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走一里路

系列

人前人後

多走一里路

曾鴻烈

8/1/19

對於退休生活,不同人士會有不同想法或期望;已婚32年、當了警察37年的曾鴻烈,決心卸下公務員職務後,開展另類的獵「人」行動。

在曾鴻烈父親眼中,當警察的鄰居待遇不錯;理想的薪酬福利當前,於是剛成年的曾鴻烈也當起警察來。那37年作執法者的漫長歲月中,他在刑事偵緝部(港人稱CID)工作逾30年,參與過部門內各類型的職務,惟沒有當過「臥底」,但他曾指派臥底收集情報。


心中無神 目中無人

投身警界多年,尤其在早期當CID的日子,曾鴻烈對所看見的社會百態不無感慨:「沒有一個好人,人間的醜惡,甚麼事都可以幹出來!真的,人為了一己的利益,甚麼都敢去幹……」當時,他的心態是對人不信任,就是對那獨特的一位——枕邊人(曾太),他竟然也如斯想法! 曾鴻烈坦承自己性格孤僻,沒甚麼朋友,在自己和別人之間築起一堵牆;太太覺得他內心善良,然而予人難以相處並親近的感覺。「18歲開始當警員的我,於4年後便晉升為見習督察,正是『少年得志,語無倫次』,自視甚高,驕傲得很。憑著努力,3年後我成為督察,5年後升為高級督察,然後攀升到總督察的級數,簡直是『心中無神,目中無人』。我固然看不起為非作歹的人;面對同事,內心也充滿猜疑妒忌。」他說。 事業上,取得同袍稱羨的成功,曾鴻烈的回應卻是:「絕對空虛(此乃八十年代一首流行歌曲的名稱)!

我當警察只是為了餬口,想破案只是為了爭取表現;為了晉升,努力突出自己,不斷思考怎樣破案和偵查案件;到破案後,又擔心上法庭……沒完沒了,壓力很大。」


參加學校家長班 一家喜獲大豐收

縱然面對工作壓力,但子女入學是要緊的事。「女兒入讀一所基督教幼稚園,該校設有家長班,太太說收到家長班通告,問我要不要參加,我說:『當然要參加!』一方面可跟校長和老師建立良好關係,女兒日後升讀直屬小學便更順利,而且兒子將來也要上幼稚園,也可為他舖路。」可是,曾鴻烈的如意算盤打不響:除了開學日那天,校長曾露面,整個家長班只有聖經科老師出現,其他全不是校內人士,乃是當時與學校有連繫的教會內的基督徒。 「那時我跟太太結婚7年。我常把工作帶回家處理,太太獨立照顧子女很是辛苦,故經常發生磨擦,加上對教育孩子也各有一套,常有爭執,影響了二人的感情。透過出席家長班,我倆學懂了教育小孩的方法,又檢視了夫妻倆的關係,更探討人生的問題;當中最重要的是,我在那裏認識到耶穌基督才是獨一的真神,祂與我的關係很密切。我跟太太一起決志信主,並受洗歸入教會。」 信主後,曾鴻烈的生命發生極大改變,「從前在工作上看盡人性醜惡,自以為是個執法的義者,其實我是最醜惡的人,會運用不太好的手段處理案件,為此我已向神認罪悔改。另外,我不介意工作至夜深,下班回家後便承擔一家之主的責任,懂感激太太的付出;就這樣,我倆的感情較談戀愛時還要好呢!至於與人相處方面,既已曉得自己蒙神接納、得稱為義,我便學會多點體恤別人,待人以寬。」


退而不休 男兒志在天國 夫妻同負一軛

回想人生歷程,不論是工作、婚姻、家庭等各方面,曾鴻烈認定是神一直帶領和眷顧。一次讀聖經時,他跟神如此立志:「待退休了,我把餘生交給祢;祢要我往何處、做甚麼,我都把自己完全交給祢。」因著滿腔熱誠,在退休前兩年,曾鴻烈開始報讀神學院兼讀課程,為退休後入讀神學院作準備。 快要成為全日制神學生之前,曾鴻烈並非沒有經歷掙扎:「當時覺得自己只是55歲(註:2015年6月1日或之前獲聘任的紀律部隊職系人員的退休年齡為55歲),仍很年輕,曾申請一些政府和私人公司的工作;心動之際,翻開聖經,細味神的說話,靜心回想自己的立願,便毅然決定報讀神學,好能趕及8月開課。」

告別職場,重拾書本,對已屆退休之齡的曾鴻烈來說,是一件饒有意義的事;念及太太同心支持其決定,他感到愉悅,「吃喝玩樂並不是我們夢寐以求的生活方式。當我講出報讀神學院的打算,她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了我這猴子,便到處跑囉……』鼓勵我要努力去做,完成四年課程。」 2017年,曾鴻烈神學畢業。他有一顆愛中國人的心,「不論身處哪個角落的同胞,盼望能服侍他們。」兒女已經長大成人,曾鴻烈跟太太已無後顧之憂,可以為預備踏上宣教的路投放更多心力和時間,包括學習異地文化、語言、牧養的工夫等。2018年,他跟太太隨教會弟兄姊妹到台灣短期宣教,得以認識在當地事奉的周成牧師,蒙受牧師的提攜與教誨。「無論何地,願意宣揚耶穌基督;將祂救恩好消息帶給中國人,讓他們與神關係復和,成為主的門徒。」這是曾鴻烈在神面前的立志。 我拿甚麼報答耶和華向我所賜的一切厚恩?我要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詩116: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