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雪風雷天考信 𡶶谷圓缺自得恩

系列

証焦點

晴雪風雷天考信 𡶶谷圓缺自得恩

李德康

23/9/13

(明報,2013年9月24日)


俗語有云:「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困境和患難,似乎是人生逃不了的經歷。


李德康教授,十歲前往英國讀寄宿學校。後來順利進入劍橋大學醫學院,完成博士學位。畢業後他長期在倫敦大學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任教,研究及行醫,稍後亦前往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深造。早於1988年,國王學院創立全國第一所哮喘過敏中心時,李教授已被委派出任該中心首位主任。任何熟悉醫療界的人都知道,上述劍橋、哈佛及國王學院所造之才,都是精英中之精英,為當世之傑。 較少為人知道的是李教授是香港前「超群餅店」創辦人李曾超群女士之長子。李女士生平亦富傳奇,多年熱心公益慈善。較早前演出之話劇《留住百味情》,由李司棋演李女士,至今仍為劇迷津津樂道。


好景不常,一場頑疾可以使人如日方中的事業和生命毀於一旦。

醫生亦有當病人的一日,當李教授知悉自己不幸患上咽喉癌,他的錯愕和忐忑不安非外人能理解。同是朋友的主診醫生說:「It’s not fair(真是不公平)」,因為李教授不煙不酒,生活極為健康正常。 李氏一家都是基督徒,父親李明博士於1991年離世時,其安息禮拜是在教堂內舉行。兼且李教授自小去寄宿學校時已經接觸聖經和祈禱,因此當他生病時第一件事當然是禱告。其實此時李教授已固定在倫敦Turnham區內一所教會Christ Church內聚會。該教會會友在牧師Jim Dainty帶領下懇切為李教授康復祈禱。牧師亦特別以詩篇143篇來鼓勵和安慰李教授。 整個手術用上了九小時。由於麻醉藥太強,當李教授於24小時後醒來時,有俗稱「斷片」的感覺,對整個過程完全記不起來。留院超過兩星期後,李教授獲准出院回家休養,但仍有六星期電療在等待著他。整個治療,皮肉之苦免不了。當時他的兩個孩子還小,他還要面對怎樣向孩子交代和給他們打氣的責任。 他說:「我知道神有祂的計劃和旨意。我要學習。我雖然不明白,但我確信神掌管整件事。我必須相信神,並且順服祂的旨意。」


健康並非必然,生命理當珍惜。他康復了。

在2005年,神為李教授的事業開展了新的一頁。在極多的反對和攻擊之下,他帶領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和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的兩所敏感治療中心合併。以往兩所研究中心彼此存在競爭,他卻鼓吹合作融和。在他的努力之後,到2011年他退休時,新中心在約六年內共獲注入超過十二億港元(100 Million Pounds)的研究經費。英女王亦頒以CBE勳章,以表揚他對英國醫學界的貢獻。退休後,他迅即被香港某大私家醫院招攬,開設過敏治療中心,回港為他出生地的同胞服務。他認為香港在敏感科方面落後英國約二十年,因此他在港也參與很多醫學教育的工作。 鼓勵他不放棄的是兩段經文—路加福音11:1-13及18:1-8。他在康復後的遭遇和成就証明了神在他生命中有美好的旨意和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