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最好的獻給神

系列

愛生命・愛香港

把最好的獻給神

蕭東山

2/5/11


(信報,2011年5月3日) 很多人問過蕭東山:「你的音樂是怎麼學的?」原來他學音樂的過程跟別人不一樣。自幼家貧的他,很自然地想到要去學一技之長,這樣,他就拿著父親遺下的黑管,也沒錢請老師,和朋友一起揣摩,互相學來學去;他就這樣無師自通,吹到進入錄音室、成為台灣色士風大師……且讓他與你分享他的故事!


十四歲學生領我信耶穌

在台灣,無論在飯店或餐廳,又或從收音機中,由以前的鄧麗君到現在的張惠妹,甚至香港的四大天王……他們唱歌時,後面飄來飄去的色士風都是蕭東山吹的。甚至到了飛機上,也會聽到他的色士風,包括台灣的中華航空、中國的南方航空。於此,他坦誠地分享:「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很驕傲的,自以為是一個成功的男人。但到後來認識上帝,我才知道原來這不是甚麼成功,我也沒甚麼『了不起』,反而是『起不了』而已。我感謝上帝透過我一個十四歲的學生把耶穌傳給我,讓我在四十五歲那年信了耶穌,改變了人生的下半場。記得那天他到我家來上課,一進門,見我拜偶像拜得連天花板都被煙燻得黑掉了,就說:『老師,你怎麼不信上帝?上帝很好!』我問:『有甚麼好的?』他就拿紙筆畫了一個十字架說:『上帝愛世人,甚至把祂的獨生子賜給我們。』那時我真聽不懂,但漸漸發現這個學生與別不同,是很聰明的樣子!初時被他邀請到教會去,原是抱著教授青年朋友音樂的心態,但去到那兒,卻發現有兩樣東西是我所缺乏的:其一是愛,其二是智慧。以前我以為我很會愛、很懂得愛,但原來我的愛會因環境而改變、會褪色,甚至會變成恨……我以前總自以為聰明,但在教會中,我才發現,原來這世上是沒有智慧的,真正的智慧是從天上來的,就是上帝的話語,在聖經裡面。」


太太出走,掉進最谷底

「很多人都說,人的盡頭才是神的開頭;就是人走到盡頭,沒有路,才到教會找上帝。但我信耶穌跟別人不一樣,我是在人生最高峰的時候信耶穌,但當我信了耶穌後,卻一下子掉進人生最谷底。在我信耶穌不到一年的時候,我十九年婚姻的太太離家出走了。我賺的錢都交給她,買房子都用她的名字,但她一出事就跑,跑了以後,把它們一樣一樣賣掉,那麼我十九年所賺的錢都沒有了,那正是我人生最精華的時段啊!怎麼信耶穌會變成這樣子呢?信耶穌不是有平安喜樂的嗎?怎麼太太會離家出走呢?後來我才知道,若我沒有信耶穌,我絕對走不過那日子。那時上帝藉著很多教會的朋友陪我走,甚至陪我一起流淚。在那段日子當中,我很大程度地經歷了上帝的話,甚麼叫做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甚麼叫做日子如何,力量就如何?甚麼叫做當你嚐到主恩的滋味,你就知道祂是美善的。其實,不是我信耶穌讓我太太離家出走,乃是上帝知道這些難處要臨到我了,我一個人走不過去,就早一步來陪我去走過那流淚的日子。我說我如果沒有信耶穌,我不是跳樓自殺,就可能犯罪去殺人!」


最好的投資是上帝的國

「以前因為我太驕傲了,以為甚麼都可以搞定,上帝就讓你在最能搞定的時候搞不定。所以上帝不怕你驕傲的,而祂之所以拆毀,無非是為了要建造。當我信了耶穌以後,我發現找到了生命的方向、意義和盼望。昔日我站在音樂的舞台上面,好像是很成功的,但我人生的上半場是完全失敗的;外人看我在台上是很亮麗的,但我的生命和靈魂卻是貧窮的……以前我不管到哪裡去,一拿起色士風要演奏音樂的時候,我後面一定有最好的樂隊為我伴奏,但是當基督的愛臨到我以後,不管有沒有伴奏,不管在哪裡,老人院也好,監獄也好,甚至深山中的戒毒處也好,有沒有伴奏也好,只要樂器拿起來,我就說:『上帝,這是獻給祢的。』我要把最好的獻給上帝,因為我們的上帝是最好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