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整的整全生命

系列

人前人後

不完整的整全生命

姜樂雯牧師

11/4/22

一個牧師的工作枱會有甚麼?聖經?耶穌像?姜樂雯牧師的工作枱,卻是一組調校音響的電腦系統,以及一個電子鋼琴鍵盤。原來「搞音樂」是這位牧師三分之一的主要工作,但其實每個人都有多個面向,沒有唯一的一面,也許不完整的生命才可算是整全的吧!


姜樂雯這名字,聽起來應該是女子名字吧?不意接電話的卻是一位男子的聲音,洪亮卻不失溫柔。


「其實我原本不是叫『姜樂雯』的。」


原來姜牧師原名「姜耀文」,因為年幼時常發燒入醫院,篤信佛教的家人請教和尚後,認為原本的名字「火氣太盛了」,所以就在他一歲時,改了一個包含「水氣」特質的名字「樂雯」。


就是因為這一個名字,由小至大他都不時收到「給姜樂雯小姐」的信,甚至連他獲其教會「路德會」按立為牧師時(該宗派從不按立女牧師的),該會的執事們都以為搞錯了,「其實受按立的是一位『弟兄』呀(笑)!」


由天堂到地獄的青蔥歲月

今天為自己的名字輕談淺笑,但姜樂雯牧師幼年的生活其實一點也不好笑,甚至可說一齣苦情戲。「當時活在灰心絕望、唔知下一分鐘會如何過的窮愁潦倒裏!」


或許是他幼年的生活太順遂了。自言家境富裕的他,曾經考試成績逾半見紅,父母都買玩具「獎勵」他。但在他中一那年,父親欠下高利貸惹來債主經常上門滋擾而被迫「走佬」避債,結果不單令其父母離婚,更令他的家境一落千丈,竟至要靠「綜援」過活;導致他心中沒有平安、內裏毫無盼望。「當時窮到一個地步,我和家人若要外出吃飯,連兩餸都不敢叫,餐飲更加不會點,擔心下次無錢付。」


「那時的我甚是頹廢,每天都是『有包食咪食包囉』,從沒想過有機會逃出這個絕望的枷鎖。」他甚至習慣了這樣的人生,認為人生就是如此黯淡無光;而令姜牧師更感困難的,是他自幼患上言語障礙(口吃),令他有口難言,也間接影響他的學業成績一直在低分徘徊。


「因着家庭問題和自己的言語障礙,初中時我未感受到神的愛,當時的同學與老師關係都不佳,老師離遠看到我甚至會調轉頭走。當時我完全不想接觸任何人,放學只想即時回家,那時雖然有返教會,但對於弟兄姊妹的關心卻很抗拒。」原來,由他自幼遭到親友看不起,到小學時又經常被同學欺凌,甚至初信階段教會中曾遇過那些不太誠實的人,都令他曾抱怨為甚麼生命是如此的難。「但我那時連向誰抱怨都不知道,只感覺所有人都在利用我,沒有一個人是好人!」


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偶遇

曾有人說:上帝關了一扇門,必定會為你另啟一扇窗。姜牧師雖然小學時已相信主,不過到了中一經歷父母離異家道中落後的一個奇異經歷,令他想到或許神還在身邊。「在我中一受洗後一星期,有一天我放學回家,見到婆婆徬徨地帶同弟弟出走,原來當時我家被高利貸來電追債,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幸好是神,讓我在街上撞見婆婆,否則回家單獨面對高利貸,後果不堪設想。」


一次逃過不測或許是幸運,然而令他真心相信神沒有忘記他的,是中四那一年——他剛完成了中三,就被原來就讀的中學「踢出校」,輾轉到了上水的新界喇沙中學唸中四,雖然學業仍是跟不上,卻被校內的民歌結他小組吸引,燃起了中一受洗時曾短暫學習結他的快樂記憶。於是他就加入了這小組,也在當中遇上一個影響他一生的好老師。


「我的生命就此180度改變了。」他說。


那位好老師其實沒有做過甚麼出神入化的舉措,只是不斷鼓勵他,隔天就關心一下他的校園生活,並細心教導他彈奏結他。就是這樣,把他從漆黑的深淵拉了回來,更打開了他的心眼,讓他學會了言語之外,原來音樂更能讓他表達自己。而且,這位老師本來沒有任教高中級別,因此遇上他,不能不說這全是神的安排。「在中四前,我的人生可說『有咁衰得咁衰』,也從沒想過可以遇上會關心自己的好老師。神卻藉著這位老師讓我感到人間有情,這是我之前的成長中從沒有感覺到的。」


今日回望過去童年時的艱辛,可會令他質疑過,為甚麼神不讓這位恩師早一點進入他的生命?姜牧師直覺地相信,若非神在衪掌管的時間內讓神蹟發生,待他忍耐到中四才遇上那位改變他一生的恩師,他的生命不可能有如此大幅度的改變。「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若非神(賜下)改變,奇蹟不可能發生!當時若我只靠自己去嘗試尋索人生,一定不能找到這個新開始。」


當日的種子,今日成為別人的大樹

由過去的苦難走到今天,回首那些年,他認為:是神讓他變得更完美和整全的方式。「人生是有缺憾的,但有著『缺憾美』的人生是獨特的,就像每塊石頭都有凹凸,但都因此而成了獨特的、美好的。」


「我以前都曾經被人視為廢人,沒有人愛我。」他真的打從心裏明白,被社會邊緣化的人是如何陷入傷痛絕望之中。因此,今天他感恩當年的經歷,幫助他今日的事奉,讓他明白到有口不能言者的痛苦,也明白因為家庭問題,特別是低下階層家庭因着貧窮而帶來的苦困。


「當年我的父親因為吸毒而暈倒,更因此意外地令家人發現他的婚外情,後來他更因為借高利貸而逃跑了,是毒品令我的家支離破碎。」因此,他立志服事殘障人士、基層家庭,以及受著毒品影響的人。不是口裏說關愛,但一年才探訪一次的那種。他每星期都會去戒毒村探訪一次,風雨無間。


缺憾中發現神的無憾安排

或與傳統的牧師不同,姜牧師留在教會的時間,只佔他的工作時間三分之一,其餘時間他原來都花了在任教神學院和中、小學校的音樂課程上,實際上大部分時間,他都用在以音樂傳揚福音的事工上。「曾有人以『1/3時間牧師』來形容我,我卻視自己為全時間的傳道,只是我用不同的方式來傳揚神的道而已。」


事實上,得到神改變他的人生,他也找到了神給他的人生計劃,甚至神為他畢業後,為主服事社群之路也早已預備好了:從事福音戒毒工作是源自有關機構邀請他做結他伴奏;在路德會啟聾學校為聽障及失語人士服事,就是因為他是路德會的牧師。「這些服事的機會,都是神開路給我,甚至不是我選擇的,其實我從未曾寫過求職信。我的過去,其實都是衪給我的訓練,把我陶造成今日的我,好去為衪服事有需要的人,當中的意義遠超只是一份工作。」


生命中的缺憾,在姜樂雯牧師眼中,應該是一份賜予,而非一種遺憾。「如果今晚就要上天堂,我也可以無憾地說:『應打的仗我已打好了,當跑的路我已跑盡了,我會對我的親友說:開心啲啦』!」


人生面對艱難十常八九,那又如何?如果你相信神會保守你,即使人生如一塊有缺非圓的石頭,又有甚麼不可?



金句

「我也與你同在。你無論往哪裏去,我必保佑你,領你歸回這地,總不離棄你,直到我成全了向你所應許的。」《聖經‧創世記》28章15節。


撰文 S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