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甜苦,全情投入

系列

愛生命・愛香港

不論甜苦,全情投入

張崇基

11/2/10


(am730﹐2010年2月12日) 「我覺得人總要不斷嘗試和跌倒才會成功的,只要肯努力,就一定會有成果!」自言在奪得新秀冠軍後歌唱事業便「只跌不升」的張崇基﹙Andrew﹚,多年來原來嘗試過不少新事物,除了學會作曲,當上唱片監製,後來更愛上滑水,加入香港隊……對Andrew而言,人生的起起跌跌,不僅是挑戰,更是一種享受。


不隨便放棄

1993年,Andrew與弟弟張崇德贏得新秀冠軍,正式加入樂壇。不過,當時Andrew已「預感」這條歌手路不易走:「贏了冠軍,弟弟笑得開心,但我卻好像很痛苦似的……其實,我不是覺得痛苦,只是覺得事情不會如此順利。」 好歹也是新秀冠軍,當時還是血氣方剛的他,為甚麼能如此持重呢?他說:「會考成績不理想,但上帝給我到加拿大留學的機會,我便好好讀書,考入自己喜愛的大學和學科;對唱歌有興趣,我便參加比賽,輸過很多次。第一次參加比賽,我便失聲一星期;第一次代表學校參加校際歌唱比賽,我唱第一句便走音!人生就是這樣,可能會不斷跌,但我覺得人總要不斷嘗試和跌倒才會成功,只要肯努力就會有成果。其實,我和弟弟的歌唱事業一直沒有甚麼起色,但我一直看見當中有出路。信仰向來給我很大的動力,讓我不會隨便放棄自己。其實跌倒不要緊的,最重要是學會重新站起來。」


不介意別人的看法

加入樂壇,當然希望成為巨星,但要走紅往往難比登天。除了有實力,還要看觀眾緣、唱片公司是否力捧等,天時地利人和都要配合。Andrew自小被認定好歌喉,但成為歌手後卻不像預期的「紅」。不過,他卻很享受入行後的經歷,他說:「我自小便覺得幸福和成功都不是必然的。其實,若果不是贏得新秀後事業發展不順,我也不會學懂這麼多新事物。我在大學副修古典聲學,入行時只懂唱歌;入行後,我學懂了編曲和作曲等。那時,我和弟弟只靠電視台的二千元月薪過活,連交通費也不夠。後來知道電視台招聘音樂監製(為電視劇配樂),我們便去試試。若果當時執持自己的『歌星』身分,不肯做別的工作,便沒法接觸音樂創作,更不能堅持到今時今日……其實,後來我也試過在唱片公司的版權部工作,其後轉任唱片監製,更曾為鄭秀文和郭富城等作曲。我覺得上帝創造的每個人都有特別之處,生活方式各有不同,毋需比較。」 正因為喜愛學習新事物,不怕失敗,Andrew在歌唱以外又找到了新興趣——滑水,他說:「數年前,有朋友買一塊滑水板,請我一起試玩,誰知一玩便著迷了。但當時香港沒有正統的滑水訓練,我便訂閱美國的滑水雜誌和看錄像,嘗試自學。」就這樣試試玩玩,Andrew便被選為香港滑水代表隊成員,更開設了自己的滑水學校。他笑言:「若果早十年投入這項運動,說不定我也能成為頂尖選手呢!」


熱愛生活,全情投入

雖說不介意別人看法,但能寫能唱,又是滑水高手,就足夠與「型人」劃上等號。對於目前的生活,Andrew也給了一個很「型」的答案:「覺得自己現在還很『fit』,希望可以盡情熱愛生命。」不過,Andrew口中的熱愛生命,不是及時行樂,而是盡力完成上帝給他的使命:「我覺得熱愛生命是全情投入自己的興趣和完成上帝要我做的事。基督徒要追求的不是『生命曾經燦爛』,不是把生命燃燒殆盡。我們知道將來會有永恆的生命,因此要讓更多未信的人因看見我們的生命而相信上帝,同時也鼓勵活在苦悶和灰暗中的信徒。當然,我們不是聖人,即便是保羅,遇上人生低潮時也會難過。但就算一刻難過,我們也知道低潮總會過去。他日回首時,也會為曾有這樣的經歷而感恩。」 問及未來發展,Andrew顯示了很大的信心:「其實,我也不知道前面的路怎樣。不過,我相信天父必看顧,只要我一直走,祂便一定會帶領。我覺得祂還是想我繼續做好音樂的,因為還有人想聽,而且也可以發揮祂給我的恩賜……今年嘗試演出音樂劇,覺得很有趣,可以影響和幫助很多人……我正研究怎樣有系統訓練新一代滑水運動員,也開始訓練年青導師……」看來他真的不願放棄生命中的每一個環節,全情投入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