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繭囚徒》

系列

人前人後

《破繭囚徒》

李敬倫

24/11/20

人皆有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能講的人多,能做到的有幾人?一個殺人犯,坐過牢,就真的可以洗心革面?即使人有此心,嘗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能決心脫離過去,重「生」再出發,又是不是每個更生人士都能做到? 在西貢互愛中心的戒毒村,幾位十來歲的年輕人,跟隨著一個中年阿叔,在一片草叢中翻泥土和除蟲,眾人都默默地、全神貫注地工作,在烈日下沒有人有一句怨言。 從秒速變化的虛擬世界,到學習務農生活,吸引他們的生命導師李敬倫。黑黑實實,言談溫文,看似一個學者,誰想到他年少時曾殺人?


死囚永囚 同樣絕望

中學時的李敬倫與童黨為伍。後來因為一次械鬥中錯手打死了對方,被法庭判處了死刑。然而主宰生命的神卻似乎另有安排。被判死刑後3年,政府取締了死刑,換來是終身監禁。死不了,李敬倫卻自言每日都如一個活死人,無了期的等死。「在監獄裡,阿sir叫你食飯就食飯,叫你返監倉就返監倉,沒有明天的盼望。」 但一個月餅卻改變了他的一生。


愛心月餅 情溢中秋

有一年的中秋節,李敬倫收到了一個月餅,是由一個基督教機構送來的。 「望著過個月餅,我既好奇又感動,有誰會關心我這個困在牢中的犯人呢?」對自小活在冷酷世界的他,在監房裡每天都在沒有盡頭的重覆刻板中苛延小命,無人記念如野草的他,從沒想過這樣的關懷會降臨其身,令他開始對基督教產生興趣。 他寫了一封信向這機構道謝,沒想到回信中竟帶著他們更多的愛。這機構的基督徒回應說要進到監獄探望他,關心他,了解他的牢獄生涯。 「他們向我傳福音,讓我感受到當日收到月餅的那份溫暖。」李敬倫回想這事,仍眼泛淚光,「講真,我是一個死囚,沒有東西可以回報,但他們竟願意如此對待我。」


未能侍母 卻蒙主恩

之後有一回,李敬倫的母親患上重病要做手術,但無人可給他如何幫助母親的答案。這份無力感,牽引他報名參加了獄中的宗教班求答案,逐漸令他與主耶穌接近起來。「有一次在牧師禱告時,我也跟著一起唸,那時其實我還未信主,未知道祈禱要說什麼話。但我向主耶穌祈求衪醫治我媽媽,禱告後我竟感受到一份從來未試過的平安,就像一塊本來壓在我身上的大石被移開了。」 那天晚上,李敬倫在床上向神認罪悔改,哭個不停。就是這樣他超越他的死囚身份,成為神的兒子。


不再暴躁 如有神助

監禁未必令人改變,但耶穌卻可以。有一回在監獄的飯堂,當李敬倫謝飯祈禱後,他的碟中肉塊不翼而飛,卻換來多個煙頭。意外地他沒有發難,卻是拿起碟飯,走到獄中職員前,禮貌地請阿sir幫忙換過一碟飯,就返回他的座位食飯了。 「過去我仍是『古惑仔』時,如果被別人說句粗口『問候我娘親』,我會即時動刀,講多無謂。」他的暴燥可想而知,故此當他拿回一碟新鮮的飯,安靜地坐下來食時,他的同倉們都大跌眼鏡。他深信,若然沒有神,單靠人的血氣,這是沒有可能發生的。


監倉閘門 主為其開

不少監獄都有「司鐸」,即是在監獄中做輔導和傳福音的牧師。 蓄著一頭銀髮的天真牧師就是負責李敬倫的監獄「司鐸」,這回神引領他留意到李敬倫。「他很靜,好眉好貌,卻說他是殺人犯,這真令我感到意外。」 於是,天真牧師開始接觸李敬倫,講信仰,輔導他,為他祈禱,作他的生命導師,後來更成為改變他下半生的人。因為每名終身監禁的犯人,每兩年都需要由一個委員會去評定他在獄中的生命變化,是否符合改判有期徒刑甚至提早出獄的要求,其中會參考監獄司鐸的報告。「我看到李敬倫在這些年,性格和價值觀的改變,他喜歡傳福音和幫助他人,甚至盼望成為牧師向囚友傳福音。」於是天真牧師向這委員會建議釋放李敬倫,而李敬倫亦在2015年的年三十晚清晨,奇跡地步出了赤柱監獄,結束了近25年的牢獄生涯。 「如果沒有耶穌,我根本捱唔到25年,我會選擇了結自己的生命。」


離開囚房 為了回來

重回社會,可以是新生命,也可以重回江湖。李敬倫出獄後,有些以往認識的江湖人士接觸他,但神卻帶領他去讀神學,甚至連起初反對他的父親,後來竟在人前讚許兒子信靠神,令李敬倫更堅定於走上為主事奉,引領「兄弟」轉化為「弟兄」之路。 事實上,李敬倫的背景,令他與獄中兄弟講信仰上無甚顧忌,更帶上一份熟悉感,是未曾坐過牢的人所欠缺的。「我曾經經歷過,對這有深刻體會。」 人生可以走得很錯,但昨日的錯不用成為明日走對路的阻礙。既然一個殺人犯都可以如此靠著神全然重生,你又有什麼藉口,讓你的過去綑綁你的未來? 「但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路加福音22章32節》