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詠茹──
從暴烈到溫柔

系列

人前人後

宋詠茹──
從暴烈到溫柔

宋詠茹

19/6/14


(am730,2014年6月20日) 曾是別人眼中的小霸王、古惑女、「大家姐」的宋詠茹(Becky),小學三年級就加入黑社會,十來歲已招攬一班跟隨者,二十多年來輾轉於黑道。今天的她,仍是眾人的「大家姐」,為人救急解難,吸引跟隨者,但依靠的卻是平安和愛的力量。

很難想像,眼前這位皮膚白晳、個子小小,說話輕輕、一臉溫柔的Becky,昔日是叛逆、橫行的黑道「大家姐」,專為人出頭,在街頭「講數」。 「以前手機響起,都是來找我問毒品價錢,或談黑道江湖事,現在卻是傾訴家庭、工作、健康問題;也有人是為了脫離黑道或戒毒,有人想我即時為他們祈禱。能關愛別人,幫助他們建立生命,是很大的恩典,也是我最大的滿足和喜樂。」


毒海浮沉 唯愛是岸

也是很難想像,Becky接觸黑社會,是在家庭開始;數百呎的房子,常常是黑道人物的落腳點:「我父母婚前各自都有自己的孩子,做裝修的爸爸兼做『放數』,我自小就見盡『黃、賭、毒』。重案組、反黑組人員來查案是家常便飯。而吸毒,是爸爸的朋友教我的」。 Becky開始吸毒,是要逃避不快樂的自己。「我不喜歡吸毒,吸毒只是要麻醉自己;我不喜歡這個家,經常離家出走」。其實,Becky小時候在學校聽過福音故事,記得「神愛世人」的訊息,知道相信上帝,便可以遠離黑暗;她也一直想結交好朋友,過正常的生活,無奈家庭背景複雜,內心十分自卑,「鄰居都不讓他們的孩子跟我玩,我沒有自信,只有為人出頭才有滿足感」。Becky膽色過人,十來歲已收納了一班「門生」,聯群結黨,到處惹事生非。然而,這從來都不是Becky真正所追求的生活。 13歲那年,Becky因要為人出頭,用木棍打傷一名17歲少女,接受警司警誡,「警司很好,沒罵我半句,還叫我返教會」。但其後她多次犯事,最終入住女童院,卻就在女童院聽福音決志信耶穌。「上帝一直很看顧我,十多年的黑日子,黃賭毒樣樣齊,卻從沒被抓住,這是唯一一次失去人身自由。但在這裡,我感受到愛人的神會幫人悔改,深受感動而信主」。 Becky離開女童院,重返社會,卻因為欠缺支援,再次踏上黑道,但這一次掙扎更大,更想放棄自己,「在痛苦中曾多次自殺,飲滴露、割脈,吸食大量毒品,真的是拚死,但每次都死不了」。22歲的她,因為吸毒而致容顏枯槁,有一次更被士多老闆嘲笑為「道友婆」,「我氣得馬上『班馬』到那士多掃場,然後跑回家痛哭,在絕望中,我求神幫助我戒毒。」


生命回轉  尋到真正平安

生命的改變總是曲曲折折,黑暗和光明的力量又常常在內心交戰。Becky決意遠離毒品及黑道朋友,於是不斷進修,轉投銷售行業,過了七年正常生活。只是,內心的自卑感如影隨形,心中渴求別人接納和愛。數年前,Becky因為受男女感情困擾,到娛樂場所消愁,竟再次接觸毒品,重墮黑暗深淵,「然而上帝沒放棄我,整天陷在毒品的日子,竟然有基督徒上門拍門派單張傳福音;同時重遇一位兒時的黑道好友,他相信了耶穌,整個人改變了,我也很想跟他一樣改變。」 Becky很想重回教會,但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便是醉酒、吸毒,心靈十分軟弱。「但這位兒時朋友對我不離不棄,半年來沒有間斷地為我禱告,支持我,鼓勵我,邀請我返教會,最後我受感動,決心放棄吸毒。返教會後,我也學習從倚靠上帝中得到平安,不用倚靠任何人取得安全感。」 多年來,Becky受脊椎炎的煎熬,一度沒法正常走路,經常進出醫院,「在痛得不能走動時曾想過死,但想到天父一直保守施恩,便不再懼怕,有力量走下去」。雖然現在身體的痛楚沒有全然消失,但仍感泰然。 身邊的朋友看到Becky收起了戾氣和霸氣,取而代之,是一臉的笑容,和溫柔充滿愛心,不覺也深受感染,樂意聽她述說福音,更主動找她祈禱,希望離開黑暗生活。「黑道中有人傳我做了社工,有人傳我做了傳道人,反正就是覺得我變了另一個人,有黑社會頭目受了影響,也相信了主耶穌。很感謝上帝的恩典,讓我和父母都改變過來,看到自己的不足,懂得用基督的愛去寛恕別人」。 今天,Becky仍然是眾人的「大家姐」,但她依靠的不再是黑暗力量。她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上,向身邊的人發放生命的正能量,並用愛心來融化紛爭和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