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我如何去愛她

系列

愛生命・愛香港

教我如何去愛她

陳苡棋

13/5/10


混亂和辛苦的童年

陳苡棋從小就有抑鬱問題,及至上年才得以痊癒,當中她是如何走過來的?她分享說:「從小我就把生命看得很灰暗,加上父母經常不在家,令我更感孤單和沒安全感。我(和姊姊)是被傭人照顧長大的,儘管不缺物質供應,但卻不快樂。我媽媽從小對我嚴厲,希望我快些成長……這樣,令我常感自責,漸漸生出了一種努力取悅媽媽和滿足媽媽要求的傾向──將自己變成一個為媽媽而活的人。伴隨身體健康欠佳,加上時常進出醫院,令我的生活更形混亂。我找不到生命的意義,亦活得很辛苦,以致一直以來都被抑鬱症主宰,我每每不能自制地把燈掣開開關關的……那時,我對媽媽的態度亦不好,令她很傷心。」


為何我未能……

「其實,我父母都是基督徒,只是他們不常返教會。直到我十六歲那年,媽媽終於和我一起返教會……當中,從一些如《荒漠甘泉》等屬靈書藉,我開始認識上帝,不再像從前那樣只知向祂求這個、求那個,要求祂照我的想法來行事。我開始明白到上帝行事有祂的計劃,只要倚靠祂,讓祂成為生命的主宰,就『搞掂』。可惜,我這個人比較傾向於靠自己,遇到問題往往自己尋求解決之法,不信任上帝可以幫我解決問題。因此,愈去看那些屬靈書籍,我就愈會責怪自己為何未能對上帝加以倚靠,為何未能接受上帝的大愛,為何未能放手將自己交給祂……久而久之,表面看來我雖是一個不錯的基督徒,我如常上教會、侍奉、讀經和祈禱,但這些都只屬表面上的虔敬和頭腦上的知識增長,實際上我是愈來愈不相信上帝。」


靠自己,怨自己,苦了自己

「記得在升讀高中前後,由於我很希望整理一下自己的人生,於是便決定出國留學,豈知不及一個月,便因過度擔心媽媽而出現嚴重情緒問題,最後被校方開除學籍,幸好上帝眷顧,使我回港後仍可繼續升學……日復一日,我用盡方法,不但沒法改善自我的心理質素,反讓自己愈來愈痛苦……從小到大,我未嚐停止過將我家庭的問題看作自己的問題,歸咎於自己不夠好、不夠完美,致使我常在哭鬧中飽受折騰……唸大學期間,我的抑鬱症『升呢』了,其中包括反反覆覆地一時厭食,一時暴飲暴食……大學畢業後,出來工作,我變本加厲地變得甚麼人都不想見,一到傍晚六時左右,我就非常害怕(黑夜來臨),我會找藉口推掉所有親友和同事的約會,回到家裡,將自己反鎖在房間中不出來!」


若盡甘來,在於靠上帝

「吃了多年苦頭,到了一個地步,我實在無法支撐下去了,於是我打了一通電話給媽媽,向她和盤托出自己的苦情。我打從心底裡向上帝呼求,我需要幫助,我不要再靠自己去解決和面對問題了……很奇妙地,當我承認無能為力和需要幫助後,上帝的工作就在我身上展開了……祂給我能力,讓我不再靠自己,而是專心靠祂。祂不獨醫治我,也給我寫作的恩賜,使我把文章一篇一篇地寫出來……目前我在MMO敬拜隊服侍,並有機會參與力克‧胡哲的福音事工和真証傳播的製作,這個月底也有機會偕同母親在真証傳播的佈道會分享見証,實在十分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