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鷹展翅上騰的生命

系列

人前人後

如鷹展翅上騰的生命

朱恆偉

28/7/22

如鷹展翅上騰的生命 撰文: 謝雅妍



有人說:「如果人沒有夢想就跟鹹魚沒分別,但耶穌說祂願意給人愛、力量與夢想,希望你能感受《愛與夢飛翔》」這是朱恆偉(Henry)在天下華人唱出好詩歌大賽的舞台上所說的一席話,

語畢後,宛如陽光大男孩的Henry隨著音樂的響起,悠然自得地在台上演繹17年前創作的詩歌。

「飛翔 讓你的夢想自由飛翔 不要再沮喪 祂願意指引你的方向」

歌詞的背後也許是他的人生寫照。



頂嘴的日常

小時候的他生性外向,會自行找樂子,也很喜歡話劇和音樂,經常參加課外活動。家中卻是孩子的孤單世界,雖有兩位同父異母的兄長和姊姊,可他們跟他的年齡相差很大,也不太理睬他。爸爸為著一家六口的生計而拼命工作,父子的相處就只有晚飯時光,儘管如此,爸爸依然在一頓飯之際與他聊天、教曉知識。媽媽理所當然是他最親密的人,可是媽媽在兼職以外,八成的時間都投放至麻將上,童年時的他很不快樂,因他覺得媽媽的心思不在他身上,比如她曾答應帶他到游泳池,六年後,諾言也不曾兌現;媽媽也未曾欣賞過小學至初中的表演。小孩子不懂表達內心想法,卻渴望多些溝通與陪伴, 唯有以頂嘴的方式跟媽媽相處。


向阿X禱告

自言口齒伶俐的他從小學開始便就讀基督教學校,每當老師在課堂上跟他分享上帝時,他都愛反問。愛爭辯的他雖然深感身邊的基督徒同學都很乖巧及關心他人,在他眼中卻是覺得他們有點笨。到了中二時,他開始對宗教有所涉獵,閱讀聖經,也閱讀其他宗教的著作,因此他開始認定自己是不可知論者。到了中四五的某天,他作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禱告:「『X』,如果你是真的,你讓我認識祢;倘若祢是假的,今天算是我與空氣說話,也毋需再說了」那天後,他繼續看宗教的書籍,也開始參加學校的團契以觀察身邊的基督徒,然而老師每次想帶領他信主也不曾成功。


揸fit人的撼動

1999年的平安夜,小學好友阿昌邀請Henry參加電影佈道會。觀賞完《生命揸fit人》後,狀其囂張的他,一邊交叉著雙手,一邊想著自己不是古惑仔,瞧瞧神能奈他如何。及後牧師在台上分享,請會眾閉上眼睛。與此同時,大會上播放著詩歌《回家》,他竟然無緣無故地哭了,浮現在腦海中的是跟媽媽頂撞的片段,頃刻間他感受到自己同樣是罪人。他想著前一秒明明在抗拒,於是他認為對方以音樂對他洗腦。牧師馬上指出若是台下的人有所感動,別以為是音樂作祟,音樂是讓你平靜。他頓時想著自己只是激動非感動,牧師再次回答這並非情緒激動,而是聖靈感動。兩次回話都讓他感到很害怕。最後他又想著家族沒信徒,不如讓他好好做人,以後才信主。牧師再次回應著若你是家族的首位基督徒,你是先享受神的甜美。經過三次撼動,明白神藉助牧師的嘴巴回應他的心聲,最終Henry戰戰兢兢地舉手決志。


十首歌的呼召

2001年Henry前往澳洲升讀大學,修讀傳理系的他,畢業後在當地的電台工作,工餘時間都會投入教會的事奉工作。當時人還年輕,他從沒想過當全職傳道,因為他仍想從事媒體或是與演藝相關工作,直到2004年某夜,他在睡前向上帝祈禱,只要神帶領他,他願意當神的使者。當晚,從沒接受過專業音樂訓練的他,因著聖靈感動,每半小時便醒來一遍,每一回醒來便寫一首歌,到了清晨六時,他整整寫了十首奇妙的詩歌。那晚讓他深刻地體會神在呼召他。

自此他不再質疑,也誠心懇求上帝使用他當其僕人。


崩潰中的契機

2007年Henry與教會同組的前妻結婚,在人前,他們是非常契合的夥伴。然而婚後不足三年,關係已出現裂縫,後來更發生了令他沮喪的事情,情緒崩潰的他曾一度想輕生。

身為基督徒的他認為離婚是人生的污點,若非情非得已,也不會走到那步,此後又豈能繼續好好事奉上帝?

後來因著屬靈的長輩開解,讓他明白離婚也能榮耀神,慢慢地學會放下執著與不捨,從人生的谷底一步步走出來,終於,2018年兩人正式辦理離婚。

他在離婚後向上帝禱告,神若許可,便繼續做事奉工作。若不許可,轉行也無妨。

2019年,他萌生了回港的念頭,在家人的無條件支持下,一方面積極地求上帝為他開路,另一方面o他懷著既驚且喜的心情回到闊別了廿年的家園 。


今天,Henry擔任浸信會新生命的傳道人,面對這幾年的香港社會的動蕩、疫症肆虐的大環境、重新興起的移民潮,他想起以斯帖記4:14「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他認為是此時此刻最為受用,因為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位置和機遇,不論在工作或是日常生活甚至靈命成長,都要懂得善用我們的恩賜與才幹、珍惜機會以及創造機會去愛與享受。

這位歸來的傳道人在經歷過低谷後,如今活像約書亞記中所言如鷹般重新飛翔。


「因為萬有都是本於他,倚靠他,歸於他。願榮耀歸給他,直到永遠。阿們」

羅馬書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