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又一步,癌末恩典之路

系列

人前人後

一步又一步,癌末恩典之路

李昇欣

10/6/19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裏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他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他。詩篇42:5 李昇欣,一位末期癌症患者,她身上的癌細胞已擴散至骨和肝,情況並不樂觀,還年輕的她彷彿生命在倒數。但整個訪問中,她一直滔滔不絕地分享經歷,她笑著說:「訪問時間短,但上帝在我身上的作為太多。」昇欣強調她看重的不單是肉體得醫治,更重要的是可以因著病患或困境而與上帝連結,從而得著生命更新。


人生苦短 尋著理想

關於時間的限制,昇欣自己最清楚,因為作為一個末期癌患者,可以精神奕奕訴說主恩的日子,誰知道還有多少?面前的她,雙眼明亮有神、步履輕快,說話時表情十足、笑意盈盈,根本不像一個病入膏肓的人。「其實從2017年8月開始,我已是一個末期癌病人,癌細胞失控地在肝臟和脊骨生長,且當時抽針結果顯示我的癌很惡,讓我害怕極了。那時連看幾位專科醫生均說我很嚴重,言談間沒有給我一點生存希望。」 
昇欣本身是個基督徒,自小跟家人返教會上主日學,但大學畢業後投身金融界,開始為著生活忙碌,人也漸變得關心生活多於關心生命。不幸地,她在2011年尾發現第一次患癌已是三期,經7個月的手術化療電療,病癒後的醒覺不是信仰追求而是追尋理想。「第一次患病只讓我驚覺人生短暫,要把握機會追尋理想,因為我喜歡寫作,所以後來出版了《韓流字典》。」李昇欣過了平平安安的5年,直到2017年初,因為一直想生小朋友,經醫生許可而停用抗癌藥,可惜癌症卻無情地再次找上她,而這一次竟是末期。


與癌共舞 隨主引領

「末期癌症不像初期癌症(1-3期)可以治癒,在西醫的角度只能提供舒緩性治療,而末期的5年存活率奇低,只有20%左右。我的癌腫瘤生長率很快很危險,所以末期於我等於被判死刑。但在絕望中我想到天父,祂不是一直都在看顧我嗎?只是過去我太投入生活,天天隨自己意思行,從來沒有謙卑地尋求主帶領,但再次患癌我驚覺自己真的軟弱無力,也再不能靠自己,所以那時我打電話請一位牧師為我祈禱,之後我也跟老公跪下禱告說:從今以後不論日子短或長,都求主走在前面帶領我。」 
與主同行不代表面前的困難會立刻消失,但卻可以在路上真切感受到平安喜樂。昇欣患病後跟韓籍先生搬到首爾休養,生活比在香港寫意得多。說到不久之前,差不多有一年半時間在單單服荷爾蒙藥,沒有做化療和食標靶藥下病情好轉,實在奇妙和感恩。而現在即使病情惡化,肝腫瘤長大了許多,在沮喪和擔心的時候,天父一次又一次賜下安慰。「試問有誰不怕死?像我這種病多是死於肝衰竭,有時想起這種死法很辛苦也會好驚,驚的時候我就多看聖經和祈禱,很神奇的有好多次早上一覺醒來,竟哼著充滿安慰的詩歌,心情就好起來。我想起一句聖經:『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其實即使來到確診末期第22個月的今天,我身上也未出現過很嚴重的癌末病徵,實在感恩。」


上帝居首 充實無懼

在昇欣口中,天父不單止賜下平安,甚至供應生活所需。原來她所工作的銀行,直至現在還給她醫療保險,而之前更在她沒有要求下,連續給她19個月有薪病假,讓她可以應付醫療和生活需要,實在是上帝美好安排。 
「這次再病我決定要過以上帝為首的生活,我不再花時間去籌算自己的路或花精神在生活追求上,因為即使我得到過甚麼,那些東西如積蓄、事業、車或樓,甚至是我的貓和老公都是帶不走的,到頭來只是一場空追逐。現在我以上帝為我主,一心要好好讀聖經和多看書認識祂,有機會就跟別人談論祂的作為,甚至好幾次在醫院跟不認識的癌病人聊天,一來給她們分享應付病患心得,二來跟她們一起祈禱,這些經驗讓我感受到何謂在主裏的人生意義。病後日子雖然有不容易的時候,但這種以上帝為首的生活給我很充實的感覺,也同時讓我滿足快樂呢。


生命更新 跨越永恆

至於我的病,我當然祈求主幫助,但比較起肉體醫治,我知道上帝更樂見我們可以在主裏,因著患病或困難而與祂連結,從而得著生命更新。當我明白到在世界我們都只是寄居的,並沒有甚麼可以真正擁有,我就同時領悟到上帝的愛是如此珍貴,因為耶穌也到過世間來,祂完全明白體恤我們是軟弱無助,而祂的愛與看顧並不受時間空間限制,甚至跨越永恆,所以相信祂作祂兒女的人,真的很有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