行山、做運動,晚上和我一起靈修、教我藉歌唱敬拜神……每天我就像到了退修院那樣。她們藉著祈禱、愛心關懷和聖經真理的教導,與我同行了九個月,直至我痊癒,才功成身退!自此,我的生命重生了,沒有再自殺過,也沒有再看精神科醫生。到今天我六十一歲了,沒有走過回頭路!當中最令我感動的,是她們教導我以主耶穌的心,去寬恕那些傷害過我的人,以天父的愛,將仇恨放在十字架上。藉著她們,上帝讓我明白了愛人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