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算什麼?

系列

人前人後

人算什麼?

王南

7/12/15


生於音樂世家的王南,人生樂章都由音樂串起來。11歲跟隨母親學習鋼琴,曾任教於香港演藝學院,熱衷於作曲和參與音樂會,是家長眼中的一等一鋼琴老師,他的目標是讓學生愛上音樂。一曲《人算什麼》抓住了他的心,沿此引發他對生命的探究,在創作上進入另一境界。但相對於偉大的宇宙與創造,人所成就的,都算什麼?

坐在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那是在香港罕有高聳寬敞的禮拜堂,莊嚴肅穆的氣氛中迴盪著優美的琴音,一曲《彩虹》,情感淋漓,傾注了演奏者的熱情和素養,聽者早被音符牽引⋯⋯好生好奇,演奏者是誰?樂章又是出自何人之手?待牧師介紹,他起來躬身面向會眾,流露一種非凡的音樂家氣度,是王南。

“寫到一個高潮的時候,我就哭了,而且是很激動的哭,好深情,好投入⋯⋯”

我們從音樂開始認識王南,也從他創作的樂章去讀他的生命。「花兒要靠天空哭泣時,留下的淚水滋潤,人生如無淚汪汪的眼,就會喜樂不見。」、「當愛悲苦當愛憂傷,看那彩虹多麼美麗,它是神的淚痕。」這是《彩虹》其中的歌詞。人生哀樂雙生,在困境中如何不失盼望?人生不經歷憂患,難以體驗真正的大喜樂。創作者把自己的經歷,與人生常態融化在創作中。 事實上, 王南創作的音符真的是滿載淚痕。「我絕對相信是上帝觸動我的創作,每次寫一首歌,寫到一個高潮的時候,我就哭了, 而且是很激動的哭,好深情,好投入⋯⋯慢慢平靜下來, 就有很大滿足感。」寫的深情、唱的深情,聽的就被深深觸動,許多時候,更會特意上前向他道謝,甚至索取琴譜,他都樂意分享。 王南所創作的40多首詩歌,靈感多源自他喜歡讀的中、西方詩歌或文學作品,再加上一點哲思。「我通常寫歌很快,找到對的方向後,差不多一兩小時就寫好了,期間不能停下來,一停下來就怕會忘掉。」因為中國文化背景及西方的音樂訓練,王南的曲不經意地揉合了中、西方音樂的風格,韻味悠長。 王南沒錯出身於音樂世家,但並沒有一生平順的保證。1960年代在武漢出生,正值火紅年代,父母就如當時的知識份子一樣,是批鬥的對象。王南大約六歲時被逼與父母分離,與外婆同住至11歲。文革結束後,王南才跟父母團聚,並開始跟隨他著名聲樂家的母親謝怡配學習鋼琴,他父親是歌劇的填詞人及導演王韋民。 憶苦思甜,王南聊起一段與音樂有關的童年往事。那段時期,所有音樂創作都停頓了,只餘下「樣板戲」,王南不懂什麼,反正是有音樂元素,可以唱、造,他都牢記下來,十部樣板戲,幼稚園年紀的他竟然倒背如流。父親每天接他放學,隨意點其中任何一個曲子,王南都唱得出來。音樂始終是這個家的核心,在那看來悲苦的日子,一唱解千愁。王南說,他的音樂人生,的確是這樣薰陶出來的。 15歲讀初中三的時候,他面臨人生中第一個重要抉擇,當時他的父母已經考慮王南報讀大學的方向,就讓他選音樂還是大學,二者只能選其一。「當時我想,如果是學音樂,只專心學一樣東西就好。」他就此轉了校,到了有名的湖北藝術學院專攻音樂,直到考進了北京的中央音樂學院,師承周廣仁和周銘孫等大師,開展了他年輕時代的音樂事業。 在中央音樂學院半年,他認識了一位老師,認為他的才華可以到音樂之都維也納深造,於是安排他到歐洲深造音樂。也是在維也納,王南認識了他第一任太太,她是一位香港人,也就在1988年隨太太到香港。後來獲演藝學院聘請為鍵盤樂器導師,造就了他音樂事業的高峰。他回想起來,曲曲折折、碰到不同機會,都是上帝鋪設的路。

“對於為什麼『全能的神』會容許戰爭和災病等的存在很抗拒”

2003年,王南與他的第二任太太結婚,開始與信仰牽連。「雖然我是一個感性的人,但也愛看哲學,因此對於為什麼『全能的神』會容許戰爭和災病等的存在很抗拒。」有一天,他在一個舊書攤看到一本彌爾頓(John Miltan)創作的書《失樂園》(Paradise Lost),王南被美麗的詩篇和圖畫吸引,但最讓他感動的是「耶穌願意把我們的罪一筆勾消,這讓我很震撼,看這本書後我哭了一大場」。 對於信仰,王南的理性思考沒那麼容易放行,「我是一個讀很多哲學書的人,曾問過為什麼公義的神,會讓社會這樣多不公平的事。」不過,一首帶有中國音樂味道的聖詩《人算什麼》竟打通了感性與理性的一點鴻溝。歌詞脫胎自聖經的詩篇,最後幾句歌詞道:「觀看你(神)所造的天,所擺設月亮星宿,觀看你(神)指頭所造的天,所設的月亮星宿。環顧宇宙萬物何廣闊,試問人算什麼?」 「人其實很渺小,但神仍然看顧我們。人算什麼?我們在這個宇宙真的不算什麼,在創造主面前,我們的生命短促,時間太少了,但我們每個人都在他創造的計畫中。人算什麼?怎可能成就一切?」「人算什麼」作為人生、信仰的思考和叩問,王南說開闊了他人生的智慧和視野。 「人生有起落的曲線,是生命的規律,但人生有一條主軸,不變的,就是我們的信仰。從前遇上不能預料或不好的事情,會影響我很久,但現在會快點消散;遇上悲哀、苦難的事情,我學習保持靜默、忍耐,因為有上帝看顧。人算什麼,你何必擔心?」

“物理學上的能量定律E=MC^2,我相信這個‘E’其實就是愛”

以為王南終其一生都在音樂上發展,怎料這幾年他向另一全新領域邁進。因為別人的一點啟發,開始對高科技產生興趣,以自修方式和一位教授的引導,竟然很快就掌握了所需的物理學知識。他說嘗試藉研發能量轉移的科技產品,成為對社會的祝福。 放棄了舒適,選擇辛苦的路,甚至多年沒有多少收入。他這決定的背後,是一個信念:「只有完全放下自己,神在人身上的工夫才會愈明顯。衪會為我開路的,我從來沒有懷疑。」 從音樂到科學,我們談到生命的能量。「愛因斯坦在寫給他女兒的信中,曾如此寫道:我(愛因斯坦)相信,在這宇宙有一個生生不息的能量托住萬有,是所有科學家都希望找到的,卻是徒然的,這種物質起源的電磁波,來源是『愛』。物理學上的能量定律E=MC^2,我相信這個『E』其實就是愛。」人算什麼,所有生命都需要這強大的能量托住。對王南來說,將來是未知之數,但在他心裡,提醒他、觸動他的仍是「人算什麼?你竟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